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花的悲惨遭遇(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31 16:09: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 | 默小西   图 | 网络

  

默小西:专注写故事的磨人小妖精


1


那张被定格后放大的脸,竟然是自己的亲弟弟,陆安!


“陆队,这……”小夏是见过陆安的,往常与陆黎一起执勤的时候,他曾经见过陆安给陆黎送饭,也算是对这个懂事的男孩子有深刻的印象。


“继续放!”陆黎艰难的咽着口水,语气却不容置疑。


视频继续播放,屏幕上,陆安与李威相撞,李威很不客气将陆安训了一顿,看着他当时的表情,想必是出言侮辱了一番,陆安一直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有动,李威骂得累了,就转身往小区里面走。


而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李威身后的陆安却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枪,喊了一声李威的名字,在李威回头的瞬间,钢珠子弹准确无误的打进了李威的脑袋。


李威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挨了这一下之后还继续踉跄了几步,最后才倒在了花坛旁边,而这个时候,陆安一直站在旁边观看,丝毫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


“杀人凶手竟然是个孩子?”一旁的警员不明所以,以为陆黎只是被这个事实所震惊,只有小夏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陆黎呆呆的站在原地,陷入了最为深沉的寂静。


“陆队……”小夏站起身,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平日里就数他与陆黎走的最近,自然也清楚陆安对于陆黎的意义。


“愣着干什么?捉拿凶手啊!”陆黎朝着小夏大声的吼了一声,她的眼睛里像是含着血,眼泪也在那一瞬间崩溃而落。


“是!”小夏朝着陆黎敬了个军礼,带着一群懵懂的警员走出了监测室。


所有的人都陆续离开,陆黎像是泄了气一般的瘫软在自己的座位上,她呆呆的看着电子屏幕,上面陆安的脸那么刺眼,刺得她心中一阵一阵的疼。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她以为事情早已经过去了,她以为那个噩梦已经远离了他们的生活,可是,她看着上面陆安那样的眼神,她知道,他一直都没有忘记,一直都没有……


陆黎没有勇气走出这扇门,更加没有勇气去面对外面的那对夫妇。


陆安是在学校的教室里被捉拿的。


他表现的很镇静,没有丝毫的畏惧,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才刚刚14岁的孩子,而负责审讯案件的警员也是在陆安的户籍资料上看到的他的身份信息。


陆安,父母已卒,长姐,陆黎。


警局突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静,李志平夫妇坐在休息室里呆若木鸡,仿佛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2


“你根本就不配做警察,你是杀人凶手的姐姐,你也是个魔鬼,我要你们给我的儿子偿命,你还我的儿子!还我的儿子!”禹真死死的揪住陆黎的手臂,像是要生生将她身上的肉给撕扯下来。


然而,陆黎一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任凭她如何打骂,始终没有还手。


“我苦命的儿子呀!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儿子,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们的一家都被你们毁了!”禹真咒骂着,气急败坏的拿过了桌子上的一个烟灰缸,直接朝着陆黎砸了过去。


“陆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秦宴迅速的扑了上来,在陆黎还未来得及躲避的时候,一把将她拉开,坚硬的烟灰缸与她差之毫厘,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瞬间四分五裂。


“干什么!”小夏也走了进来,“你们再闹,我们有权控告你袭警!”


禹真被烟灰缸落地的声音吓了一跳还没有回过神来,听到小夏的这句话,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嚎着。


“这没有天理了呀,警察的弟弟杀了人就不用偿命了吗?我的儿子死得冤枉啊,还我的儿子……”


“你没事吧。”秦宴关切的打量着陆黎,确认她身上没有严重的伤口。


陆黎摇了摇头,此时此刻她也已经没有过多的心情去问秦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必肯定又是因为小夏多嘴吧。


“秦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直升警校吗?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陆黎沉默了许久,还是开了口,“我想这些话,应该是由眼前的李先生李太太来告诉你。”


禹真听到这句话突然停止了哭声,抬起头,诧异的看着陆黎。


“李太太,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你真的不认识我弟弟了?”陆黎说着,脸上带着冷笑。


禹真一脸的茫然,但是一旁的李志平却用探究的眼神看着陆黎,许久,脸上才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你,你是……”


“对,我是陆进的女儿。”


陆黎挺起了自己的腰杆,直直的站在他们两个面前。


3


六年了。


那一年安安才八岁,他们的爸爸陆进是一名出色的警察,妈妈袁立是受人敬重的小学教师。


陆安和陆黎都乖巧懂事,是外人眼里最为幸福的一家四口。


可是,这一切的幸福,在六年前的某一天戛然而止。


 一个孩子报警说家里闯进了坏人,正在家里乱翻东西,当时的陆进刚好在那附近执勤,他担心孩子的安危,未来得及等队员的到来就先去了报案人的家里,可是他破门而入之后,他发现家里一切正常,七八个十来岁的孩子正在玩着游戏,并没有受到威胁的样子。


可就在他将上了膛的枪要收回枪夹的时候,那几个孩子突然向他冲了过来,将他牢牢的控制住,其中一个男孩子直奔陆进手里的枪而去。


陆进生怕误伤了那些孩子,反抗的同时顾及着他们的安危,可是那个抢枪的男孩子在陆进的手背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像疯了一样只想要陆进手里的枪。


陆进害怕枪走火,将枪口对准了自己,可谁知,那个孩子在与陆进争抢的过程中,扣到了扳机,一声枪响,子弹准确无误的打进了陆进的胸膛……


等其他警员赶到的时候,陆进早已经倒在了血泊里,送到医院时,已经过了抢救的最佳时机,失血过多而亡。


那个抢夺枪支开枪打死陆进的小男孩,就是李威。


那一天,他们几个孩子正在家里聚会,看着电视里的古惑仔一人一把枪很酷的样子,一群孩子玩心大起,玩腻了玩具枪的他们,想要摸一摸真正的枪是什么样子,几个孩子商量了一下,李威提出了骗一个警察上门,从他手里拿把枪的想法。

为了让警察上门,他们拨打了报警电话,为了让陆进准备好枪,他们还故意说歹徒有武器,随时可能伤人。


陆进对一些天真的孩童毫不设防,就那样中了他们的计。


而更加令人气愤的是,在陆进中枪之后,那群孩子没有一个人拨打急救电话,而是簇拥着李威手里的枪轮流把玩,就那样,冷眼看着陆进流着鲜血,付出了生命……


一夕之间,袁立失去了爱人,陆黎和陆安没有了爸爸,而这一切,竟然是一群孩子的贪玩造成的。


袁立希望法律能给她一个交代,可是,事发时在李家的八个孩子,全都未满14周岁,根据法律,这些孩子,全部都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陆进本是一番好心,可是到最后,因为李志平为了给李威脱罪找了关系,陆进不但没有被列为烈士的行列,还因为枪支被抢夺死后都背了处分。


当时的陆黎正值高考,为了不影响她的考试,母亲硬是将这天大的委屈咽了下去,直到法庭宣判父亲下葬,她才将这件事告知陆黎。


那个时候的陆黎,正从学校回来,带着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可是看着已经被黄土掩埋的父亲,她跪在坟前哭了许久,毅然决然去参加了警校的应征考试。

4


父亲之死,李家承担民事责任,赔偿了五十万,可那五十万,现在还存在母亲的存折里,那是父亲用命换来的钱,这些年,不管他们姐弟俩有多苦,也硬是一分都没有动。


“陆黎……”秦宴哑着嗓子,他伸出手去想去触碰陆黎的手,却发现她笔直站着的身子一直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原来,这六年,她受了这么多的苦,原来,当年,不是她故意抛下他。


她是来不了了,他们约定好的幸福,是她突然被抛弃在了路上。


李志平和禹真仍旧愣愣的站在原地,显然还未能将整件事情消化。


“那又怎么样?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弟弟杀了我儿子那就是谋杀,杀人偿命,你们还想徇私不成?”禹真指着陆黎歇斯底里。


“我不会徇私,这件事情我会移交给上面处理,自己绝不插手。”陆黎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却带着微笑,“不过,我弟弟在杀死李威的时候,离14岁生日还有三天。”


她侧头看着一脸惊讶的禹真,勾起了嘴角,走出了休息室。


禹真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陆黎走进审讯室,原本一直缄默的陆安在看见她的身影时,微微的抬了抬眼,眼泪在瞬间落了下来。


“姐……”


“别叫我!”陆黎瞪着眼睛,带着极大的愤怒。


陆黎将一本射击基础训练的书重重的扔在安安的面前,“你不要跟我说什么你不是故意的,你那么喜欢上射击课,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陆安到底是没有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姐……我只是想为爸爸报仇,我只是想要那些坏人受到惩罚!”


陆安顾不得擦自己的眼泪,带着手铐的手紧紧的揪着陆黎的袖口。


“姐姐,我知道你也很想爸爸妈妈,我只是想要你开心一点。”


陆进死的时候,陆安才八岁,可是他早已经能够明辨是非,当日禹真用钱侮辱袁立的时候,李威就坐在他的对面。


陆安清楚的看到李威脸上那得意的神情,也清楚的将那样轻蔑的眼神记在了心里。


“不就是想要钱么?你这样的人真是恶心,自己的老公都死了,还想着要用他的尸体讹一笔生活费,算你走运,我们家有的是钱,这是五十万,够你和你孩子生活一辈子了。”


禹真这样趾高气扬的话,萦绕了陆安六年。


从那个时候开始,陆安就开始迷上了射击,他自己偷偷的报了兴趣班,六年来,多少次的辛苦训练,只为等待这一个时机,赶在他十四周岁之前,将李威一枪毙命。


为了这场谋杀,他精心的谋划了许久,甚至用自己攒了许久的零花钱买了气枪和钢珠子弹,一次次的去曼华小区蹲点。


上天不负苦心人,李威终究是死在他手里了。


“姐,其实你早就认出他们了吧。”陆安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看着陆黎。


陆黎没有作声,只是仔细的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她当然认出了他们,在见第一眼的时候,她就已经恨不得要将他们生吞活剥。


可是,她是一个警察。


这一身警服,不仅仅是为了约束别人,更是为了约束自己。

5


李志平夫妇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了陆安。


但是陆安的认错态度非常的诚恳,民警也走访发现,陆安一向乖巧,周围的邻居提起他都说他是个难得一见的善良孩子,能够做出那种事肯定是因为孩子心性贪玩造成的。


再加上,李威虽然是因为钢珠打伤太阳穴,但是真正的死因是颅内出血,跟他前一晚宿醉也脱不了干系。


而且,在事故发生时陆安确实未满十四岁,所以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并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是陆黎作为监护人监管不力,责令陆黎加以管教,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禹真在听到这样的审判结果时,当场就晕死了过去。


而陆黎终究是取出了那五十万,原封不动的将它退还给李志平。


她把安安送进了少管所。


姐弟俩在少管所的门口站了许久,陆黎看着那扇大门,无声的流着眼泪。


她知道,陆安从小的愿望就是要当一名警察,可要是他进了这里,他的人生中有了污点,以后就可能再也实现不了这个梦想了。


“姐姐。”陆安扯了扯陆黎的袖子,“你别伤心,我一定会在里面过得很好的。”


陆黎低下头,看着身高已经到了她肩膀的陆安,心疼的问他,“你会怪我吗?”


陆安笑着摇了摇头,站在了陆狸的对面,“梦想可以有很多个,但是你是唯一的,姐姐,我想成为爸爸那样正直的人。”


说着,陆安站直了自己的身体,学着陆进和陆黎的样子,抬手给陆黎敬了一个军礼。


太阳之下,看着那张稚气未脱的脸,陆黎仿佛间看见了曾经的父亲……


她笑着,泪水却流了满脸。


或许吧,这个社会未来可能会少一个警察,但是,一定会多一个好人。


她也抬起手,正正挺挺的给陆安回敬了一个军礼。


陆安走进了少管所,陆黎擦干自己的眼泪,回头,却看见了一直站在不远处的秦宴,他的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慢慢的朝着她走过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带着笑意,一如19 岁时那样的温暖。

 

 

- -第82个原创故事- -


END

故事好不好,姿势很重要

扫描二维码,我就是你的人了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傻媳妇床上的男人

傻媳妇床上的男人(下)

高利贷下的逼良为娼

高利贷下的逼良为娼(下)

凌虐人妻

凌虐人妻(下)

美女引发的杀戮

美女引发的杀戮(下)

嫂子的诱惑

嫂子的诱惑(下)

上位局中局

上位局中局(下)

浪荡女的最后一个嫖客

浪荡女的最后一个嫖客(下)

微商的堕落之旅

微商的堕落之旅(下)

致命催眠术——王覃身世揭秘

被欲望支配的娇妻

被欲望支配的娇妻(下)

两个女人上床的真相

两个女人上床的真相(下)

深宅里的苟且偷生

深宅里的苟且偷生(下)

被性侵的留学生

被性侵的留学生(下)

死亡游戏

死亡游戏(下)

村子里的俏媳妇

村子里的俏媳妇(下)

报复性偷腥

报复性偷腥(下)

最毒女人心!

最毒女人心!(下)

毒能助性,爱能毁人

毒能助性,爱能毁人(下)

葡萄藤下交织的欲望

葡萄藤下交织的欲望(下)

恶毒女人的俘虏

恶毒女人的俘虏(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慰安妇的屈辱

慰安妇的屈辱  (下)

上床,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上床,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下)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