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永生花销售联盟

祁营洲:宝钗的冷香丸为什么偏偏是九味药各十二钱? 正安

正安聚友会2018-04-15 18:05:06
《红楼梦》我们一直认为它是一部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中间也涉及了很多医学的知识。当然了,除了医学知识外,其他诸如建筑学、植物学、人文科学等的知识也在《红楼梦》中有所涉及。

就中医这部分来说,你会发现,《红楼梦》当中的很多中医知识,我们放到现在,依然还是适用的。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曹雪芹是懂中医的,至少说曹雪芹曾经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是请教过一些懂中医的人的,来完成这么一部巨著。

《红楼梦》当中出现了很多的中医方子,很多的人物角色在章节当中,都有过吃药的经历,甚至有看病的经历。接下来我们来分享一个案例,你也会感觉到非常的生动和有趣。

宝钗的无名之症与冷香丸


这个故事来自于《红楼梦》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这是《红楼梦》当中非常重要的一回,这个重要人物就是女二号薛宝钗。宝钗在第七回是带着病出场的,因为她在出场的时候就开始向别人介绍自己所得的病,以及就医的情况。宝钗的治病经历,是来自于宝钗之口。

宝钗
......后来还亏了一个癞头和尚,说专治无名之症,因请他看了,他说我这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幸而我先天壮,还不相干;若吃寻常药,是不中用的......

这段话,证明宝钗得了疑难杂症,这个病呢不太好治。既然“还亏了一个癞头和尚”,那也说明在找癞头和尚之前,宝钗已经遍访名医,肯定是看了很多正儿八经的大夫,但是都没有治好她的病。

因为这个病是一个疑难杂症,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无名之症,刚好就有了这么一个癞头和尚,专治这种疑难杂症。他说这是从胎里带的一股热毒,请注意两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叫做“胎里带的”,说明宝钗的这个病是先天的,从胎里生下来的时候就生病了,而不是后天得出来的;

第二个关键词叫做“热毒”,说明这个病是一个热证。

“幸而我先天壮,还不相干,若吃寻常药是不中用的。”这句话很有意思,至少包含了两层含义:

第一层含义,我宝钗这个病的确是太重了,因为这个病是个疑难杂症,吃寻常的药根本治不了病,必须要吃一些不太寻常的药才能治;

第二层含义是,我宝钗的身体呀是金枝玉叶,我这样的身躯岂能是吃寻常药的身躯,我要吃的药也应该是与常人所不同的。

通过这段描述也反映出了宝钗对于自己以及对于疾病的一些看法。这个病应该怎么治呢?宝钗继续往下说了。


宝钗
……东西药料一概都有限,只难得‘可巧’二字: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

癞头和尚开的药方,“东西药料一概都有限,只难得‘可巧’二字”。这些个东西都非常有限,好在“可巧”二字,大家请注意一个关键词“可巧”,这个“巧”我们应该怎么理解呢?我们先按下不表。

它要什么?

第一,需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夏天开的白荷花,秋天开的白芙蓉花,冬天开的白梅花。这四样花不正是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四季代表花吗?他要的是大自然中一年四季的代表花,证明他要的是什么呢?他要采一年四季天地之精华的四样药物。

接下来咱们再看,它找的四种花是什么颜色呢?是白色。白色在中医当中怎么讲?中医当中我们分五行,五行配五色,五色配五行,可以正过来讲,也可以反过来讲。中医讲白色入肺,红色入心,黑色入肾,青色入肝,黄色入脾。

那么,白色的四种花是入肺的,我们都知道宝钗所得的病是咳喘,而这个咳喘,在中医来看,就应该是肺系的疾病,而癞头和尚开的药方当中用四种白色的花,能够入肺来治疗肺上的疾病,完全是合拍的。


另外,牡丹花、白荷花、芙蓉花和白梅花这四种花的确在中药当中是可以入药的,况且这四味药的性质都是偏寒凉的。我们都知道宝钗刚才讲了她的病是什么性质啊?是热毒!既然是热毒的话,应该怎么治?

“热则寒之”!所以说我们用四种具有寒凉性质又可以入肺经的药来治疗宝钗的这股肺中热毒,在治疗思路上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你会发现癞头和尚开的药是有根据的。

再继续往下看,“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他找了一个春分这日晒干,春天我们说是主生发的季节。“和在药末子一处一起研好”,还要把它研好了。

那么有人说了,祁老师,其实这四味药,也并不是太难找啊,为什么宝钗还说这非常有限,还难得“可巧”两字呢?换句话说,如果让我们每一位去找的话,你们也能做到,对不对?那为什么宝钗会觉得挺难呢?那是因为,这四种花根本就远远不够!

除了这四味药之外,还有什么呢?


宝钗
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了,和了药,若发了病时,拿出来,吃一丸,用十二分的黄柏煎汤送下。

除了刚才所要的四样花之外,它还要什么呢?它还要四样水!雨水这日的雨水,白露这日的露水,霜降这日的霜,小雪这日的雪。除了这四样水之外,各位,它最后还要了一个黄柏汤。用黄柏煎汤,也就是说,它用了五种水,对吗?

那为什么“可巧”二字呢?因为雨水这天刚巧不下雨怎么办?白露这天刚好没露水怎么办?霜降这日没有霜怎么办?小雪这日没下雪怎么办呢?

所以你会发现,宝钗的意思,难得“可巧”二字就是因为刚好这一年东西都备齐了,在雨水那天就下雨了,白露这天就弄到露水了,霜降这日就弄到霜了,小雪这日就采到雪了。所以说,这个药啊,不太好找!才难得“可巧”二字!


“九”和“十二”,药中有数


现在这个方子说完了,咱们来回顾一下,这个方子一共用了几味药?

答案是一共用了四种花、四样水,又加上了一个黄柏煎汤,一共是用了九味药,请注意“九”这个数字。

咱们再来看一下,九味药它们的分量用的是哪个数字?

刚才咱们说,四种花是十二两,现在四种水是十二钱或十二分,用的是“十二”,也就是说,在这个药方当中用到了“九”和“十二”这两个数字。这两个数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可是非常不得了的数字。

该怎么理解呢?

“九”,在中国传统的术数当中是最大的阳数。大家都知道的一个节日,它的月为九,日也为九,九月九日名“重阳”。

那么,最大的阴数是什么呢?中国传统当中最大的阴数是“十二”。“十二”这个数字和我们生活当中的很多东西都是息息相关的,比如说一年有十二个月,人生有十二属相,人体有十二经脉,一天有十二个时辰等等。

咱们再看一下,九和十二的乘积是多少?等于一百零八。你们发现没有,阳数最大是“九”,阴数最大是“十二”,九和十二的乘积是一百零八,为大中之大。

在中国很多古典文学作品当中或者在我们很多传统文化当中,一百零八这个数字就具有天意促成之意。比如说《水浒传》当中是一百零八位好汉,《红楼梦》当中出场的女子是一百零八位,和尚的念珠是一百零八颗,庙里撞钟的和尚撞也要撞一百零八下。

你会发现,一百零八是天意促成之意。


中医之身心灵同治



刚才讲完宝钗的冷香丸,我们再继续往下深挖一层——这个方子,它处处体现的是什么?

其实体现的是一种天意。疑难杂症,“可巧”碰到了癞头和尚,又“可巧”癞头和尚开了一个方子,这个方子呢,“可巧”一年四季都找着了,而这个方子当中又取了阳中之大,阴中之大。

你会发现癞头和尚在给宝钗治病当中,并不仅仅在治疗宝钗身体的疾病,在很大程度上,也在治疗宝钗的心理疾病。

因为你宝钗不是也暗示了嘛,你是金枝玉叶,你吃寻常药是不管用的,那么现在我癞头和尚给你看病的时候,开的方子也要符合你的心理,能够彻底地走到你的内心深处去,我会让你觉得这个方子也是天意促成之意。那么对于心思非常缜密的宝钗来说,这个方子,也正合她的心意。

从这点来说,癞头和尚非常了不起。同时,我们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曹雪芹在书写《红楼梦》的那个年代,也就是清代,现实当中已经有很多大夫会用心理疗法了。

我一直都认为,中医大夫给病人开药的时候,这个药方子,只是治病中的一部分。我也经常对我的病人说,如果说你们来找我祁大夫看病,仅仅是来求药,不是来求医的,这个病未必能看好。真正的看病是,不是来看病,更重要的是来求医。也许当你求对了医,有些时候有些药便不必再用,如果你求不对医,吃再多的药也许是没用处的。

“如果你求不对了医,吃再多药也许是没有用处的”。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能够认同这种看法,但至少在我行医的过程当中,我一直都认为:“看病,一个医生看的是有病的人,而不是人的病”。

如果你仅仅把病人身上的疾病当作是一个一个的零件去进行修理的话,你至少缺乏了人文关怀。反过来,你作为病人,如果你只是把医生当作是一个修理工的话,你至少缺乏了对生命的敬畏。

在我看来,医和患之间只有是一个对生命具有敬畏的病人,遇到了另外一个对生命怀有敬畏的医生,才是一个真正治疗的开始。而真正治疗的开始,绝对不是从药方子开始的,而是从这个病人见到这个大夫的第一眼,那一刹那间,治疗就已经开始。

所以,中医的伟大之处在我看来一定是要身、心、灵同治的。


本文节选自祁营洲老师新书《家庭小药箱讲记》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