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13 14:32: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复读一年,一共七年我都在同一所学校度过,一定发生过很多难忘的事吧,当年所写的日记还在父母家的纸箱里,当年天天相处的同学现在见一面都难,我拿脖子上这颗什么也记不住的大脑没办法,初中的同学群也好,高中的同学群也好,我有一半同学的名字和脸对不上,只好以沉默来掩饰错乱。

 

不过往事会像楼上掉下来的硬币声一般,突然地在深夜里响起,我会任由自己掉入那个豁口,仿佛时光旅行。

 

一到春天,坐在教室里,就能闻到油菜花的香味,体育课的时候,站在操场的围墙往外看,便是金灿灿绿油油的田野,放学后绕远路回家,路上一边踩着槐树花,一边拣起来往嘴巴里塞。那时候拥有却不以为然的正是现在求之不得的,人生真有意思。

 

有一天下午放学,虽然过了五点,太阳斜斜地赖在西边的天空上,好像还要很久才会天黑呢,我和当时家离得很近的同学T决定绕远路回家。所谓的远路就是抛弃一条原本是直线的路而改走一条“弓”字形的路。

 

刚走在“弓”字第一笔的那条路上,就被一棵开满了红花的树吸引停下了脚步,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红花,我家的院子里有开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粉月季,花茎上到处是刺,花蕊里总是爬着小虫子,我早就受够了,这些红花可不同,在春日的斜阳下美得又神秘又精致。

 

“这个一定就是玫瑰花。”我斩钉截铁地对T说,十二岁的我并不知道玫瑰不长在树上,那些红花美丽得只有玫瑰这个名字才能配得上它。

 

“对,就是玫瑰花。”比我大一岁的T显然不比我更了解玫瑰花。

 

顺便说一下,我从小是个胆小如鼠的人,所以要好的朋友要不是比我年纪大,要不是脾气很火爆,像这位T同学更是从小练武术的厉害头子,大概潜意识里我在寻求一种保护吧。

 

既然T会武术,爬树摘花这种事当然不在话下,接下来的分工便是我望风她摘花,T的胳膊刚抱住树干,九点钟方向便冲过来一个老太婆,气势汹汹地喊着,“你们是哪个班的,敢偷我的花。”

 

“我们没偷花。”正在我支支吾吾地耍赖时,T已经一溜烟跑得老远,结果我被臭老太婆拎着肩膀扭送去班主任家,迎着夕阳往班主任家走去的路上,天一点点黑下来,T那个家伙果然是练武术的人啊,跑那么快,这个时候大概已经跑回家了吧。

 

快到班主任家门口时,有人从后面追上了我,竟然是T,我们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什么也没说,以视死如归的精神听任臭老太婆敲响班主任家的门。

 

正在厨房里忙着烧晚饭的班主任听了老太婆的投诉大概也有点不耐烦,不过碍于老太婆好像是学校里哪位老师的妈妈还是老婆,只好装着虎着脸让我们留下来写检讨书。

 

从班主任家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和T乖乖地按照直线路线往家走,一边走一边看看对方,忍不住笑起来,越笑越大声。

 

“喂,你刚刚怎么不跑,我以为你肯定会跑的啊,一点默契也没有。”T的原话就是这样,第一次听到默契这个词,就是那天从T的嘴巴里。

 

“一朵玫瑰花也没摘到,唉。”最让我懊恼的居然是这个。虽然我认花的眼光很差,可是交朋友的眼光却是顶呱呱的。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