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想过要一起变老,但最后还是输了 《玫瑰引力 Ⅱ》连载⑥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3:46: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当生命的潮水退尽,

当死亡的冷锋寒起,

你的手仍是我最愿意握住的,

人间最后的余温。




虐恋升级

甜暖升级

附赠“玫瑰系列”

五万联合番外




作者介绍

林笛儿

双鱼座,别扭而又小气的女人。

已出版作品:《玫瑰引力》《夏空》《摘星Ⅰ、Ⅱ、Ⅲ》《我在春天等你》《何处风景如画》《纸玫瑰Ⅰ、Ⅱ》《玫瑰之晨》《玫瑰之痕》

新浪微博:@林笛儿微博



第六章 墨菲定律


《火星救援》是在模拟考结束后的第二天上映的。

不知是不是人的心大了,地球已经放不下,不得不向太空拓展。以前的《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系列不谈,这两年好莱坞差不多是一年一部太空大片。前年是《地心引力》,去年是《星际穿越》,今年《火星救援》唱主角。每一次上映,都会掀起一股物理学热。赵清打趣童悦:“你这是要红的节奏呀!”

这几部大片里,最深奥抽象的是《星际穿越》,影片本身也充满超现实主义和梦幻色彩。童悦是和桑晨一起去看的,桑二娘撑了半个小时就在宽大的座椅上呼呼入睡了,她说看得太费脑。童悦的观后感也一般,里面的物理名词一个接着一个,没一点天体物理学常识,真看得云里雾里。编剧似乎很推崇墨菲定律,甚至给男主角的女儿都取名叫墨菲,而这条定律,很多学者和天体迷们,是不认同的。

墨菲定律分为四点:第一,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第二,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第三,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第四,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概括成一句话就是: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童悦也不认同这条定律,她觉得太悲观。《火星救援》就像是为反驳这一定律而特地打造的,马特·达蒙独自身陷火星,几乎完全绝望,但他抓住了剩下的那可怜的百分之一的希望,他回到了地球。

人活着,无论身处什么样的境地,还是要乐观向上,要相信好人多于坏人,晴天多于阴天,奇迹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当罗佳英在下午第二节课上课铃响起时,在全校师生瞠目结舌地注视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冲进郑治的办公室,童悦则很淡定地捧着模考试卷进了教室。

女王的权威被挑衅,如果罗佳英选择沉默,她才觉得意外呢!不过这一招还是下下招。童悦对于自己在实中的人缘是自信的,谈不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除了乔可欣不太待见她,她和其他同事相处得都还不错。罗佳英能哭诉什么呢,说她挑拨母子关系?说她不尊老?说她好吃懒做?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话,郑治最多呵呵笑着劝几句,倒杯茶,然后把人打发走。

模拟考的分数一周后公布,这一周被学生称之为黑暗前的黄昏。物理的难度不是很大,不过考得很偏。童悦没有面面俱到,就挑了几道冷僻的题讲解了下。羊群有些骚动。明天下午有个半天假,晚自习也不上,而且没作业,这等于是久旱逢甘霖,羊群等不及要撒开脚丫子狂奔了。

“适当的放松可以,绝对不允许有剧烈的运动。”去年高三,强化班有个男生考高前踢足球,把腿摔断了,最后坐轮椅进的考场,分数出来惨不忍睹。这都是前车之鉴,童悦不敢掉以轻心。

男生们嘻嘻哈哈应着,童悦目光一转,看到谢语手托着下巴朝着窗外发呆,不知是不是哪门考砸了。下节课是赵清的数学课,下课铃刚响,他就进了教室,脸绷着。“这次数学很难吗?”童悦小声地问。

“出题的人脑袋被门夹了,竟然出了两道奥数题,这是模考,还是奥林匹克竞数学赛啊?”赵清愤怒道,也朝谢语的座位投过去一眼。

“要难大家都难,平均分肯定不会高。”童悦劝慰道,“三次模考,一模总是最难,是试金石,也是下马威。”

“嗯!你快去看看你家婆婆大人,再嚎下去,办公楼要塌了。”赵清眼都笑没了,“难得一见的真人版婆媳剧,比电视剧好看多了。”

“放心,你妈妈以后也是某某某的婆婆,等你结婚后,这种剧,天天给你演一集。”

赵清脸上的笑像被突然按下了暂停键,眼神涣散:“我……结婚八字还没一撇,早着呢!再说,我妈妈是个慈祥的人。”

“但愿吧!”童悦看着赵清,感觉他的表情有点滑稽,又似乎有点心虚。慈祥是分对象的。对于叶少宁和车欢欢来说,谁能说罗佳英不和蔼可亲?

童悦是在一众同情的目光下走回办公室的。郑治亲自把罗佳英送出校门,看着她上了出租车。乔可欣用了一个词来形容罗佳英,这个词是“彪悍”。“我以后绝对不和婆婆一起住,也不准她上我的门,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她洋派地耸耸肩,新做的波浪样的卷发散了一肩。杨羊则像被吓得不轻,不住地看向孟愚。郑治没有把童悦喊进办公室,远远地朝童悦挥了下手,这事就算过去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叶少宁又是他熟悉的人,让他说什么呢?

叶少宁今天准时下班,童悦也没坐班。很久没有认真做晚饭了,时间不是很充裕,童悦榨了豆浆,用牛奶、鸡蛋,还有面粉,摊了两锅饼,另外炒了两盘蔬菜。有一盘是刚上市的草头,去湿气,口感又好,叶少宁吃了大半。饭后,两人下楼散了半小时的步。走着走着,脸上沾上一点蜘蛛丝,叶少宁说天气是真暖起来了。童悦仰望着天空,点点头,星星好像比冬夜是近多了。

这次的模考给童悦提了个醒,复习还有许多遗漏的地方,她想针对冷题偏题出一套习题让羊们练习下,这样下次考试再遇到,虽然不见得能全部答出来,但至少心不慌。叶少宁把书房让给了她,他在客厅上网,把以前的文档整理整理。

童悦关电脑时,已快十二点。一站起来,感觉整个人冷得不行。春天再暖,夜晚还是寒意料峭,而且她洗好澡后又没穿袜子。

叶少宁已经上了床,半躺着看电视。不知什么剧,女演员一张脸都哭花了。童悦呵着手哆哆嗦嗦地上了床,一把就抱住了他。

“怎么不多穿点,会感冒的!”怀里突然塞进一块冰,他也冻得打了个激灵,忙给她掖紧被角。

童悦不记得在哪本小说里看的一个情节,当时觉得真幼稚,看着叶少宁,突然的,她也想幼稚一回。“我在一本书里看到一个治感冒的方法,只要把冰冷的脚掌贴在她老公的肚子上二十四小时,感冒就会好。”

“是婚姻专家胡编的吧?”叶少宁一脸质疑,手却在被子里摸住了她蜷着的双腿。

“有医学根据的,感冒是个麻烦的病,不轻不重,却非常难受,像失恋一般,如果有老公的温暖,痊愈得非常快。”

“二十四小时都要贴着?”

“一日一夜,相当于一生一世!”

他定定地看了她很久,熄灭了台灯,抱着她躺下。黑暗里,他抓住她的双脚慢慢挪向他结实的小腹。一股热源迅速地从脚板向上蹿,直达心脏,她本能地抽搐了下。

“别动!”他按得紧紧的。

“会冰着肚子的。”她幽幽呢喃。

“总比让你感冒得好,至少能省下买药的钱。”他的语气很柔和,又带着几分戏谑。

脚很快就暖了,可是他一直都没松开,很认真地抱着睡了整整一夜。早晨起来,直咧嘴,说这个姿势太别扭。

童悦打开窗,初升的太阳从树梢间投射到地上,圆圈套着圆圈,光斑叠着光斑,空气又凉又湿。她转身说:“叶先生,今天是个好天气啊!”

石破天惊,第一轮模考,李想的第一名被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小姑娘夺去了,他以三分的微弱差距,屈居第二。这可是了不得的一件事,连郑治都坐不住了。所有任课老师把李想各个科目的试卷都调了出来,除了语文,其他成绩都是名列前茅。问题出在作文上,要求对低碳生活发表下自己的看法,他却洋洋洒洒写了篇对未来畅想的散文诗。诗篇的末尾特别煽情:我们相爱一生,但一生还是太短,那么,就让我这样静静地看着你,不说任何话,因为任何话都表达不了我对你的爱意。

孟愚说:“我承认我被他的才情、文笔折服,打动,但如果让我改卷,我也是给个零分,离题万里了。”

如果这算是个坏消息,那么谢语则带给童悦一个好消息。一向数学弱项的她居然考进了高分段,在班上的名次跃进到了十多名内。赵清成就感特浓,笑得满脸都柔波荡漾了,这是乔可欣说的。

郑治忧心忡忡:“黑马是惊艳,可黑马算不了数,谁知道她能跑多快,万一耗尽了潜能,到关键时刻发挥不出来怎么办?实中还得靠李想撑门面。现在到了高考冲刺阶段,童老师,你得给我看紧点。他是不是在谈恋爱?”

童悦知道,两天不盯着,熊孩子这是老毛病又犯了。下午课结束,童悦把李想叫了出来。李想挎着书包,一晃一晃地走在她身边,下巴上冒出几颗青春痘,唇上长出淡淡的胡须。

她没有带他去办公室,而是去了学校外面的炸鸡店。客人都是学生,座位不太好找,还是两个小女生给他们让了座。

“等下。”李想抽出纸巾擦了擦椅子,刚刚那个女生把冰淇凌滴在上面了。

李想点了炸鸡薯条冰淇淋还有可乐,童悦只要了一杯热橙汁。

“这样能饱吗?”李想皱眉,“你又不胖。”

“一会儿老公来接我,我陪他去应酬。”

李想埋头吃鸡腿,脸沉着。

“等送走你们这届,我准备教高一普通班,那样轻松些,我想做妈妈了。”

李想猛眨了几下眼睛,闷声道:“这是你的事,我没兴趣知道。”

童悦狠狠地瞪了瞪他:“你说喜欢一个人,是希望带给她快乐还是带给她恐惧?”

李想一脸鄙视,觉得这个问题问得非常白痴。

“李想,你是我的骄傲。我是你的老师,如果你愿意,我们也可以做朋友。想和我聊天、吃饭,直接讲,请不要再开这么大的玩笑,太可怕了,我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李想两只耳朵红得像炙烤中的大虾:“我这次……只是小失误。”

“小失误我也不允许。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想起我们相处的时光,我要觉得回忆是美好的,而不是遗憾的。而你想起我时,你会莞尔一笑,却不是因为曾经遇到我这样一个老太婆而感到羞耻。”

“老师,我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感觉……”离高考越来越近,李想心中突然生出恐慌来,一旦不做她的学生,想看她一眼都很难。她这一阵也不知怎么的,特别特别忙,目光扫过他时,都是匆匆的,好像把他都遗忘了。

“永远也不过是几十年,我相信你。你们都可以飞得更高、更远,而我已经在这里筑巢,你们只要回头,一眼就能看到。”

她是懂他的,虽然她不可能回应他的情意,他又怎么能怨她?

“我知道了。”“下轮模考给我把第一夺回来,不然我再也不请你吃炸鸡。”

她招手买单。

李想着急地说:“我买单,我是男人。”

“那让他买吧!”

童悦朝走进来的叶少宁努了下嘴:“我老公叶少宁。”

李想呆坐着。

“你好!”叶少宁温和地拍了拍李想的肩,爱怜地看着童悦,“童老师今天有没玩忽职守?”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间,自信、从容,看着他,就像看着一面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和他一比,越发的稚气、笨拙,像个演技不佳的可怜的小丑。

“我和何也约了看电影,先走了。”李想沮丧得想找条地缝钻下去。

“何也妈妈知道你们去看电影吗?”这两人现在都不上晚自习,看场电影不需要大惊小怪。何也这次发挥也很稳定,但依然排在李想后面,童悦觉得何也妈妈应该会非常不满意。

李想心不在焉地应道:“早说好了。”

“注意安全。”童悦半信半疑道。

“他本来是想约你去看电影的吧,叶太太?”叶少宁酸溜溜地摸摸鼻子,“他对你可真是执着。”

“很快就会苏醒的。”这就是年轻,无关责任、义务、道德、规范,想爱就爱。李想是,车欢欢也是。

“我要不要吃点醋?”他揽着她上车。

“你不觉得这个对象太弱了?”

发动引擎前,他沉吟了下,问道:“那是不是代表我以后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不,时刻保持警惕得好,因为这个世界诱惑太多。”

“叶太太,你让我没有安全感。”他半真半假道。

“你很紧张我吗?”她忍俊不禁。

“恋爱可以谈几回,婚姻却是唯一的,能不紧张吗?”

“我就很轻松吗?你每天去泰华我都战战兢兢、如坐针毡,恨不得时光飞逝,转瞬就天黑,然后我老公安安全全回来喽!一天又过去了,太好啦!”

车内有一刹那的沉寂,然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探身过来抱住她:“还有两天就交接完毕,不会再有让你烦心的任何事了。”

“我相信你的,叶先生!”她嫣然一笑,明眸善睐。

今晚应酬的地点在海晶酒店,客人是上次房产博览会上对恒宇开发的新项目感兴趣的炒房团。北京人现在一到假日就往外跑,酒店给人一种硬邦邦的感觉,有些人就想着能在旅游城市有一套自己的房,节假日过来就像回家似的,非常温馨。恒宇的新项目就是针对这样的人群开发的海景房。叶少宁虽然还没正式到恒宇上班,但是青台这边的事裴迪文已全权交与他负责。炒房团一到,总经理特助就给他打了电话。

叶少宁第一次以恒宇总经理的身份出面,为了表达诚意,特意带上童悦,以示亲切感。

电梯把他们送上顶楼餐厅,特助站在餐厅小包间门口迎接他们,包间空调无声地送出徐徐凉风,高悬在头顶的鼎状吊灯,放射出明亮而柔和的光芒,把金色壁纸涂抹得奢华肃穆。

所有的人围着厚重的纯正红木餐桌,吃饭的气氛非常轻松。童悦还是第一次见识应酬中的叶少宁,彬彬有礼,进退适宜,令人自然而然地产生信赖感,谈笑风生时,已排兵布阵,让对方不知不觉入局。只是有些心疼他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还得替她代杯。

服务小姐忽然凑到她耳边悄声对她说外面有人找,她愣了下。

外面并没有人,服务小姐领着她拐过一道走廊,指指一个雅致的包间,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包间内灯光很暗,依稀可以看到窗边站着个人,灯光在她手中的红酒杯中跳跃,闪烁不定。

“想喝一杯吗?”

“不,谢谢。”童悦平静地看着乐静芬转过身,只是她的脸背着光,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他很擅长与客户打交道。其实他们都是被他温和的表象欺骗了,就是这种温和,杀人于无形,让人心不设防。今晚,晚饭的气氛一定很好,他的第一仗必然大胜而归。你的心情一定也不坏吧?”

“你猜得不错。”

乐静芬没有走近,两人呈对角站立,中间隔着一张餐桌。

“这些都是我教他的。他刚毕业时进泰华,在工程科画图,后来到工地上做监理,再后来到市场部搞业务接洽,然后我把他调到我身边做特助,一点一点教他如何管理公司。为了让泰华所有员工信服,以便他顺利坐上总经理的位置,我又把他送到迪拜两年,单独做了两个大项目,也算镀了金,一回国,立即成了泰华的总经理。在地产界,他也算是个人物了,所以恒宇才会花重金挖他过去。其实这个价我也愿意给,甚至可以给得更高,但他还是走了,因为你。你别以为他情愿,也别以为做恒宇的总经理会轻松,如果可以,他更想留在泰华,他是被你逼走的。”

童悦说:“我都不晓得我在他心中这么重要,谢谢你告诉我。”

“得意吗?”乐静芬阴沉地眯起眼,“你可能想不到你害他在地产界臭名昭著,我不会轻易放过背叛我的人。”

“什么叫背叛?他答应卖给泰华了?根据合约,任期到了,他有权决定去留。他的辞呈是董事会批准的。而一个人的品质,是长长久久的岁月检验出来的,不是谁一句两句的话就能抹黑。乐董,你别把自己定位在恩人的角色之上,当初你所谓的培养,难道你真的是为泰华着想,没存别的私心?”

“你知道的可不少。”

“那是因为我对乐董太了解了。你做任何事都不纯粹,又不知珍惜,所以才会一次次失去身边的人。”

乐静芬重重地把酒杯搁在餐桌上:“你算什么东西,哪里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

“那你又以什么立场让我站在这里听你教训?”

“我只是提醒你,我绝对不会原谅叶少宁的。”

“他不需要你的原谅,因为他没有任何对不住你的地方。商场上的其他事,要看能力,不讲人情。”

“你以为站在这里的我,只是泰华的董事长,你忘了我还是车欢欢的妈妈。”

“请继续。”

“我没有什么可讲的,你该去问问他。欢欢怎么会爱上他的,有几个晚上他把欢欢带去了哪里?”

“你是想说,要不是我,他肯定会和你女儿结婚,那么他也就不会离开泰华了,对吗?”童悦同情地摇摇头,“乐董,你赢太多次,可能还太不习惯输。如果他真是你讲的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你何必屈尊和我待在这昏暗的地方说这些?他又不傻,何苦抱砖弃玉?人生不可能次次赢,总要输那么一两次。少宁找不到我,该着急了,失陪。”

“你是不敢面对真相吧?”乐静芬凉凉地问。

童悦微笑回首:“我一向非常胆大,而且我输得起,所以不屑捕风捉影。”


西方人不喜欢十三号,不喜欢星期五,认为这两个日子都不吉利。这两个日子,又撞上愚人节,一大早,朋友圈里的信息就转翻了,今天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要小心又小心。

童悦没时间理会这些,叶少宁最后一天去泰华,晚上有个聚会,同事们为他送行。送他上班时,她和他开玩笑,让他在办公室里留个影,毕竟那里有他青春的印记。他问:“难道我现在已经老了吗?”她说:“不,刚刚好。”

孟愚感冒了,咳得很厉害。杨羊拿着个水梨在走廊上打转,想进去又不敢。孟愚对她并不凶,可是界线划得分明。乔可欣没课时就捧着个手机,旁若无人地用微信语音聊天,不知对方是谁,左一句人家,右一句人家,听得人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赵清学给童悦听,童悦随口说道:“你也不是个好人。”他愣了半晌,紧张兮兮地凑过来:“我哪里坏了?”引得童悦笑了半天。

傍晚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是荷塘月色的邻居,说浴室的顶上有点渗水,不知是不是叶少宁公寓的水龙头没拧紧,水漫出来了。叶少宁手机没打通,就打给了童悦。

童悦匆忙开车过去,把车泊好,仰起头打量着一扇扇亮着灯光的窗,许久不来,她有了几分陌生感。电梯打开,跃入眼帘的是一盆碧绿的兰草,就搁在大门口。她蹲下,在盆底发现了一张便笺,笔迹倾斜,带点花体,略显别扭,像是不经常写汉字。

“叶哥,你的公寓太单调,我买盆兰草给你点缀下。PS:昨晚我非常开心,你呢?欢欢!”日期是一个多月前,那时叶少宁偶尔夜不归宿,他们在冷战中。

童悦端详着兰草,到底是名贵品种,一个多月没浇水,依然茁壮旺盛,生命力超强。

PS是信中的补遗,在信中忘了提及一些事情,于是在信末写上PS……然后才收笔。

PS的事情该是一些并不重要的事情,其实有时,这才是全文的重点、浓缩的精华。

那是什么样的一个昨夜,她不是福尔摩斯,没兴趣去推测,她只在意现在、眼前。她把花盆放好,打开门。她收拾得非常洁净的公寓乱得像个垃圾场,衣服扔得到处都是,餐桌上还有几个油汪汪的泡面碗,屋子里飘荡着一股怪味。她没有停留,跑去浴室,水龙头是没拧紧,下水道不知怎么又堵上了,水刚刚漫了一层。幸好门槛当时做得高,没有影响到外面。她关好龙头,清理了积水,疏通了下水道,然后到楼下向邻居道歉,并提出赔偿损失。邻居倒也好说话,说又不是什么大事,下次注意就好。临走时,邻居状似关心地问:“你们两口子还好吧?”

童悦不解地看向她。她忙解释:“我老公有两次看到叶先生和一个脸圆圆的姑娘同进同出,说……嘿嘿,肯定误会了,那是叶先生表妹吧!”

“不是表妹,是他助理。”童悦打断了她。

“我就说嘛,叶太太,再会!”邻居一脸不相信地关上了门。

童悦站在楼道口,明明没有风,她却觉得五脏六腑都像被凉意浸透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