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新瑞——春天的白牡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31 14:01: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郭新瑞,生于上世纪70年代,山西寿阳人,现居太原。


《春天的白牡丹》


被炸裂,被焚烧

被春风淹没,带着失望的笑脸

它在原地,它是春天的一道疤痕

河流,森林,过路的狮子

惨白的墙壁画着婴儿

遗失了梦,它给牢狱系上白帆

春天一望无际,要航行到哪里

到处是花朵,到处是樊篱

它所想到的囚禁着世界

尽管天空如此晴朗

包裹的梦像阴沉的云朵进入阴天

白色牡丹在黄昏轻轻摇摆

失声痛哭仿佛心头刺痛

源泉,泥土沁出的苦涩源泉

迎着春风白花花地欢笑

灼烫又忧郁的白色牡丹

在死亡的睡眠中被唤醒

被炸裂,被焚烧,被春风淹没



圈 子


一伸脚就能踏入这个圈子

起初是安静的流水声和血淋淋的虚构

把夜晚流淌成粉红色和橙黄色的呻吟

嘴巴里含着猎豹,这时

空空敞开的大门走出透明的少女

她们带着创伤的名字

带着耳语和微弱的关节疼痛

时间的大树下,酸涩的梦境里

在酒精焚烧和齿轮吵杂的脑海中

做空谷滴水的舞蹈

大海咆哮,初冬的天空发出轰隆隆的誓言

多么完美啊,漂浮的房间和真理

这只是瞬间,闭一下眼就抵达的耄耋时代

我要奉献出心脏,一个鲜活的、冷峻的

被山岗的疾风一吹就跳动的泡沫

在佛光照耀不到的青葱丛林里

时间在外面流逝,青发在外面流逝

请空悬手腕,请一字一句地蒸馏

从潺潺的空寂中流走的无辜墨汁

一生的春天从冷冰冰的亲吻开始

向安静的公主再次付出代价昂贵的虚构

一伸脚就能踏入这个圈子



忧伤地抒情十二日


不是靠近,而是更遥远

当他们的演示超越真实,午后的光耀

掩盖一个人的茫茫大雪,他被灿烂霡霂

烟花升上天堂,没有爆裂

他们在梦中返回青春

沉入大地的内心渐渐卸载电梯的配重

 

他在雪国的册页里隐匿悲伤

人群四散而去,他在喧嚣中疯狂地孤独

电车的橱窗一闪而过,睡眠的终点站

暗示死亡,他们需要在沿途互相牵挂

他不再提问,他也不再回答

只要偷偷对视,乌云就不会蔽日

偶尔赞美花朵,太多绿叶的等待

鸢尾花唤作“小紫”,琼花唤作“小白”

色彩的河流在他春天的嘴唇里止语

 

他们相对而坐,他们像宾客

在遗忘的话题里找到长短不一的抒情

像十二截甘蔗,他会在深夜咀嚼到乏味

唾弃的旧时光一去不回

因此,他拒绝回忆

直到再次飞翔,他交给翅膀更多储蓄




悦心阁投稿信箱:1075044716@qq.com

编辑:李育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