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流泪的玫瑰”不带刺 一名调查记者的恩师情结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4:34: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正因为那篇《流泪的玫瑰》的发表才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也鼓励我在新闻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并坚持“把调查记者做到60岁”。



王甘霖和文老师

  农历腊月初十,是我每年都会小心翼翼地记住的日子,这天是恩师文然的生日。

  今天(腊月初十)是文老师74岁寿辰,十天前我就与师兄孙才杰、师妹张红霞联系好了,今天一定要相聚绵阳为文老师祝寿。

  文老师退休前系《绵阳日报》副刊部主任、《绵阳日报.星期天》主编(以下简称“星期天”)。如果没有“星期天”这份报纸,就没有我们三师兄妹今天各自的成就。

  1995年的冬天,大舅哥背着嫂子借给了我300元的盘缠,我从阆中流落到绵阳找工作,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我把唯一的希望寄托于报刊亭。

  买了一份“星期天”,当晚就在小旅馆把全部内容读完了。我第一次知道这份报纸的主编叫“文然”,而且也略懂了新闻除了“倒金字塔”,还可以用讲故事的手法,把“人”写得如此生动。

  那个时候,《华西都市报》还没有创刊,《成都商报》也只是一份仅有内部刊号的报纸,绵阳人最爱看的就是“星期天”。“星期天”的题材完全来自于警方,烧、杀、奸、淫的案例报道是“星期天”的核心内容。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意识到仅靠写诗和写消息肯定活不下去,我突然有了写“案例特稿”的想法。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获得了一个采访线索,高新区永兴镇一位姑娘被人贩子拐卖,受尽非人的折磨之后脱离虎口。姑娘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一边流泪一边讲述她经受的磨难。

  采访完之后,我当晚就写了一篇千余字的“案例特稿”《流泪的玫瑰》,现在想起来,这标题算是土得掉渣,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算得上第一篇“转型”文章。

  第二天一大早,我即带着文稿拜见文老师。在递上文稿的同时,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我来自阆中,是一位文学青年,这是我写的第一篇“特稿”。

  对于我这个毛遂自荐的文学青年,文老师并没有拒之门外,而是耐心地看完了这篇《流泪的玫瑰》,并提出了修改意见。

  我按照文老师提出的意见,对这篇稿件进行了修改之后,文章刊发在第二周“星期天”的第二版(几乎半个版),我清楚的记得,《流泪的玫瑰》这篇文章的稿费为50元。

孙才杰、王甘霖、文老师、张红霞合影(左起)

  这篇文章的正式发表,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涪城、游仙几个区县公安局随时都有我的身影,一旦知晓警方破获重特大案件,都会抢着去采访写稿子。在后来的几个月时间里,我凭稿费可以租小房子和保证最基本的生活费。

  1996年3月,“星期天”破天荒地向社会公开“招聘记者”,由于我一直给“星期天”写稿子,因此第一个被录用。同时被录用的还有孙才杰(年龄比我大)、张红霞、陈勇。

  孙才杰那时在三台当农民,对于“招聘记者”的吸引力远远大于他的“农民作家梦”。第一次见到孙才杰的印象非常深刻,怀里夹一个破烂的塑料皮包,戴一副塑料眶的破旧眼镜,而且眼镜眶还是用废旧医用胶布缠过的。孙才杰个头没我高,但文学功底比我扎实,而且写文章非常卖命。

  师妹张红霞是一位对新闻非常执着的女子,他的条件比我们都好,之前就在内部报纸《游仙报》做编辑;陈勇是绵阳本地人,家住在科学城,好喝酒也喜欢侃大山。

  说是“招聘记者”,但我们都没有工资,也没有证件,就靠文老师担保的一纸介绍信出去采访,然后赚取稿费。在行文的时候,只能叫“笔者”不能叫“记者”。在那个年代,作为党报的《绵阳日报》,能用我们这些编外人士,文老师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们四师兄妹是“星期天”第一批“招聘记者”,在“星期天”不到一年的时候里,我们在竞争、帮助、友谊的氛围中得以成长。我们后来虽然都离开了绵阳,但我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有了一定的成就。

  十年以后的2006年8月3日,安徽卫视“记者档案”给我做了四十分钟的专题节目《调查记者王甘霖》,并被业内称之为“实力派调查记者”之一。今天我要感谢文老师,正因为那篇《流泪的玫瑰》的发表才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也鼓励我在新闻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并坚持“把调查记者做到60岁”。

  孙才杰离开媒体行业之后便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现在的主要作品有:22集电视连续剧《商海情劫》,20集电视连续剧《司法厅长》,30集电视剧《兰花草》,24集电视连续剧《江南才子郑小谷》,34集电视连续剧《清网风暴》,44集电视连续剧《高山青》;电影《骆宾王》、《来贼不善》、《夜半别打的》、《战獒》、《坦克》,并完成长篇小说《世纪绝恋》、《藏茶坊》、《玫瑰陷阱》、《云裳》、《红粉官人》、《船》、《魔城》、《地狱爱情》等,共计一千余万字。

  张红霞曾任《四川日报》德阳分社社长,现调回《四川日报》总部,在区域中心任职;陈勇已经多年失去联系,听说在某上市公司做高管。

  我们都过得蛮好,也希望文老师健康长寿,一旦有时间我们就会回绵阳来看您;众弟子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也是“要求”:“您得少喝酒”。

  这也是您女儿文雯(我师妹)的心愿,我昨天来绵阳来的时候,她发短信给我:“哥,你劝劝我爸,让他少喝酒,你说他肯定会听,因为你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原创 | 甘霖新语


王甘霖

调查记者 | 资深媒体人

读讯网 | CEO 

磅礴新闻 | 总编辑

四川磅礴传媒有限公司 | 总经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