粉丝福利| 红玫瑰与白玫瑰,你更偏爱谁——领取VIP票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18 20:33: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944年,上海公共租界,常德路195号,常德公寓夹杂咖啡色线条的肉粉色墙面内,刚与胡兰成分手的张爱玲写下这么一段文字: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普通人向来是这样把节烈两个字分开来讲的。

       红玫瑰与白玫瑰,自此有了独特的意义。


       2007年,国家话剧院田沁鑫导演第一次正式将它改编为一部话剧放到了舞台上。


《红玫瑰与白玫瑰》海鸥剧社预告片


       2017年,海鸥剧社选择此剧,不求突破经典,只求感悟其中,讲述这独一无二的故事。

       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他说也许每一个男人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是笼统稀薄而温热的白,还是浓烈温暖而娇艳的红,振保仿佛有着最多的选择权,但却也有着最多的不满意,不满意家里的平淡冰冷,也不满意欲望对自己的连累。有人说这是一个男人的故事,因为充斥着男人的选择。

       张爱玲似乎是公平的,她也给了王娇蕊和孟烟鹂选择的权利,但是这样的选择其实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不论是前者来自于丈夫稳定的呵护,或是后者昙花一现般与小情人的激情,都只是无法去选择也不会去选择的一段过路而已。

       一切的罗曼蒂克,最终还是在现实面前消亡得一干二净,就好像曾经那么可爱的女人,最终也沉入市井。

       或许这还是一个男人的故事,只有佟振保可以自由得去定义爱情和欲望之间的界限,可以在需要爱情的安慰时肆无忌惮得说出“我也是一个有爱情的人”。但连这也不是爱情,张爱玲把全部的爱情和那两个可爱的女人一起沉入了市井,玫瑰凋零,没有人会浪漫至死,真实而苍凉。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12月15日晚18:30

大活多功能厅

海鸥剧社《红玫瑰与白玫瑰》

希望能给你带来答案



       粉丝福利:

       海鸥剧社年度大戏——《红玫瑰与白玫瑰》将有十张VIP票(前三排)赠送给海大电影课公众号的粉丝~


       获取方式:

       在留言区讲出你最喜欢的张爱玲的一部小说或由其改变成的戏剧和电影留言点赞数前十位的粉丝将会获得海鸥剧社年度大戏的VIP票,一起重温《红玫瑰与白玫瑰》,感受床前明月光和胸口朱砂痣的浪漫故事~

世上所有的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





关注

海大电影课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