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审稿丨世界的另一个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21 15:54: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愿关注我们的人都能找到

属于自己的皮球


人前山盟海誓,人后背信弃义

 

赵风阳甩了蒋起晨一巴掌。

 

她从没想过当年那个手捧玫瑰,在主席台上大喊“赵风阳,我爱你”的男生如今会劈腿。

 

赵风阳没有管[理会]蒋起晨心虚愧疚的表情,也没有管他身边女生脸上的惊魂未定。转身跑去了海边。

 

大二那年,清俊挺拔的蒋起晨在主席台上向赵风阳高调表白,那时候的赵风阳对蒋起晨仅仅停留在和他见过几面[略见几面]的程度上,最后只是[还是]在众人的哄闹声中恍惚答应了[]

 

而赵风阳也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的大学时光都托付给了蒋起晨。[这句话表达意思不够清晰,若是想说明赵的深情,可以说的再完整点]

 

他曾说:“我们就是清晨一起床就能感受到的微风和阳光,和谐又舒适。”

 

他也说:“即使你像风和光一样转瞬即逝,我也会紧紧抱住你,不让你离开我的方圆一米。”

 

可她已经将真心交出时,他却先放了手。

 

难道男人都是人前山盟海誓,人后背信弃义的么

 

赵风阳吹够了咸涩的海风,去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回到家时已经凌晨四点。

 

昏睡了一天一夜后,她在公司主管的连环夺命call中醒来。

 

“喂。”

 

“喂什么喂!赵风阳你居然敢矿工,想不想干了,刚进公司就这么胆大。要是一个小时之内在公司见不到你,就滚蛋吧!”

 

一个小时后,赵风阳已经容光焕发的出现在主管面前,并且双手奉上特地买的主管最爱的灌汤小笼包。

 

主管努力的咽下分泌的口水,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下次别这样了。”随后拿着灌汤包去办公室里大快朵颐。

 

赵风阳目送主管的背影,叹了口气,坐在桌前发呆。

 

明明知道为了这种人渣伤心毫无意义,但长达三年的感情实在不是说放就放的。

 

巧合总归是巧合

 

晚上,赵风阳坐在电脑前补着这几天落下的工作。

 

“咕~~~~~

 

赵风阳[其实不必一直用姓名来称呼女主的,用“她”也是可以的。连续一段对话或描述中,重复出现人命不太好。]摸了摸肚子,叹息一声,打电话叫了个外卖。

 

赵风阳在电脑前坚持着苦逼得看数据做表格。门铃忽然响了起来。哎,外卖来了。

 

开门的那一瞬间,赵风阳的笑容僵在脸上。

 

“起……起晨。”

 

门外的外卖小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仍旧敬业的作着推销:“感谢光顾本店,这是您的外卖,请签收。”

 

看着那个外卖小哥和蒋起晨十分相似的面孔,赵风阳根本没听见他说什么,下一秒忽然就换了个表情,说:“蒋起晨,你来干什么”

 

外卖小哥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姐,你认错人了吧,您的外卖,请签收。”

 

赵风阳这才发现他只是个送外卖的,不是蒋起晨。

 

“不好意思,你长的太像我的一个朋友。”

 

直到晚上睡觉前,赵风阳还是想不通,真的会有这么相像的人么

 

这个世界着实有些令人捉摸不透。

 

赵风阳连续一个月在这家店叫外卖,但那个和蒋起晨十分相像的外卖小哥再也没有出现过。

 

巧合总归是巧合,它不会发生第二次。

 

最后,赵风阳迫于好奇,去了那家饭店。老板说他是个大四的学生,前两天辞职了。

 

这个美丽的意外如昙花一现,很美,但也很容易消失不见。

 

这天,大学中的两个姐妹叫赵风阳出来叙旧,她们听说了当初在大学里广为传唱的“晨风恋”现在以这种结局收场,不禁替赵风阳感到不值。

 

“这个蒋起晨也太没有良心了。”

 

“当初他信誓旦旦要给风阳幸福,现在毕业才几天,结果居然这样。”

 

这些话如飓风般袭入赵风阳的耳朵里,她却一直托着下巴一直在想那个外卖小哥。

 

仔细想来,他身上散发的气质和蒋起晨完全不同,究竟那里不同,她也说不上来。

 

孟萱摇了摇正在发呆的赵风阳,说:“你失恋受刺激了”

 

李梦瑶托起一杯咖啡,淡淡的说:“受刺激也好,之前就看那蒋起晨没个正经样子,就让风阳吃个教训,以后别再受骗了。”

 

“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参北斗哇!”

 

李梦瑶和赵风阳循声望去,原来是孟萱的电话响了。两人齐齐翻了个白眼,傻萱的手机铃声还是这么威武。

 

“喂,你到了么”

 

“好,我马上出去。”

 

放下电话,孟萱只见另两人用极其暧昧的眼神看着她。孟萱秒懂,连忙解释:“哎呀,是我弟来接我啦!”

 

“大学四年,我们都还不知道你有个弟弟!”赵风阳一脸“委屈”。

 

“我没提过么我记得我说过的。算了,那我先走了哈。”

 

“那我们也走吧,顺便看看你那神秘的弟弟。”

 

她们刚刚踏出咖啡馆,赵风阳就怔在了原地。

 

不远处有一辆单车停在那里,旁边斜倚着一个少年,他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衬着他白皙的皮肤,服帖的头发在微风中徐徐浮动,有些遮住了深邃的眼睛。不过令赵风阳窒息的是他那与蒋起晨几乎无差别的面容。

 

“蒋起晨”李梦瑶顺着赵风阳呆滞的眼神看去,发现了那个少年。

 

“蒋起晨在哪,看我不教训教训他。”孟萱撸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气势。

 

李梦瑶指了指那个黑衣少年。

 

孟萱仔细一看,摇摇手说:“哎呀,那是我弟弟,不是那个负心汉。”

 

赵风阳一句话没说,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可以那么确定黑衣少年就是那天的外卖小哥。

 

“孟泽,过来。”孟萱冲那个黑衣少年招招手。

 

待赵风阳看着一步一步向她越走越近的孟泽,她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大学的闺蜜赵风阳和李梦瑶。这是我的弟弟孟泽。”

 

“天哪!这和蒋起晨也太像了。”就连一向最淡定的李梦瑶也不淡定了。

 

“我记得风阳和蒋起晨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提过我有个和蒋起晨很像的弟弟。”孟萱做“心痛”状,“可是你们当时谁也没理我。”

 

孟泽少言寡语,见到她们也只是微微颔首。赵风阳的目光一直流连在他的脸上,试图想找出与蒋起晨不同的地方。

 

距离上次奇妙会见已经三天了,赵风阳仍然纠结于二人的不同之处。

 

“赵风阳,今天晚上跟我去应酬。”经理意气风发的走过来,如颁发圣旨般趾高气扬。

 

“哦,好。”

 

“要是敢给我搞砸了,我们就新帐旧账一起算。”

 

“李总,你看我们的这个合作。。。”

 

经理在那里兢兢业业的谈合作,而赵风阳却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孩子。

 

“赵风阳,这个李总是个单亲妈妈,上哪谈合作都带着孩子,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孩子看好了知道么这个孩子要是有什么差池,合作什么的肯定就泡汤了,你也别想在公司待下去。”经理事前跟赵风阳打好预防针。

 

“。。。。”

 

经理瞟了一眼那个小屁孩又小声说:“今天这笔生意成了,你这试用期一定会安稳度过的。”

 

就知道好事不会降临到我身上,赵风阳掏出刚刚买的棒棒糖哄着孩子想。

 

赵风阳看着那孩子就要流到脖子上的口水恶心半天,一把将棒棒糖塞进了小孩嘴里。

 

还好这孩子有点良心,冲她咧嘴笑了笑。

 

多亏经理口才不错,三言两语就解决了谈合作的事。不然赵风阳恐怕要跪倒在这孩子的开裆裤下了。

 

应酬结束,赵风阳一个人留在了包间中,她拿出刚刚没喝完的三瓶啤酒和半瓶白酒,这些总不能浪费了呀。

 

  她直接用瓶子喝,喝着喝着,脸上就湿了,说真的,赵风阳一点也不善酒力,这才两瓶啤酒下肚就已经开始说胡话。

 

  “蒋起晨,你以为我稀罕你么她究竟哪比我好”原本理直气壮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我哪做错了,我改,你真的能舍弃这么多年的感情么”

 

  说着说着,赵风阳觉得脑袋很沉,一下子趴倒在桌上。

 

  孟泽一开门就看到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趴在桌子上。

 

  咦,老大不是说客人已经走了么。

 

  孟泽走近一看,哎,这不是姐的朋友么,赶快让老姐来好了。

 

  “喂,姐,你的一个朋友,好像是叫赵风阳的吧!在我打工的酒店里喝醉了,你过来一下。”孟泽皱着好看的眉眼,刚刚这女人不由分说就抓住了他的手。

 

  “小泽,姐在开会,过不去,我把风阳的地址给你发过去,你一定把她安全的送到家里,听见没有。嘟嘟嘟。。。”

 

  。。。。这是有求于人的态度么。

 

  “起晨。”赵风阳抓紧了孟泽的手。

 

  孟泽蹲下来,看着赵风阳熟睡的模样,叹了口气说:“上次你就把我认错了,我长得究竟是有多像你说的那个人。”

 

  孟泽背着赵风阳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赵风阳的嘴就没闲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起晨,你还记得大三那年,你为了给我买我最爱吃的提拉米苏,跑了足足四条街。”

 

  “还有去年,我们一起熬夜写毕业论文,到最后我实在太困,还没写完就睡着了,等我醒来,论文已经写好存在电脑里了。”

 

  “就连上个月我过生日的时候你还叠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千纸鹤给我。”

 

  “到底为什么你要离开我,我哪做错了呜呜呜呜。”说到这里,赵风阳小声呜咽起来。

 

  等到家的时候,孟泽的后背已经被哭湿了一大片。

 

  孟泽将赵风阳放在床上,旁边放着的照片吸引了他的目光。

 

  照片上的赵风阳蜷在一个男生的怀里笑的很开心,而那个男生拥有和他近乎相同的面容。

 

  “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孟泽看着照片上的男生,有些不可置信。

 

  收拾好一切后,孟泽转身想走,赵风阳却一下子抓住他的手。

 

  “起晨,别走。”

 

  算了,看你大概失恋了,就留下来陪你好了。孟泽顺势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他知道,她现在有多颓废,当初就有多爱那个男生。

 

  孟泽仔细的看着赵风阳,觉得这女人长得好像还不错。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帘,在赵风阳脸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赵风阳在一阵头痛中醒过来,她忽然发现自己握着一个人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将他很多次认成蒋起晨,这次她却一眼认出这个人是孟泽。

 

  他用另一只手撑在脑袋底下,看起来睡得很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有一颗泪痣,而蒋起晨没有。

 

  有一个传说,脸上或手上有痣的人上辈子都有一个刻骨铭心的恋人,死后过奈何桥的时候,不愿意喝下孟婆汤忘记恋人。于是孟婆就在他们脸上或手上做一个记号,然后让他们跳下奈何桥,经过层层磨难苦痛,换来今世重来世上寻找恋人的机会。。。。

 

  孟泽,你是来这世上寻找你前世恋人的么

 

  赵风阳轻手轻脚的起来,却不想还是吵醒了孟泽。

 

  “你醒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别,你昨天送我回来,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吃了饭再走吧!”

 

  “没事,不用。”

 

  孟泽一开门正好遇到了孟萱。

 

  “你小子还挺给你姐我面子的哈,风阳没事就好。正好我买了食材,留下来吃饭吧!”孟萱一把拉住孟泽,阻止了他要走的动势。

 

  孟萱将买的食材放在茶几上,凑到赵风阳身边小声说:“怎么回事啊你又不怎么会喝酒,还学人家借酒浇愁。”

 

  赵风阳眨了眨眼睛,挠挠头说:“我看应酬还剩了些酒,不想浪费了,就喝了。哎,对了,你弟怎么会送我回来啊!”

 

  “我弟在你喝醉的那个酒店打工。”

 

  赵风阳冲孟泽笑了笑,拎起那一袋食材进了厨房,说:“今天我来下厨吧!你们等着我做一桌好菜。”

 

  孟萱也跟进了厨房,说:“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做菜啊。”

 

  风阳熟练的将各种食材切成均匀粗细的细条,说:“以前我爸妈经常不在家,我自己做饭,厨艺就越来越好,后来不用自己做了也就懒了。”

 

  不一会功夫,赵风阳已经张罗出一桌色香俱全的饭菜,孟萱惊讶的看呆了,连孟泽也一副惊艳到了的样子。

 

  吃过晚饭后,孟家姐弟算是重新认识了一遍赵风阳,这厨艺真真是极好的。

 

  因为最近赵风阳的积极表现,经理对她十分满意,同时赵风阳也平安度过试用期。[由于表现积极,经理对赵风阳相当满意,试用期就这样平安度过(这样会不会简洁许多)]

 

  但人生之所以称为人生,就是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这句话可真流行。。。。。。]

 

  周末,赵风阳熟睡中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喂。”

 

  “风阳啊!”赵风阳一听这声音八分睡意被吓去七分。

 

  “尹贞贤”

 

  这尹贞贤是赵风阳的大学同学,大一开始就狂追蒋起晨,因为有着一半的韩国血液,所以长得还不错。[不懂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在哪]自从蒋起晨那个蓝颜祸水[去掉吧]和赵风阳表白过后,她俩也算结了梁子。

 

  “对,是我。最近怎么样出来叙个旧吧。哦,对了[去掉],我下个月结婚,请柬已经发给你了,到时候别忘来。”

 

  唉!纵使赵风阳脑子长在了脚趾头上,她也听出了她的意图。

 

  “我最近没什么时间,叙旧我可能就去不了了,不好意思啊!”

 

  “这样啊!那我婚礼你一定要来啊!别忘了带着蒋起晨一起来。”

 

  “其实。。。”

 

  “嘟嘟嘟。。。”

 

  其实我已经和他分手了。赵风阳心里想。

 

  算了,反正下个月还早着呢

 

  拖延症患者和乐天派往往活的比较开心。

 

  可是赵风阳不知道有个成语叫做时光飞逝。

 

  后天就是尹贞贤的婚礼了,赵风阳盯着那张镀着金边的红纸,有点心塞。

 

  赵风阳不是个虚荣的人,她也并没有想打算隐瞒自己被甩的事实,但一想到在婚礼上尹贞贤嘲笑自己的嘴脸,唉!这可是自尊的问题啊!

 

  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正在思考要不要让蒋起晨看在这几年的情分上帮她演出戏,大不了她付酬劳嘛!

 

  或许是赵风阳上辈子做得好事太多,救星还没等找,自己就上门了。

 

  “叮咚~

 

  赵风阳打开门,一时间楞在了那里,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孟泽,你怎么来了。”

 

  都怪赵风阳前几天情绪有些down,这几天她才发现,蒋起晨和孟泽虽然长相上十分相似,但他们之间有很多的不同。

 

  首先蒋起晨性格开朗,嘴上也没个正经。孟泽虽然外表很高冷沉默但从他上次送赵风阳回家的表现上看,他的内心是热情的。

 

  其次,着装方面,蒋起晨喜欢穿白衬衫,毕了业更是天天衬衫西装。而孟泽只要是出现在她面前,都是一水的运动休闲装。

 

  但是赵风阳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抛去了这些,她刚刚还是可以在一开门的时候就认出眼前的人是孟泽。

 

  “我姐让我给你送婚礼上的衣服,她说她知道你不会打扮,特意给你挑的,就是绝不能让尹贞贤那个小贱人得意”,说到这孟泽咳嗽了一声,“这是我姐的原话。”

 

  赵风阳看着眼前现成的临时演员,她要是不利用岂不是傻

 

  “孟泽,你后天有时间么”赵风阳之所以胆子大到开门见山,就是因为上次的一顿饭吃得他们之间也挺熟络的。

 

  “嗯,周末学校放假没什么事。”孟泽坦诚的回答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大灰狼眼中待宰的小绵羊。

 

  “你帮我个忙呗!”

 

  “什么忙”

 

  “假扮一下我前男友,你知道的,你和他长得很像,我只能找你帮忙。我发誓我绝不是虚荣,换做其他人我一定从实招来,关键是这次婚礼的东家是我大学的死对头,从大一就喜欢我前男友,要是她知道我被他劈腿了,我的自尊就碎一地了。”赵风阳的嘴像机关枪一样,顺便用渴求的眼神看着他,就怕他不答应。

 

  “好。”

 

  赵风阳连下面的说辞都想好了,就是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爽快。

 

  “你不考虑考虑了”

 

  “你不愿意就算了吧!”

 

  “别别别,我愿意,太愿意了。”

 

  赵风阳没有注意到孟泽嘴角勾起的一丝戏谑。

 

  孟泽走后赵风阳打开了孟萱特地为她准备的衣服。

 

  傻萱,你干脆让我光着去得了,赵风阳看着那件暴露的衣服叹了口气。

 

  婚礼当天,赵风阳挽着孟泽的胳膊神色自然的走进婚礼现场。亏这小子还知道重视场合,穿了西装,要是又穿运动服,不用她说,就相当于在他脑袋上挂了个牌子:我是冒牌的。

 

  走进场地里,地上铺的不是红地毯而是玫瑰花瓣。桌上的红酒杯垒成了心的形状。周围少说也有一百多桌。看这排场,尹贞贤一定嫁了个特有钱的老公,唉!显摆果然是人的本性啊。

 

   风阳拉着孟泽找到了孟萱李梦瑶她们所在的桌就坐。

 

   “哎,你怎么没穿我给你准备的衣服啊”孟萱打量了一下赵风阳。

 

   “你还好意思说,我来参加婚礼又不是维多利亚的秘密。那个是不是太暴露了。”

 

   “风阳你身材那么好,不得向尹贞贤那个小贱人示威么。”

 

   “喂,你有没有搞错,我现在被蒋起晨劈了腿,唯一的资本都没了。我觉得我今天还是夹起尾巴做人比较好吧!”

 

   “这不是有我弟给你撑场么。”

 

  赵风阳突然感觉心好累,正准备大快朵颐之时,婚礼开始了,她只好放下筷子,觉得心好累。

 

  “首先让我们感谢今天的来宾。。。”司仪在台上卖力的主持,赵风阳是一点也听不进去。

 

  哎,那个糖醋鱼看起来不错,还有龙虾,哇,鲍鱼。嗯,待会一定不能让别人抢走,赵风阳盯着桌子上的菜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

 

  孟泽捅了捅赵风阳,说:“注意点形象,新郎新娘马上就要进场了。”

 

  耳边突然响起了婚礼进行曲,只见尹贞贤笑魇如花,挽着一个男人,慢慢走进了会场。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似是朝这边看了几眼。不用说,自然是看我。。。身边的这个冒牌蒋起晨。[这句话如果是内心描写的话,要加引号的,并且还要再细腻一点]

 

  基本仪式结束之后,赵风阳正疯狂的品尝桌上美食,这时候尹贞贤突然带着她的土豪老公来我们这桌敬酒。

 

  “来,风阳你不打算敬我一杯么”尹贞贤说着走到赵风阳身边,不过傻子都知道她走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哦,她老公可能不知道。

 

  “呵呵,祝你和你老公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赵风阳傻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朝尹贞贤示意一下,正要一饮而尽,孟泽却伸出手挡了下来。

 

  “我替她喝。”

 

  赵风阳下巴差点惊到了地上。

 

  尹贞贤眼睛里放射出可怕的光,转瞬间恢复,回身对孟泽说:“起晨,你可真会心疼你女朋友。我今天结婚你难道没有什么想对我说么”

 

  说什么难不成告诉你其实我爱的是你,跟我逃婚吧!赵风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新婚快乐。”孟泽礼貌的笑笑,仰头喝尽了刚才我手中的那杯酒。

 

  “这杯不算,你要自罚三杯。”尹贞贤认真的看着孟泽。

 

  “好。”孟泽低头又自己斟满了三杯酒,一饮而尽。

 

  赵风阳看他这样心里有些着急。他是不是傻,一个学生哪有什么酒量,逞什么能。

 

  尹贞贤突然笑了笑,俯下身在赵风阳耳边轻轻说:“他不是蒋起晨对不对”

 

  赵风阳用惊愕的表情看着她,随后尹贞贤笑着大声说:“你们接着吃,吃好喝好哈。老公,我们去下一桌。”

 

  孟泽有些摇晃的坐下,一看就是酒劲上来了。

 

  赵风阳仍然错愕的坐在那里,哎,她怎么会看出来的呢我要不要去否认,不行,现在去太明显了,赵风阳一直在心里纠结。

 

  “你怎么了她刚刚跟你说什么了么”孟泽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对了,你不会喝酒瞎逞什么能”

 

  “万一你又像上次一样喝醉了,又哭又说胡话,我可不想再送喝醉的你回家了。”

 

  “说胡话我说什么胡话了。”

 

  “没说什么胡话。”孟泽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打住。

 

  赵风阳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

 

  孟泽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连忙夹了一只龙虾,说:“快吃吧!刚才看你一直盯着它。”

 

  婚礼仍然在进行着,期间有很多大学同学过来叙旧,孟泽又替赵风阳喝了不少酒。

 

  喝到后来,他看起来有些醉,一个人走出了会场。赵风阳有些不放心他,于是跟在了他后面。

 

  孟泽走到了会场后面的花园里,那有一个喷泉,他走到了喷泉前,楞楞的看着,没有意识到赵风阳就在他的后面。

 

  “喂,你没事吧!要不你先回家吧,反正尹贞贤已经看出了你不是蒋起晨。”

 

  “你就那么在乎那个男人。”

 

  “啊”赵风阳一时脑子没有转过来弯。

 

  “你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像他,所以才对我亲近。”

 

  “你是说蒋起晨”

 

  孟泽没有回答。

 

  “你怎么了我怎么会因为你像那个人就对你亲近啊”

 

  孟泽慢慢的转过身,走向赵风阳,说:“我喜欢你,但我不想做替身。”孟泽说完就转身离开,留下赵风阳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孟泽虽然喝醉了酒,但他明白自己的真心。换句话说,是酒带给他的冲击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心。

 

  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狼狈将自己认错的样子,到后来她喝醉酒的样子,她认真下厨的样子,她真诚对他的样子,她贪吃的样子,他喜欢的模样她都有。

 

  一见钟情或许有些扯淡,但那种如细雨润物般渗入心窝的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的。

 

  不是爱到深处不会说出口,这就是孟泽。

 

  赵风阳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对孟泽是什么感觉呢讨厌肯定不是。但有好感的话是因为他和蒋起晨像的原因么

 

  第二天,赵风阳顶着一对大熊猫眼去了公司,中午午休接了李梦瑶的一通电话,让她彻底凌乱。

 

  “风阳,大事。”

 

  “啥大事啊”

 

  “你知道蒋起晨和你分手的理由么”

 

  “劈腿啊!再说了不是他跟我分手,是他偷腥被我发现我甩了他好不好。”

 

  “事情不是这样的,算了,下班老地方见,到时候再细说。”

 

  赵风阳下了班就去了那家她们常去的咖啡馆,她一路上都想不明白,难道这件事另有隐情

 

  赵风阳到的时候孟萱已经在那等着了,李梦瑶还没到。

 

  “哎,风阳,梦瑶说蒋起晨分手不是因为劈腿,真的假的。”

 

  “我也不清楚,她在电话里也没讲清楚。那个,萱萱,孟泽昨天回家了么”

 

  “没有啊!他昨天打电话告诉我回学校了,说是学校里有事,可能暂时不回家。”

 

  “哦。”赵风阳低下头,有些纠结。

 

  “不好意思,来晚了。”李梦瑶踩着高跟鞋步步生风。

 

  “没事,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孟萱看到李梦瑶来了,好奇的内心雀跃起来。

 

  李梦瑶看了赵风阳一眼才开口:“他那天劈腿只是演了一场戏。”

 

  赵风阳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什么他为什么要演戏”孟萱有点不明白。

 

  “风阳,蒋起晨家乡不在本市你知道吧!”

 

  赵风阳点点头,说:”这和他骗我有什么关系。”

 

  “三个月前他的爸爸检查出得了绝症,需要很多钱的那种。他的家境一般,所以他决定离开这个花销太大的城市回到家乡,找一份工作,也可以照顾他爸。”李梦瑶叹了口气,“他说他记得你说过你要留在这个城市,他不想让你为难,所以就希望你可以忘了他。”

 

  “你怎么知道的。”孟萱看了眼已经完全呆住的赵风阳问道。

 

  “昨天婚礼之后同事叫我去酒吧玩,我在那听到他和朋友聊天的时候。”

 

  “他不是走了么”

 

  “昨天我和他聊了一会儿,他爸爸的病情发现的早,手术过后已经好多了,但他觉得已经伤了风阳的心,再加上他已经在家乡那边找好了工作,所以还是决定回去。他这几天只是回来处理一下事情。”

 

  “风阳,你怎么想的,你还爱他么”李梦瑶还是保持着以往一贯的淡定。

 

  “我不知道。”赵风阳盯着眼前的咖啡杯,长相几乎相同的两个人在她的脑中重叠又分离。

 

  “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他也不让我告诉你。但我想了想,你有权力[权利]知道,也有权利选择。”

 

  “是啊!风阳!这样看来蒋起晨是有苦衷的,他肯定也很爱你的。”

 

  那孟泽呢赵风阳不断的在心里问自己,究竟他们谁更重要呢

 

  有些人爱沉溺于回忆的美好,却往往错过眼前的真心。

 

  “他现在在哪里”

 

  “他的联系方式一直都没有变。我原来确实有点讨厌他一副没正经的样子,但这次我真的对他刮目相看。”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赵风阳站起身,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咖啡店。

 

  “梦瑶,你这么直接是不是有点太刺激风阳了。”

 

  “萱萱,你没看出来,风阳喜欢上你弟了么”

 

  “啊风阳,喜欢,我弟”孟萱用手指了指门口又指了指自己。

 

  “而且你弟也喜欢风阳,我这样做不过是想让她明白自己的心罢了。”

 

  赵风阳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周围的霓虹灯亮的有些刺眼,眼睛竟然流了眼泪。

 

  她一直在问自己,现在对蒋起晨是什么感情,对孟泽的好感又是不是因为他像蒋起晨。

 

  走了好久好久,好远好远,也一直没有得出答案,不知不觉走到了当初孟泽给她送外卖打工的小饭店。

 

  有些事情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待我们惊觉,它已不可挽回。

 

  她不得不承认,他喜欢上了孟泽,但她无法回答孟泽的那个问题,他在她心中究竟是不是替身。

 

  “风阳是你么”

 

  赵风阳回头看去,她现在已经越来越能分清蒋起晨和孟泽了。

 

  “起晨,你怎么在这”

 

  “我在这吃点夜宵,你呢”

 

  赵风阳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是熟悉的脸庞,熟悉的西装革履,仿佛这几个月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们还是大学刚毕业的甜蜜恋人。

 

  人生是一条射线,只有起点,只能向前。它不是圆圈,转了一大圈,还能若无其事的说一句:你还在这里啊!

 

  “我要回家。”

 

  “可这是与你家相反的方向啊!”

 

  “起晨,我迷路了,怎么办。”赵风阳说着说着哭了起来,眼泪仿佛没有尽头的流淌。

 

   蒋起晨将赵风阳拥进怀里,抚着她的头发,轻声说:“没事,我带你回去,别哭了。”

 

  蒋起晨仍然爱着赵风阳,他想着既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如就这样离开,换风阳幸福。但现在又见到了她,他才知道,爱就是爱,躲到了天涯海角也还是爱。

 

  他们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谁也不说话。

 

  “风阳,到了。”

 

  “嗯,再见。”

 

  “等等。”蒋起晨最后还是想顺应自己的心。

 

  “怎么了”

 

  “风阳,你愿意原谅我一次么,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赵风阳苦涩的笑了笑,说:“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不怪你了。”

 

  “那你还愿意给我个机会么”

 

  “我回去想一想,回头再给你答复好吗”

 

  赵风阳不等蒋起晨说什么就往楼道里走。

 

  起晨,我现在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心,怎么能给你答复呢赵风阳躺在床上想。

 

  嘟嘟嘟,赵风阳拿起手机,蒋起晨发来了一条短信。

 

  “风阳,我不想勉强你,后天我就回老家了,如果你没有办法给我一个我想要的答复也没关系,只要你幸福就好。

 

  我要选择起晨么赵风阳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究竟她放不下的是蒋起晨还是三年的感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周六晚上,明天就是蒋起晨回去的日子了,不早不晚又赶上赵风阳拖延症复发。

 

  赵风阳刚要拉上被子睡觉,电话却响了起来。

 

  “喂,萱萱。”

 

  “风阳,我弟明天就出国了。”

 

  “什么怎么回事”

 

  “他们学校有一个交换生的机会,就让我弟去了,可能要去两三年。明天下午两点的飞机。”

 

  赵风阳挂了电话,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梦瑶,我们这样骗风阳好么”

 

  “明天蒋起晨回老家,现在加上孟泽要出国,给她一个压迫感,这样才能让风阳真正明白自己的心。无论她最后选择谁,都是对她好。”

 

  “那你说她会选谁啊!”

 

  “我希望她做一个不会让她后悔的选择。”

 

   原来,根本没有什么交换生,不过是孟萱肉痛的订了一个欧洲三日游,骗孟泽说是给他的毕业礼物。

 

  赵风阳在床上一直在纠结,现在的她就像处在一个岔路口,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直到凌晨三点她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太阳的强光穿过了窗帘直射在赵风阳脸上。

 

  赵风阳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到闹钟拿进了被子里。

 

  “啊~都十二点了。蒋起晨一点火车,孟泽两点飞机。”赵风阳一下子坐了起来,却有些不知所措。

 

  她连忙下床,却踩到了地上的衣服,一下子滑倒,手碰倒了旁边的盒子,头磕到了桌角上。

 

  “嘶~”赵风阳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哀怨,连忙爬了起来,却看到了地上的一张纸条。

 

  “你有你自己的风格,不必听从他人的意见。我欣赏的就是那个不加修饰却仍耀眼夺目的你。”

 

  赵风阳从来没见过这张纸条,她拿起了她碰掉的那个盒子,是装孟萱当初给她参加婚礼的衣服。

 

  是孟泽赵风阳突然心里有了答案,她立刻穿好了衣服,跑出家门,拦了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去机场,快!”

 

  之前她可以很容易的分清蒋起晨和孟泽,是因为孟泽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气质,一种感觉,但她一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但刚才的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了,孟泽身上的气质,是玉的气质。是一种含蓄内敛却有着闪耀光辉的气质,是一种不说话也能让你安心的踏实感觉。

 

  赵风阳掏出手机,给蒋起晨发了一条短信。

 

  “起晨,知道真相后我真的已经不怪你了。现在我的确不能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答复,但你放心,我会幸福,希望你也能找到属于你的幸福。一路顺风。”

 

  蒋起晨收到信息后苦涩的笑了笑,对李梦瑶说:“其实我已经知道了结果,她幸福就好。”

 

  孟萱和李梦瑶为了赵风阳,决定分头行动,孟萱假装送别去盯着孟泽,而李梦瑶就来看着蒋起晨。

 

  虽然此时蒋起晨不开心,但李梦瑶很为风阳高兴。

 

  李梦瑶偷偷给孟萱发了个短信,“风阳应该正在去机场的路上,如果来不及的话,一定要拖住你弟,知道了么”

 

  这边收到短信的孟萱大呼一声,太棒了。

 

  “怎么了”孟泽疑惑的看着老姐。

 

  “没事。”她为什么高兴风阳来了,孟泽就不会去什么欧洲三日游了,这个时候,她就可以趁机出国玩了!哈哈哈哈!耶!

 

  孟萱看了看表,一点半了,这都要来不及了,风阳你在哪呢

 

  “姐,我先走了。”

 

  “哎,等会儿。我还有话跟你说。”

 

  “嗯,你说。”

 

  “你是不是喜欢风阳。”

 

  孟泽定定的看着孟萱“嗯”了一声。

 

  “你喜欢她什么”孟萱现在已经没话找话,风阳,你怎么这么慢。

 

  赵风阳下了出租车就飞奔进机场,找完一楼找二楼,终于在登机口找到了他们。

 

  赵风阳走到了孟泽的背后,刚想叫他,孟萱冲她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赵风阳只好作罢。

 

  “我喜欢她就是她。”孟泽认真的说。

 

  “我也喜欢你就是你。在我心里,你不是谁的替身。”

 

  孟泽转过身吃惊的看着赵风阳。

 

  孟萱一把夺过孟泽手机的机票,说:”你们好好聊着,你姐我替你去。”[飞机票不是按照身份证订票的吗怎么代替小bug]

 

  “哎,姐。”

 

  “你不是交换生么”

 

  “什么交换生我姐订了欧洲三日游,说是给我给我当毕业礼物。”

 

  “这个孟萱,估计是骗我。”赵风阳手叉腰,一副想打人的样子。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孟泽好笑的看着他,眼睛里却是深的看不见底的温柔。

 

  “没有啊!我说什么了。”

 

  “你说你喜欢我。别想耍赖,我听见了。”

 

  赵风阳脸红得像西红柿一样,低着头“嗯”了一声。

 

  孟泽突然看见了赵风阳头上的伤口,不自觉的摸了上去,说:“怎么弄得”

 

  “嘶~疼。磕在桌子上了。”

 

  “真傻。”孟泽笑着将赵风阳拥进怀里。“以后有我,你就不会受伤了。”

 

  这个世界太过绚烂,每天都会上演各种意想不到的剧情。我们无法掌控世界,却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做主角,最重要的是身边还有最爱的他。


— end —

作者:

青瞳,日语系在读学生,喜欢空想,喜欢用文字记录心情,没有什么鸿图大志,希望生活平静却不平淡,能用简单的文字直抵读者内心,给予他们温暖。


作者整个故事脉络进行的非常流畅,女主的人物性格和她的言行举止、所思所想都比较生动、协调,后期的剧情安排构思不错,但是还不够细腻,在语句上也稍显繁复,另有一点,孟和赵的爱恋仿佛出现的有点突然,缺少那么一些铺垫。

编辑有话说




花火read为原创作者提供平台



点击图片 了解详情 

如果你也和本篇推送的作者一样,需要一个自我展现的平台 想要投稿不会石沉大海,想要编辑无偿审稿并给出中肯建议,想和花火read的读者以及粉丝朋友分享你的故事,不妨点击图片进入投稿页面,了解详情。



【粉丝群已开启,想进群的小仙女扫码验证通关密语】

↓↓↓


花火粉丝群

扫码进群撩起来

验证密语:小花我是小仙女

欢迎收听花火read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动动手指点个赞哦✬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灰常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