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玫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6 16:12: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告诉源作你的故事

那是她手上那朵纸玫瑰所不能承载的情意。


——晴冉


温子涵又迟到了。

她总是踩着点,踏着铃声走进教室,老班胡瞪瞪在讲台上头都没抬,就知道又是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女学生。

可座位上的胡稳却急得坐不住了,他比谁都清楚自家老爸的脾气,平常看着凶,学生犯了错不少挨瞪,但至于下一步却往往不了了之,于是得名“胡瞪瞪”。

但是胡稳知道,并不是这样,手下意识地伸向后背,上周的伤还在隐隐作痛。

胡稳的思绪飘得太远,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自己还盯着温子涵,而对方似乎也发现了他,一脸疑惑似乎在询问有什么事。他立马摇了摇头,收回目光,却迎来讲台上另一道炽热的目光,穿过了他的身体。

冰冷刺骨直面而来,没有半丝温情。

同桌轻轻捅了捅他的胳膊,胡稳才将一直放在桌兜里的手拿了出来,烦躁地挠了一把后脑勺,他的心情比窗外的天还糟糕。

北方的四月底,往往是大风,阴霾的天和随时可能加厚的衣服,似乎在宣泄冬日的郁结,像个刚刚真正成年的男子汉在宣誓主权。胡稳撑着头,眼睛盯着窗外,想努力看破些什么。

粉笔笔直朝他袭来,没有偏离一度,刚刚好砸在他脑门上,胡稳转过他对上胡瞪瞪怒气冲冲的双眸,突然觉得很可笑。

下课铃声响起,依旧僵持着,班上的同学大气不敢出,毕竟这是老班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一秒,两秒,三秒……胡稳的目光死死锁住讲台上的那个人,那个和他流着共同血液的人,那个什么事都反对他的爸爸。

画面似乎冻结在这一刻,每个人有呼吸有想法,只是谁都不愿先破功,他们都在等。



“胡老师,可以去打水吗?”温子涵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这场战斗。胡瞪瞪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慢慢地教室里发出窸窸窣窣收拾东西的声音,仿佛刚刚的场景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哪怕大家内心早已激起惊涛骇浪。

胡稳就如他的名字一样,稳稳当当坐在位置上,与周遭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他的同桌是个小女生,柔柔弱弱的,想说什么却支吾着不敢开口。

“怎么了?”胡稳开口问道,声音哑的像是老旧的收音机,四肢僵硬得和木头一样。

同桌指了指他的桌兜,语气里满是小心翼翼:“能看看你折的吗?”

胡稳愣了愣神,下意识地就点了头,从桌兜里摸出上课前折了一半的卡纸,殷红色的,小小一块。他三下五二除二就将剩下的步骤折完,手里就绽放了一朵小小的玫瑰。

“胡稳,你好厉害啊!”温子涵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将玫瑰拿了过去,放在眼前仔细打量着,眼里尽是欣赏之意。

同桌也附和着小声夸赞他的手巧,温子涵嘴角的梨涡早就把他转得晕晕乎乎,心底的话下一秒就要冲破植梏。

他想告诉她一切一切。那是她手上那朵纸玫瑰所不能承载的情意,他想捧着真真切切的心,他想为她去对抗一切。

胡稳努力地克制着,他怕自己一开口就是如果她喜欢纸玫瑰,他家里还有很多,当然他也愿意一直为她折下去这样酸溜溜的话。不过她要是喜欢,他也未尝不肯说出口。

深吸了一口气,胡稳看向温子涵,却不敢对上她的眼睛。耳边却响起了温子涵含笑地声音:“手巧的男孩子真好,不像我男票,笨死了,每次生日只会送我真的玫瑰花……”

嗡地一声,胡稳的世界被消了音。




作者

晴冉

不是所有故事都有结局。



▲向上滑动·了解更多


以文换书持续进行中


投稿邮箱yz@yuanzuowenhua.com

编辑Q:393098955

编辑微信:Xenon9869


源作君

荔枝电台/百度贴吧:源作

社团Q群:389326942


我们都是奔波的行者

于此相遇、结伴而行


长按右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

每晚分享我们的作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