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永生花销售联盟

盯了这么久的猎物,没想到被有心人捷足先登了

情惊2018-08-12 10:20:04

还有几天就是“五一”黄金周,“菜根香”餐馆的厨师却被人挖走了,刚接手不久的老板汪茜慌了神,又贴招聘启事,又给朋友们打求救电话,末了,还硬着头皮自己掂起了炒勺。

  汪茜在大酒店打工时偷学过炒菜,再加上有菜谱做指导,顾客少的时候还能勉强应付,可到了“五一”早上,大街上人如潮水,餐馆里客满为患,她便手忙脚乱地慌了神。就在这时,一个小伙子挤进后堂,压低声音说:“老板,我要去相亲,能不能先做我的菜?”

  汪茜哪里顾得上理他,服务员沈丹白了他一眼,冷冷地拒绝道:“不行!其他顾客会有意见的!你要实在等不了,可以……”

  小伙打断她,涎着脸说:“等不了是不是可以自己做啊,那我不客气了!”说着,麻利地戴上帽子围裙,洗了手,挤到案板前,不由分说抢过汪茜手中的菜刀,笑道:“汪老板,那你先歇会儿!”

  汪茜正忙得心里发毛,被他这么一闹,火噌地窜了上来,刚要动怒,转念一想,他刚叫了自己的名字,莫不是来应聘的?便退后两步,看他操作。

  果然,小伙子很快做好了凉拌胡萝卜丝,他用小碟盛了点,端到汪茜面前,自信地问:“老板,尝尝看,我能上岗吗?”

  凉拌胡萝卜丝看似简单,其实非常见功夫。小伙子的刀工很精湛,胡萝卜丝切得又细又匀,点缀着翠绿的青椒,红绿相间,煞是好看。汪茜尝了一口,忍不住点头称赞道:“味道不错!有证件吗?”

“厨师证、健康证,一应俱全,就在你身后的架子上。”小伙子又冲沈丹做了个鬼脸,说:“美女,没见过帅哥啊,还不赶快上菜!”沈丹脸一红,端着菜出去了。

  看着顾客脸上满意的表情,汪茜暗暗松了口气。

  小伙子叫石强,持有一级厨师证,他忙里偷闲告诉汪茜,昨天才从外地回来,早晨打电话约朋友去玩,朋友却软磨硬泡让他到来这里救场。汪茜问朋友是谁,他硬是不说。汪茜心里暖暖的,刚想给他沏杯茶,沈丹已经笑吟吟地将一杯热茶放在了他旁边。

  石强炒着菜,手机铃声一遍遍响起,他像没听见似的置之不理,直到菜都炒完了,才到店外去回电话。汪茜好奇地站在门口,竖起耳朵听他说些什么:“……我真不是嫌工资低,实话跟你说,我想自己做老板……什么?我帮你找的人不够风趣?你这老板也太挑剔了吧……”

  汪茜心里咯噔一下,怪不得他不肯说朋友是谁,原来只是碍于朋友的面子临时帮自己一把,并不是来应聘的!

  做工作餐时,汪茜让石强做两个拿手的菜给大家加餐,其实她是想犒劳下石强。

“哇塞!”突然间,几个服务员不约而同尖叫了起来,汪茜放下账本走过去一看,也忍俊不禁起来,原来石强用白萝卜雕了一盘形态各异、憨态可掬小白兔。

“帅哥,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在大酒店干过!”沈丹笑吟吟地看着石强,说出了自己的猜想。这个问题大家都非常感兴趣,一起停住筷子期待地望着他。

“没做过裁缝的厨子不是好司机!”石强答非所问,大家喷饭大笑,饭桌上的气氛异常热烈。沈丹抢过那只最大的兔子装进保鲜袋,说:“太漂亮了!我也要学菜雕,带一只回去做样品。”沈丹开了头,大家转眼间将一盘萝卜雕成的小白兔抢了个精光。

  看得出,沈丹对石强颇有好感,汪茜心里莫名涌起了一丝酸酸的感觉。

“非常感谢你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我知道这里庙小留不住你,请你帮我一段时间,等我聘到厨师你再走,行不?”汪茜知道养不住石强这条大鱼,打烊后,留住石强恳求道。

“怎么?要赶我走啊!我没做错什么吧?”石强满脸不解,怔怔地看着汪茜问。

“我中午听到你打电话,说想自己做老板。”汪茜是个直肠子,有话就直说了。

  石强的脸蓦地红了,嗫嚅道:“那只是托词!那个老板和我是铁哥们,我帮他找好了厨师,新来的厨师熟悉了环境我才离开的,老板猜想我是嫌工资低呢。”

“你留下来我求之不得!说吧,每月发你多少钱合适?还有什么要求?”汪茜高兴极了,暗自打定主意,即使石强借此机会狮子大张口,提的要求超出自己的承受力,也答应他。这么一想,汪茜突然害起羞来,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莫不是对他动了心?

“父母替我相中了一个姑娘,辞职回来是为了解决个人问题,我妈急着抱孙子呢!工资随意,我知道你刚接手时间不长,生意还没有步入正轨,要求嘛,等生意好起来再说。”

“好!一言为定!”感激之余,汪茜忍不住跟石强说起了经营餐馆的艰辛和今后的打算,并向他请教管理方面的事。令汪茜没有想到的是,石强和她有个共同的理想:有朝一日开个大酒店。

石强虽说刚来一天,却对餐馆的情况了如指掌,他侃侃而谈,分析完存在的问题,又给汪茜提了几点合理化建议。汪茜的心一下子亮了起来,两人越聊越投机,听到隔壁商店打烊拉卷闸门的声音,才发现已经很晚了。

  石强做菜很有一套,闲暇的时候,他就做些菜雕,地瓜、大葱、猕猴桃,以及各种果蔬都是他做菜雕的材料,顾客点菜超过三盘,他就会免费送上一两个果蔬雕品,孩子们尤其喜欢他雕的小动物,有些孩子为了得到菜雕小动物,硬缠着家长来这里下馆子。

  餐馆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汪茜反而感觉比以前轻松了许多,石强不但将后堂的事安排得井井有条,还主动帮她分担管理工作,服务员都愿意听他调遣,尤其是沈丹,对石强更是言听行从,没事就往他跟前凑,缠着他教菜雕技艺,她雕的兔子已经像模像样了。

  汪茜突然一个激灵,从石强来的第一天起,她就喜欢上他了,听石强说父母替他相中了一个姑娘,才把感情压在了心底。要是石强相亲失败,岂不是被沈丹捷足先登了么?

  汪茜是个心高气傲的姑娘,她可不愿主动向石强示好,可又怕和心仪的人擦肩而过,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闪现出来:何不来个火力侦查,刺探一下石强的感情世界!

端午节早上,大家正紧张地忙碌着,有人捧着一束玫瑰走进店里,微笑着说:“请问,谁是汪茜?你的男朋友为你定了7朵玫瑰,祝你节日快乐!”

“男朋友?我还没有男朋友啊!7朵玫瑰代表什么意思?”汪茜茫然地看着那人,满脸疑惑地问。

“订花的人没有留下姓名,7朵玫瑰代表‘我偷偷地爱着你’。”那人说道。汪茜嘀咕一声“单相思”,顺手将花放进吧台,帮着择菜去了。

  整整一天,汪茜发现石强看她的眼神明显异于往常,她不禁偷偷乐了,那束玫瑰是她为自己定的,就是想看看石强的反应。

  做完卫生该打烊了,汪茜突然发现吧台里多了一个礼品盒,她的心狂跳了起来,是石强送给自己的礼物?会是什么?她让大家先走一步,折身回到店里拆开礼品盒。

  盒子里放着两只用萝卜雕成的大白兔,大的那只捧着一束用红萝卜雕成的玫瑰花,满脸真诚地看着另外那只小兔子,小兔子脸上飞起两朵红云,一脸的幸福。汪茜突然想起,她和石强都是属兔的。

  就在这时,石强折身回到了店里,满脸期待地看着她,说:“你说过,等生意好起来答应我一个要求。”

  汪茜娇羞地点了点头:“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好!请你尽快把饭馆盘出去!”

  汪茜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知道你的前一任厨师是被谁挖走吗?是我!挖走他,就是为了这一天!”石强满脸坏笑地继续说道。

  原来,石强的父亲经营着一家不错的酒楼,为了让石强子承父业,挑起重担,父亲说服他去别的酒楼饭店打工,积累管理经验。石强打工期间,汪茜恰巧在石强父亲的酒店里打工,石强的父母非常喜欢这个聪明能干、很有头脑的女孩,还没来得及叫回儿子拴住汪茜的心,汪茜就辞职了。

  石强听父母把汪茜夸成了一朵花,才挖了她的墙脚,制造机会与她相处。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不由自主地爱上了汪茜,今天发现有人在暗恋汪茜,担心那人捷足先登,才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了对汪茜的爱。

“父亲最近身体不太好,希望我们尽快回饭店熟悉业务!”

“我……这……”幸福来的太过突然,汪茜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你答应过的,我知道你不会失约!”石强说着,轻轻拉住了她的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