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窗外开着栀子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07:33: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远离喧嚣,沉淀心灵,

在诗和美文中感受宁静,

走近离心最近的地方!



窗外开着栀子花

文:张冬娇  朗诵:段宜芳


    
中午休息,在鸟鸣声中醒来了。叽叽喳喳的鸟鸣中,一只鸟鸣的分贝格外响些,一声大叫,就把本来睡眠浅的我叫醒了。
    其实,鸟鸣一直是有的——窗外正对着一片原始小森林,鸟们从早啁啾到晚,仿佛它的生命,就是每天的自在歌唱。往常休息,我会把窗户关好——隔了一层的鸟鸣声细碎幽微,于睡眠刚刚好。
    但这些日子,院子里的栀子花开了,我特意敞开窗户,让绵绵密密的栀子花香进来,让室内与室外连成一体。
     醒来时,先是听了会儿鸟鸣,它们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喋喋不休地,总也扯不清。窗台上,初夏的风,不断地吹拂着内帘,花香一浪接一浪游进来,在墙角、桌椅、人的皮肤上碰撞翻腾。浓郁的花香充溢在空气里每一个分子里,然后潮水一样,漫漶到每个角落。
栀子花香,也是富有攻击性的。
    但是,我很享受它的攻击性,它的香馥郁清爽,馨香宜人,沁人心脾。我就这样躺在花香里,聆听鸟鸣,看随意清风,携花香舞步翩跹。
     四围是静谧的,我的心是喜悦安乐的。栀子花开的这些日子,呆在这栋楼里是最幸福的。

它们就在窗前,沿着小路长龙一样延伸过来,无数的花朵,洁白素雅,冰清玉洁,密密地点缀在油亮澄碧的叶子间,格外耀眼。远看,像一角星空,跌落在这片澄碧里;近看,如只只白蝴蝶栖息在枝端,颤颤巍巍的,仿佛随时可以飞走。
     也确实有白色的蝴蝶,成双成对,从四月开始就翩翩在院子里的女贞花间。如今,又出现在栀子花间,追逐着,嬉戏着,然后,又翩翩地飞走。偶尔也有彩色蝴蝶光临,单只独影,身形较大,气场也大,盘绕一周,旋即离去。还有蜜蜂和不知名的虫子,从早到晚,忙忙碌碌。也有几个老人,围着栀子树,采摘正盛开的栀子花,栀子花晒干后可入药也可泡茶或煎汤服,有泻火除烦消炎祛热、清热利尿凉血解毒之功效。
    这一排栀子花,延伸过来后,再绕着墙壁围成一个长方形的花圃。花圃里有铁树、月季、山茶等花木。铁树年岁已久,有一层楼那么高了,枝叶散开来,像一朵硕大的绿花,四季常青,四季怒放;山茶树冬天开花,开得满身都是,缀在绿叶间,一幅乡村巧媳妇的模样。月季似乎一直在开,那种玫红色,在绿意葱茏的初夏很是打眼。
    栀子花的那边,是一小片原始树林,几棵百年老樟,满身新绿,青翠欲滴,和参天的松树、几排杉树一起,蔚然成荫。这里,也是鸟儿的天堂。
    人间五月天,天空是湛蓝的,洁净的。偶尔飘荡着的云也是淡淡的,洁净的。满目的新绿深葱茏,团团簇簇。气温不高不低,不冷不热。风从林子里一阵阵地袭来,携着花香,绵柔清爽。一切,刚刚好。这样的天,真叫人感恩

    我在花香里看书,在花香里写作,在花香里发呆,在花香里午休。花香像一位修行极好的人,散发着祥和的磁场,与之相处,处处舒畅,处处妥帖。但有时也很调皮,冷不丁地,一股浓郁的花香撞来,沁入肺腑,好像在不断地提醒着专注于手中事的人,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呢。每当这时,我会停下来,顺着香味望过去,窗外,在初夏阳光的照耀下,星星点点的栀子花密密地缀在枝端,热热闹闹,熙熙攮攮,正朝着你狡黠地微笑着。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栀子花,到底还是属于青春和爱情的。
 

                                                                                                      编辑:段宜芳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