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声月刊》的价值管窥 ——以赵熙诗为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3:57: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同声月刊》是龙榆生先生继《词学季刊》之后主编的一份侧重于诗词创作和研究的学术期刊。一九四〇年十二月由同声社在南京创刊,一九四五年七月停刊,历时五年,共出版四卷三十九期。2016年6月,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取得龙榆生后人授权,将其影印出版,并做了详细的目录,便于翻检。龙榆生(一九〇二一九六六),名沐勋,字榆生,号忍寒、箨公,晚年以字行,曾以“风雨龙吟室”命名书斋。江西万载人。先后任教于暨南大学、中山大学、中央大学、上海音乐学院等。一九三三年在上海创办《词学季刊》,任主编。一九四〇年在南京创办词学刊物《同声月刊》。编着有《风雨龙吟室词》《唐宋名家词选》《近三百年名家词选》等。龙榆生的词学成就与夏承焘、唐圭璋并称,是二十世纪最负盛名的词学大师之一。


   
由于延续时间较长,《同声月刊》比《词学季刊》的作者队伍更为庞大,据笔者粗略统计,合并字号笔名后,也有一百多位。其中比较活跃的有俞陛云、夏敬观、赵尊岳、龙榆生、陈能群、冒广生、王蕴章、钱仲联等等。他们的论述涉及到词学的诸多领域,如词乐、词律、词韵、词史、词人、词派、词籍、词论、词选等,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赵尊岳的《金荃玉屑》、吴眉孙的《四声说》《清空质实说》、冒广生的《新斠云谣杂曲子》、俞陛云的《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等。

《同声月刊》陆续刊载近现代百余名作家的作品数千篇,尤以诗词原创作品为著。这些诗词作品,对搜罗和研究近人诗词创作,有很高的价值,这里仅对其文献辑佚和文字校勘两个价值进行讨论。首先,刊中所载,有相当数量的诗词,不见于这些作者的集子,属于佚作,其文献价值自不待言。其次,即便是别集中收录,大多为作者改定稿,与当时期刊发表的文字存在或多或少的异文,因此其文字校勘价值不容忽视。这里我们仅以刊中所载“赵熙诗”为例,与《赵熙集》[1]进行对校,对这两个基本价值进行诠释。

   《同声月刊》共有四期刊载了赵熙的诗作,分别校读如下:

   

一、第一卷第七号“今诗苑”[2]首列“香宋诗四首(荣县赵熙尧生)”:

        望石遗

老人犹未到渝州,快想凌云载酒游。芒种来时天渐热,茅庵佳处[一]竹成秋。经过杜老[二]吟诗地(夔府计无留滞),消受绢花上峡舟(光绪癸卯,不佞曾此胜缘,正四月也)[三]。夜夜梦中劳望眼,乌尤山翠活中流。

按:[一]《香宋诗集》[3]卷七(666页,下同)“佳”作“住”。[二]《诗集》“杜老”作“杜子”。[三]《诗集》无小字注语。

喜闻石遗到渝,遂望入山[一]

渝州一水上嘉州,久望[二]西南第一楼。节趁梅黄知[三]过雨,江平李白好同舟[四]。从来萧寺偏宜话[五],便去花潭却小留[六]。向晚与君餐佛粥[七],峨眉山月不须秋。

:[一]《诗集》卷七(666页,下同)诗题作“报石遗泊渝州”。[二]《诗集》 “久望”作“门对”。[三]《诗集》 “知”作“初”。[四]《诗集》作“人思李白与同舟”。[五]《诗集》 “话”作“夜”。[六]《诗集》作“此去花潭请薄游”。[七]《诗集》作“日扫赞公禅榻久”。

        闻石遗先到成都,白话[一]奉寄

乌尤妙与峨眉近,翠玉屏风立太清。方丈多时勤主客(传度大师勤望月余矣),江帆一水便渝成。身行万里知长寿,雷动全川震大名(敝处接书如雪片)。[二]我奉雪山为赠品,君收云海作诗声。

:[一]《诗集》卷七(666页,下同)无“白话”二字。[二]《诗集》前6句作:“西来如履众星行,九牧文章有大名。小醉浣花娱白发,重寻大药入青城。扶摇片影长江尽,苍翠离堆四月晴。”(1936

        寄山腴

山居何计遣花时,病里持经奉药师。槐夏午阴惊换节,草堂人日倦题诗。国亡多制疑书误,臣壮无能见事迟。蕉萃与公同命者,老来春恨杜鹃知。

按:此诗《诗集》未见,当为佚作。


二、第二卷第五号“今诗苑”[4]首列“香宋诗二首(荣县赵熙尧生)”:

        残腊寄榆生[一]

立春乍暖岁寒身,一线江流托锦鳞。梅子作花仍夏历,荀卿为客总春申。愁来着笔还耽古[二],老不趋时只畏人。饯灶偶然闻爆竹,口衔[三]石阙味酸辛。

:[一]《诗集》卷八(747页,下同)无“残腊”二字。[二]《诗集》 “还耽古”作“今何氏”。[三]《诗集》 “衔”作“中”。

喜得榆生书却寄

新词多少步彊邨,春到梅花远信存。已惯虚惊传[一]海角,知谁进食向王孙[二]。不才晚节[三]偏谀墓,有女如花强扣门。且任纥干山雀语,茅檐曝背领冬温[四]

按:[一]《诗集》卷八(768页,下同)“传”作“担”。[二]《诗集》此句作“知谁将食进王孙”。[三]《诗集》“节”作“岁”。[四]《诗集》“领冬温”作“有余温”。

    诗末有龙榆生按语:“右为往居沪上时,香宋翁见寄之作,不通问三载余矣。比有海外东坡之谣,甚冀传闻失实也。沐勋附记。“

 

三、第二卷第七号“诗词”有“香宋诗钞存 荣县赵熙尧生”[5]

十二月十八大雪,弢庵前辈饯杨子,招同石遗叟江亭连句,掇为此篇[一]

大雪天地白,浩然满皇州。陈公[二]撰酒徒,醉为[三]江亭游。千门各收声,一骡如白鸥。南漥变玉海,惨惨芦槎留。高亭四无人,晃若登琼楼。北失居庸关,南不见芦[四]沟。西不见西山,东望烟树愁。烟树近[五]天坛,黑影不可求。天低云四垂,一抹如[六]漆髹。遂想长安人,妻孥共咿嚘。蛰处一穴中,蝼蚁同王侯。王侯岂能[七]寒,孤[八]幕围青油。热风中七窍,百念[九]驱火牛。到死葬冰山,雪不上髑髅。宁知高卧者,余热因人羞。梦入梅花邨,香雪方[一〇]齁齁。彼此一是非,达人知[一一]相尤。即如对[一二]雪吟,亦岂[一三]非身谋。谋生重果腹,吾固思麦秋。围炉絮絮谈,雪作不能休。慨然揽八荒,各爇酒一瓯。我家涐[一四]眉山,一气昆仑[一五]陬。湛湛银色界,万峰腾玉虬。何年斸雪归,芋圃连瓜畴。稍喜十年前[一六],望雪过之罘(庚子)[一七]。海绿众山白,一[一八]岛如玉钩。遥遥树影明,似立仙人斿。石遗抱仙心,曾泛武夷舟。有山如此雪,大可迴棹讴。独怜杨子行,无雪到罗浮。曷不归匡庐,五老同白头。朱生[一九]澹宕人,一去何悠悠。不醉谈亦可,古有逢道周。兹亭风景佳,苇海宣南幽。酒中掌故多,四时聚诗流。上下三百年,有雪如此不?天步方艰难,力换五大洲。空中一黑子,蜗角寻恩仇。一夜北风凉[二〇],化作冰玉[二一]球。不知星界中,人可远镜收。万象玉戏耳,何事非浮沤。不见老江淹,在官今史鰌。古貌又古心,将毋[二二]心怀柔。无妻有舌存,奋舌森戈矛[二三]。一击乃不中,深丛怒貔貅。拂衣梅阳山,如蛟守寒湫。故人犹雪衣,应怜混[二四]蜉蝣。山阴有[二五]潜庵,折箠鞭督邮。九关能扼之,飕轮反摧辀。何当访剡溪,一夜千绸缪。栖栖郑北海,苦抱三韩忧。辽阳雪塞天,大野经锄耰。匈[二六]中四达轨,借箸寒宵筹。海藏寄孟光,冰棱生衾裯[二七]。何如老鳏云,积雪当糟邱(石遗语)[二八]。僧堂晚钟动,茶鼎声啾啾。开门雪尚飞,万树银花稠。陈公历三朝,道与圭庵[二九]俦。手定[三〇]圭庵诗,字是[三一]唐之欧。岁寒酒炉边,尝解金貂裘。卅年[三二]老令威,旧梦尧年搜。丹顶何仙仙,白石为琼馐[三三]。九皋无[三四]唳天,天路多鸺鹠。今朝费酒钱,雪亦天公投。联吟玉屑霏[三五],韩孟皆诗囚。诗须字字飞,俊若鹰脱鞴。古色又斓斑,望气知鼎卣[三六]。竞捷岂成[三七]军,白战谁豪酋。此令虽偶然,固挍[三八]博簺优。惜无雪儿歌[三九],呖呖啭莺喉。人生若[四〇]鸿飞,亦只惊秃鹙[四一]。灿灿宣武门,盍归毋[四二]夷犹。苏髯骑白凤,君岂无双驺。今方十月交[四三],前路宜咨诹。大雪小雪时,雪势尤瀌瀌。罗子[四四]之盘山,瓮有酒新篘。醉吟[四五]第四雪,是约还同修[四六]。潘安惜[四七]不来,穷病何时瘳。狂为[四八]三百篇,策公宜[四九]唱酬。

按:[一]《诗集》卷三(243—244页,下同)作“江亭大雪歌”。[二]《诗集》“陈公”下注“弢庵前辈”。[三]《诗集》“作”作“为”。[四]《诗集》“芦”作“卢”。[五]《诗集》“近”作“接”。[六]《诗集》“一抹如”作“大城将”。[七]《诗集》“能”作“更”。[八]《诗集》“孤”作“狐”。[九]《诗集》“百念”作“鼻息”。[一〇]《诗集》“方”作“翻”。[一一]《诗集》“知”作“何”。[一二]《诗集》“对”作“踏”。[一三]《诗集》“亦岂”作“岂亦”。[一四]《诗集》“涐”作“峨”。[一五]《诗集》“昆仑”作“崑崙”。[一六]《诗集》下注“己亥”。[一七]《诗集》“之”作“芝”,无小注“庚子”。[一八]《诗集》“一”作“曲”。[一九]《诗集》下注“芷青”。[二〇]《诗集》“凉”作“寒”。[二一]《诗集》“玉”作“雪”。[二二]《诗集》“毋”作“母”。[二三]《诗集》“矛”作“柔”。[二四]《诗集》“混”作“似”。[二五]《诗集》“有”作“老”。[二六]《诗集》“匈”作“胸”。[二七]《诗集》此句作“病妻日望归,海藏空衾裯”。[二八]《诗集》“邱”作“丘”;“石遗语”作“石遗句”。[二九]《诗集》下注“子㑺前辈”。[三〇]诗集“定”作“写”。[三一]《诗集》“是”作“仿”。[三二]《诗集》“卅年”作“天遗”。[三三]《诗集》此句作“凡禽亦丹顶,所志惟泥鳅”。[三四]《诗集》“九皋无”作“君也毋”。[三五]《诗集》“玉屑霏”作“霏玉屑”。[三六]《诗集》无此句。[三七]《诗集》“成”作“能”。[三八]《诗集》“挍”作“较”。[三九]《诗集》“雪儿歌”作“双鬟佳”。[四〇]《诗集》“若”作“一”。[四一]《诗集》“亦”作“迹”;“鹙”下注“僧皆世法”。[四二]《诗集》“毋”作“勿”。[四三]《诗集》“交”作“晦”。[四四]《诗集》下注“瘿公”。[四五]《诗集》“醉吟”作“长安”。[四六]《诗集》此句作“后约宜同修”。[四七]《诗集》“惜”作“期”。[四八]《诗集》“为”作“吟”。[四九]《诗集》“宜”作“咸”。

        秋心楼夜饮,醉赠程公子,并质白迦[一]翁一笑

人情劝加餐,我以醉为乐。酒中得劲敌,十岁见头角。性喜观日出,向母抉罗幕。五更起望海,红气半天灼。湖中刺小船,划水声霍霍。人扶则怒嗔,独力绝依托。抡指奏风琴,袅袅西洲乐。所歌惜其俚,警世非木铎。[二]西溪万竹绿,茅宇葺林壑。游心欲飞去,不住云将跃。其余湖上山,尺寸能摸索。心持六分醉,貌极十分酌。佯狂恣其天,浓笑一家愕。是皆食牛气,乳虎畴能络。情知读书强,如饮不示弱。乃公乃不饮,饮不过三爵。所愧为人父,当面辟杯勺[三]。何哉穷好事,寸念结民瘼。孑身千斛[四]愁,刚肠[五]不容恶。剑是三寸舌,挂齿厉干镆。骂世腐如鼠,自立实如鹤。对客不问姓,性又疾弈博。独喜闻霹雳,大与天公错。悠悠人世心,安得不枘凿。西湖一亭长,袈裟两芒履。吁嗟此奢愿,老至求禅阁。来日事大难,将身何处着。放头交一枕,聊可羲皇约。斜日凤林钟,凉几方舒脚。请为醉后歌,我歌子其咢[六]。自我客湖楼,山清水寥廓。无事止[七]饮酒,到口杯难夺。未死先学死,一醉入冥漠。欲讥君善睡,我亦睡相若。年今未五十,百事懒不作。昔昔钻故纸,所得亦糟粕。舍酒复何适[八],虽困不为虐。尝云日废书,令我枯肠涸。得书而失酒,自待良已薄。鸱夷兮滑稽,此是平生略。君今有麟子,麟德异[九]驽骆。进业须及时,事事令共[一〇]恪。古来伤仲永,我病彼当药。灯前大雷雨,天外银河落。狂吟永今夕,邻鸡闻腷[一一]膊。勤望仲谋兴,匪作唐儿谑。诗成恕我醉,明日有余怍。

按:[一]《诗集》卷三(263—264页,下同)“迦”作“袈”。[二]《诗集》无此句。[三]《诗集》“勺”作“杓”。[四]《诗集》“斛”作“斤”。[五]《诗集》“刚”作“肝”。[六]《诗集》“咢”作“愕”。[七]《诗集》“止”作“只”。[八]《诗集》“适”作“事”。[九]《诗集》“异”作“巽”。[一〇]《诗集》“共”作“恭”。[一一]《诗集》“”作“膈”。

湖上六月,秋心楼主人属题黄鹤山樵画[一]

白迦[二]道人湖上居,暇日曾编桑苧书(君有龙井茶辨真录)[三]。开门绿净不可唾,一片秋心生太虚。今年却犯燕山暑,饱吃[四]长安软红土。要我南寻湖上山,押解湖楼看飞雨。老亲稚子各欣然,有女能操异国弦。我识孟光元[五]善画,倩写湖中大雨天。白迦笑指苏堤绿,画里何如树间屋。老来相约作渔翁,且题黄鹤山樵幅。

按:[一]《诗集》卷三(264—265页,下同)作“秋心楼坐雨即题黄鹤山樵画卷”。[二]《诗集》“迦”作“袈”,下同。[三]《诗集》无小字注。[四]《诗集》“吃”作“食”。[五]《诗集》“元”作“原”。

        秋心楼雨后再题

白迦揽卷辄思睡,于诗可测主人意。楼土犹藏画里山,稍为诗人置余地。王蒙本自吴兴出,是图皴法斯冰字。茅屋长松瀑布飞,云赠孟韬一高士。在今题者丁公子,诗中未尽平生事。岭南墓头宿草青,思君忍纵西湖醉。午前冯阑吸山渌,忽报长安尺书至(内阁行文截取)。推挤不去近三年,白迦劝作杭州吏。我本无才强求食,一官索米非初志。云何手版持向人,亦如谭诗遭物议。如君才乃为时出,西川旦慕期君至。眼前佳女慧绝人,佳儿亦是千金器。袈裟岂是君身物,多惜伤时榜秋气(君托榜所居曰秋心)。诗成君方睡未醒,屈指潜庵有归骑。起望雷封无限佳,湖边过雨千山翠。

        白迦睡未起,再赋此句

雨中诗味生,雨过湖水涨。诗成雨又来,雨打湖而响。主人坐湖上,谓天发奇想。晴湖一雨作,百态迎人赏。孤山不成游,柳阴卧孤榜。怡然睡味佳,梦中恣来往。风琴静无声,娇女正休养。微见西泠桥,渔舟过三两。远山绿逾活,出浴镜痕朗。白乌落湖天,似报新晴爽。晚雷有余怒,一震划苍莽。遥遥南高峰,雨意通帘幌。一刻境万变。默坐心自广。何以送浮生,西湖一亭长。

凭栏远眺,再题廿八字

雨后雷峰夕照黄,四山涵绿浸湖光。试开画镜寻西子,此是浓妆是淡妆?

        越日再题

西湖今日是浓妆,湖水浮金铸镜光。霞气自开红菡萏,山容齐着绿衣裳。如斯好景人难画,别有秋心梦亦凉。不负岳坟苏小墓,就中安作白袈庄。

        秋心楼闲记

雨后西湖又淡妆,远山眉黛为君凉。莼鲈得味秋风永,儿女弹琴道味长。睡足有时摹汉印,闲来推病笑廉庄。它年若问葭苍室,所谓伊人水一方。

        白葭居士集客湖楼,率以睡味相谑,贻秋心故事也

昼长何所为,客讥主人睡。中人笑谓客,彼此同一致。招凉取荷风,开窗纳湖气。主客各齁齁,自理羲皇事。六月今十三,开䜩设宾位。清净伊蒲供,治自凤林寺。一楼写秋心,更扫楼前地。湖边日初生,早凉思客至。南高出白云,渐渐有雨意。瓶中香雪酒,跃跃湖光醉。美人胡不来,望断雷峰翠。主言君勿尔,吾梦今方毕。

        白葭居士持丁叔雍雅郎中残稿属录,辄系廿八字如后

丁侯死断程侯臂(刻印歌本事),澹宕平生江海人。生死交情数行字,江亭看雪五年春(江亭句不才与丁公子五年前事也)。

按:以上七首《诗集》未见,当为香宋佚作。又龙榆生有按语:“以上宣统二年八月,香宋翁客西湖时作。”宣统二年为1910年,王仲镛纂《赵熙年谱》[6]中宣统三年(1911),“五月,应同年汤寿潜及程淯之约,往游西湖”。似乎龙氏时间有误。程淯(1870—1940),字白葭,江苏武进人,能诗,工篆刻。时以后补道寓杭,即诗中所言“白迦”。诗末还附有丁叔雅(惠康)遗诗三首,末题“戊申六月,荷花生日,丰顺丁惠康题于宣南寓斋”。为丁惠康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为程氏所题。

 
四、第二卷第九号“诗词”有“香宋诗钞 荣县赵熙尧生”[7]

乡宅

花色新红水绿漪,贫家元与北山宜。竹边田作玻璃片,画本轻将比郭熙。

按:此诗未见录《诗集》,当为佚作。

箐林

别业无多只箐林,数株红豆俯秧针。意寻打虎阿回处,知有人间孝女心。

按:《诗集》卷六(546页)作“丁卯三月东川沟纪行十一首”之一,诗句为:“两岸微开闪箐林,寒家别墅万松深。阿回打虎知何地,聊表人间孝女心。”

东川沟道中

半日沟行厌路长,渺无相识似他乡。望中传是胡公里,便觉山花拂水香。

按:此诗未见于《诗集》,当为佚作。

        山市

花满农家市满烟,胡公有墓在邨前。春风不枉东川宿,初次青山听杜鹃。

按:《诗集》卷六(546页)作“丁卯三月东川沟纪行十一首”之一,诗句为:“人到新桥正午天,胡公旧址在山前。春风不枉东川宿,一夜千山响杜鹃。”

龙洞水

石穴山根水漫流,溉田还藉此龙湫。稍怜得味含硝质,输却蝦蟆一碚秋。

按:《诗集》卷六(546页)作“丁卯三月东川沟纪行十一首”之一,诗句为:“石脚濒溪水喷流,人言牛乳出龙湫。稍怜得味含硝气,输却蝦蟆一段秋。”

城居[一]

小屋藏书还[二]市阛,白头魏野不开关。萧疏城外无多树[三],八大山人一寸山。

按:[一]《诗集》卷四(375页)作“宋坝”。[二]《诗集》“还”作“远”。[三]《诗集》此句作“天然景色无多子”。

睡猫

新到官人话每迟,黄娃(猫名)睡稳不曾知。牡丹花下华胥镜,一线金睛晒午曦。

按:此诗未见于《诗集》,当为佚作。

出城

野人生计了乡中,亦有莺啼绿映红。同是水邨山郭影,年年孤负酒旗风。

按:此诗未见于《诗集》,当为佚作。

横溪花圃

趁集人归闹日斜,道旁茅店满贫家。风流剩爱王庠里,三㲼溪头百种花。

按:《诗集》卷六(544页)作“二月中出城归来宋坝二首”之一“宋坝”,诗句云:“春堰流膏水复斜,竹林深处老夫家。坝头恰似遗山句,百汊清泉两岸花。”

溪阁

山州下士偶成名,小阁于今尽驻兵。却羡苏娘妆镜里,一门山色照承平。

按:《诗集》卷六(544页)作“二月中出城归来宋坝二首”之一“横溪阁”,诗句云:“山州下士有才名,玉季金昆二水清。想见苏娘妆阁子,一门山色照承平。”

旅次[一]

行尽青山日未斜,晚投茅店当归家。小眠瓦上潇潇闹[二],便忆杭州看藕花。

按:[一]《诗集》卷五(428页)作“二月赴成都纪行杂诗八首”之一。[二]《诗集》“闹”作“响”。

野泊[一]

邓关百里此通途,遥火村庄酒易沽。夜雨舟人闻鬼啸,情知不听自然无。

按:[一]《诗集》卷二(159页)作“邓关”。

女官[一]

劝进齐心捧玉鸾,啾啾燕雀满长安。君才已入[二]推袁集,苦拌春人作女官。

按:[一]《诗集》卷四(371页)作“无题六首”之一。[二]《诗集》作“有才尽入”。

纪梦

灾祥即事不堪凭,短簟凉风卧辟蝇。梦结晚霞成大字,山前大氐似西兴。

按:此诗未见于《诗集》,当为佚作。

东山寺

故乡虽好奈兵何,春水彝夷[一]皱绿波。消受寺楼今日福[二],山如好友不嫌多。

按:[一]《诗集》卷七(641页,下同)“彝夷”作“夷陵”,当是。[二]《诗集》此句作“消受峡门今岁福”。

晚步[一]

邻翁同路趁虚[二]归,小坐桥边伺落晖。一霎老云浓接日,明朝看雨借蓑衣。

按:[一]《诗集》卷六(598页)作“乡居杂咏十一首·邻翁”。[二]《诗集》“虚”作“墟”。

忆彊邨

小泊枫桥不见枫,闹红人坐藕花风。只应山色通桥句,团扇家家画此翁。

按:《诗集》卷三(283页)有“忆彊邨”一首:“雁点秋痕绝妙词,侍郎风韵藕花知。江南一夜潇潇雨,回首枫桥是盛时。”或由此诗改定而成。

战地

每寻山路畏初经,树底时传小庙灵。饮马不知何处窟,河边一色草青青。

按:见《诗集》卷六(605页)。

铁桥

隔年重试铁桥宽,夜雨青山涧色寒。从此便思兜峡水,石遗相对倚阑干。

按:此诗未见于《诗集》,当为佚作。

懹石遗[一]

乌尤今已[二]隔天涯,遥忆[三]吴航正[四]到家。惘惘一编成独坐,绿阴庭院紫薇花。

按:[一]《诗集》卷七(682页)作“到家”。[二]《诗集》“已”作“又”。[三]《诗集》“忆”作“想”。[四]《诗集》“正”作“亦”。

诗末有龙榆生按语:“右绝句二十首,为香宋翁丙子(1936)初秋,自蜀写寄之作。沐勋附记。”

 

    通过对《同声月刊》所收四组赵熙诗的校读,我们不难看出,仅此一刊,不见于《赵熙集》的佚诗就有14首之多,对补充其诗集弥足珍贵;而《赵熙集》与刊中所载存在为数不少的异文,有些刊胜于集,也有集为定稿,更胜于刊者。但不论其异文的优劣,对理解香宋诗意以及其创作修改过程,均有较高的参考价值。这是仅就《同声月刊》而言,推而广之,我们整理清末民国文人的集子,不得不对当时的相关报刊、社集文献、友朋信札日记进行广泛关注,已达到辑佚和校勘的目的。果真如此,随着这些材料系统化的披露,新整理的集子会更加完备,比简单的以遗集出文集,具有更为实际的意义。



[1]赵熙著,王仲镛主编:《赵熙集》,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本文写作过程中,除了翻检该书,还得到浙江古籍出版社副编审况正兵的帮助,进行全文检索,以免漏检。特此致谢。

[2]龙榆生主编:《同声月刊》第二册,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6年影印本,第501502页。

[3]赵熙著,王仲镛主编:《赵熙集》,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诗集》下简称《诗集》。

[4]龙榆生主编:《同声月刊》第五册,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6年影印本,第622页。

[5]龙榆生主编:《同声月刊》第6册,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6年影印本,第265271页。

[6]赵熙著,王仲镛主编:《赵熙集》,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第1125页。

[7]龙榆生主编:《同声月刊》第6册,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6年影印本,第529531页。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