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是一再地仰对着天空,卧在花丛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1-23 06:34: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泰恩茅斯修道院公墓,英格兰,1978年。by Martine Franck 


漫歌集

冯至译诗


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1832),德国作家、诗人


| 漫游者的夜歌 |

歌 德


一切峰顶的上空
静寂,
一切的树梢中
你几乎觉察不到
一些声气;
鸟儿们静默在林里。
且等候,你也快要
去休息


| 谁若是投身寂寞…… |

歌 德


谁若是投身寂寞,
啊,他就立即孤单;
人人爱,人人生活,
把他交给他的苦难。

把我交给我的苦恼!
只要我能有一朝
真正地寂寞无边,
我就不是孤单。

一个情人蹑足窥侦,
他的爱人是否孤单?
侵袭我这寂寞的人
日日夜夜地是苦难,

日日夜夜地是苦恼。
啊,若是我有一朝
寂寞地躺在坟里边,
它才让我孤单!


| 不让我说话,只让我缄默…… |

歌  德


不让我说话,只让我缄默,
因为守秘密是我的义务;
我要把我整个的内心向你陈列,
只是那命运不愿意这样做。

太阳在始终不停地运行,
时间一到,黑夜也必须放出光明;
坚硬的岩石张开它的胸怀,
不嫉妒地球把它深藏的源泉喷涌出来。

每一个人都在他朋友的怀中寻求安谧,
在那里心事能够流泣成为诉怨;
只是誓言使我双唇紧闭,
只有上帝才能使它倾心而谈。


海因里希·海涅(Heinrich Heine,1797-1856),德国诗人、散文家


| 乘着歌声的翅膀…… |

海  涅


乘着歌声的翅膀,
心爱的人,我带你飞翔,
向着恒河的原野,
那里有最美的地方。

一座红花盛开的花园,
笼罩着寂静的月光;
莲花在那儿等待
它那知心的姑娘。

紫罗兰轻笑调情,
抬头向星星仰望;
玫瑰花把芬芳的童话
偷偷地在耳边谈讲。

跳过来暗地里倾听
是善良聪颖的羚羊;
在远远的地方喧腾着
圣洁河水的波浪。

我们要在那里躺下,
在那棕榈树的下边,
啜饮爱情和寂静,
沉入幸福的梦幻。


| 一棵松树在北方…… |

海  涅


一棵松树在北方
孤单单生长在枯山上。
冰雪的白被把它包围,
它沉沉入睡。

它梦见一棵棕榈树,
远远地在东方的国土,
孤单单在火热的岩石上,
它默默悲伤。


| 我的心,你不要忧悒…… |

海  涅


我的心,你不要忧悒,
把你的命运担起。
冬天从这里夺去的,
新春会交还给你。

有多少事物为你留存,
这世界还是多么美丽!
凡是你所喜爱的,
我的心,你都可以去爱!


赖内·马利亚·里尔克 (Rainer Maria Rilke,1875-1926),奥地利诗人

| 秋  日 |

里尔克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阴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 爱的歌曲 |

里尔克


我怎么能制止我的灵魂,让它
不向你的灵魂接触?我怎能让它
越过你向着其他的事物?
啊,我多么愿意把它安放
在阴暗的任何一个遗忘处,
在一个生疏的寂静的地方,
那里不再波动,如果你的深心波动。
可是一切啊,凡是触动你的和我的,
好像拉琴弓把我们拉在一起,
从两根弦里发出“一个”声响。
我们被拉在什么样的乐器上?
什么样的琴手把我们握在手里?
啊,甜美的歌曲。


| 总是一再地…… |

里尔克


总是一再地,虽然我们认识爱的风景,
认识教堂小墓场刻着它哀悼的名姓,
还有山谷尽头沉默可怕的峡谷;
我们总是一再地两个人走出去
走到古老的树下,我们总是一再地
仰对着天空,卧在花丛里。


| 啊,诗人,你说,你做什么…… |

里尔克


啊,诗人,你说,你做什么?—我赞美。
但是那死亡和奇诡
你怎样担当,怎样承受?—我赞美。
但是那无名的、失名的事物,
诗人,你到底怎样呼唤?—我赞美。
你何处得的权力,在每样衣冠内,
在每个面具下都是真实?—我赞美。
怎么狂暴和寂静都像风雷
与星光似的认识你?—因为我赞美。



贝尔托·布莱希特 (Bertolt Brecht ,1898-1956),德国戏剧家、诗人


| 将军,你的坦克是一辆强固的车…… |

布莱希特


将军,你的坦克是一辆强固的车。
它能摧毁一座树林,碾碎成百的人。
但是,它有一个缺点:
它需要一个驾驶员。

将军,你的轰炸机是坚固的。
它飞得比暴风还快,驮得比大象还多。
但是,它有一个缺点:
它需要一个装备员。

将军,人是很有用的。
他会飞,他会杀人。
但是,他有一个缺点:
他会思想。



冯至(1905-1993),翻译家、诗人


选自《德语七人诗选》,冯至译,中信出版集团·楚尘问候,2016年



延伸阅读

──────

在水中热爱火焰

我们到海上了,亲爱的

没有人知道 最渺小的生命有多渺小

我的双脚以南正值春天 我的前额以北盛开蕨花


本期编辑:媛媛


诗人阿多尼斯与“我的马在雨中独自回家”(mon cheval rentre seul sous la pluie)

——印有翻译家尚德兰法文手迹的帆布包在“灰光灯”微店有售



把诗歌和浪漫带回家

扫描二维码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进入灰光灯微店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