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冷战时,为什么妻子想的是离婚,丈夫却总想这么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20:47: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荆棘上的爱情

开满玫瑰花的花房里,正在上演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叶苏穿着复古的纯色连衣裙,背对着贺景行趴在桌子上,裙子被掀起来,露出雪白的腿,贺景行就站在她的身后,身上的衣服也穿的好好的,只拉开了西裤的拉链……但这丝毫不影响这场情爱运动的激烈程度!

节奏太快,叶苏不断地娇喘着,迷离的双眼只看见那一朵一朵的绯红,贺景行一边动作着,一边深情的呼唤着一个名字:“琳琳,琳琳……”

不知过了多久,这火热的一幕才渐渐地平静下来。

“景行,你什么时候和我去领结婚证?”

内裤不知道被他扔到哪里去了,叶苏直接将裙子放下来遮羞,她脸上的绯红尚未完全褪去,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痴痴的望着贺景行,眼底,仍有执著的期待。

男人的脸色沉了一下,淡漠的说:“她还在我心里。”

叶苏苦涩的笑了一声,还是这个答案。

五年了,她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已经整整五年了,她知道当初他要她,是因为的她的眉眼与他深爱的那个女人有几分的相似。

可是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因为爱他,她心甘情愿做那个女人的替身,住在他为那个女人修建的这座玻璃花房里,留一头顺直的长发,穿上复古的淑女长裙,种这些扎手的红玫瑰……模仿着那个女人的种种习惯、爱好和行为。

以最卑微的姿态,等待他来花房“临幸”她!

可他每一次和她“做”的时候,都让她背对着他,他在她的身体里快乐,嘴里喊的却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林琳,是他心中的痛。

也是她,心中的刺!

她的爱情,就长在这些荆棘上。

千篇一律的答案,让叶苏心里的疲倦,再次加重。

她不想继续和他既然纠缠下去了,更何况……

“景行,我……怀孕了。”叶苏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慌乱和颤抖。

“你说,什么?”贺景行终于转过头,直直的看着叶苏。

灯光下,她就站在那里,眼里闪动着泪光,他的心,蓦地一软。

“三个月了,胎已经稳了,可能因为我的身体一直偏瘦,所以我自己也没有发现,是昨天,因为受了凉,有些发烧,去医院才知道的。”

叶苏解释的很详细,语气也尽可能的平静。

唯恐露出一点点的怯意,就没有办法留下这个孩子了。

这是她和贺景行的孩子,她想将孩子生下来,但如果贺景行不想要这个孩子,以他的性格,一定会逼着她将孩子流掉……

不!那样的后果她不敢想。

贺景行沉默了。

这种沉默对叶苏来说就是煎熬,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眼里,也不自觉得滚出一滴眼泪,顺着她白皙光洁的脸,滑入了脖弯里……

看来,还是她奢求的太多了。

这时,贺景行又忽然上前,伸出手,触摸了一下叶苏的脸。

叶苏吓得后退了半步,却听到他说:“三天后,我们结婚。”

他刚刚说什么?是结婚了?她深爱的男人是说要和她——叶苏结婚吗?

第2章 她回来了,你就该消失了

“景行,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次?”什么疲惫、什么苦涩,什么辛酸,什么委屈此时此刻全都没有了,叶苏的眼里只剩下满满的惊喜。

贺景行看见叶苏眼里的光彩,心里又腾起些暖意。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有多爱他,只是他始终忘不了坠海而亡,尸骨无存的初恋林琳。

可林琳都已经死了五年了,而叶苏也无怨无悔的爱了他五年,现在,又怀上了他的孩子……如果这辈子,他一定要找个除了林琳之外的女人结婚,那么第一人选,理应是叶苏。

想到这里,贺景行终于落下了决定。

“苏苏,她已经死了……五年了,你也给我编织了五年的美梦!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二十二岁,到今年年底,就二十八了,你对我的好,我知道,所以……我们结婚吧,婚礼后,我会把这个花房拆了,你住到别墅里去,或者,你想要在这里种些你喜欢的花,也可以。”

说完这话,贺景行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还有,我年纪也不小了,有个孩子,我觉得挺不错的。”

叶苏的鼻子一酸,泪如雨下。

她从不敢奢望,贺景行会体谅她的等待,心疼她的痴情,会让她住进那栋五年来,她都没能踏进去过一步的别墅,成为那里面的女主人!

而那一声“苏苏”,更是仿佛将她整颗心的伤痕都瞬间抹平了……

第二天,贺景行果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高调的宣布自己即将结婚,并隆重的向所有人介绍自己的未婚妻——叶苏!

叶苏穿着一袭玫红色的礼服,越发衬的她面若桃花,双腿修长,肤色白皙,她依偎在贺景行的怀里,笑容里满是成为新嫁娘的娇羞和初为人母的喜悦。

这天,所有的新闻,几乎都在报道她和贺景行的婚事,以及,她这个横空出世的女神!

当华美婚纱穿在叶苏的身上,她是真的相信,自己的一往情深,有了幸福的结果,相信贺景行会和自己一辈子走下去。

可是她没想到,这幸福,仅仅到此为止。

她小心翼翼的走出去,站在了贺景行的面前,紧张的问他:“景行,好……看吗?”

贺景行正要说话,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按下接听键:“你好,我是贺景行,请说。”

下一秒,他蓦地瞪大了眼睛,脸上浮起狂喜,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琳琳?你是琳琳对不对?你没死?你……你现在在哪里?机场?好的,我马上来接你!”

“琳琳”两个字,让叶苏的心,一瞬间,冷成了冰。

她猛的抓住了贺景行的手:“琳琳?是哪个琳琳?是林……琳吗?”

“是林琳!琳琳回来了,我的琳琳没死,她回来了!哈哈哈,我最爱的琳琳终于回来了~”贺景行就这样当着一个深爱他的女人,表达着他对另一个女人的“最爱”。

“那么,我呢?”叶苏强忍着眼里的泪,没让它落下来。

贺景行的笑声顿时卡在了喉管里,他看着叶苏悲伤的脸,心,微微刺痛了一下,只是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和冷漠:“琳琳回来了,你就该消失了。”

第3章 糟践我的爱情,你的良心不会疼吗

“婚庆公司吗?我是贺景行,我之前订的婚礼,取消!你们不得再以任何方式向外宣传。”

叶苏的耳边,贺景行亲自打电话给婚庆公司。

她的心,不断地往下沉,仿佛要沉到没有希望和温暖的冰冷的黑暗中去。

不过因为那个女人一个电话,他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消灭她存在的痕迹了吗?

她的眼泪滚落下来,迷离了视线,看不清他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有怎样的凉薄和绝情。

手缓缓的垂下,落到肚腹处,她忽然又往前走了一步:“那我们的孩子呢?景行,你说过的,你觉得有个孩子也挺不错的,你说过的……”

她固执地抓住最后一丝的可能,脸色惨白的像单薄的纸。

贺景行的眼里还有得知林琳生还的兴奋,视线落在叶苏的脸上,喉咙里的话顿时哽住了。

他是说过,给叶苏和孩子身份,可这是建立在他终于相信林琳不会再回到他身边了的基础上。

贺景行皱着眉头,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沉默半晌,说:“叶苏,别闹,你一直都知道,我爱的女人,只有林琳!”

“你只爱她,那我算什么?景行,我跟了你五年,整整五年啊,为了能让你开心一些,我不惜成为她的替身,现在又有了你的孩子,你当真要对我这么绝情吗?”

叶苏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她声音嘶哑的朝贺景行吼,像是一头濒临绝望的小兽,那么凄凉,那么悲痛!

贺景行的心里腾起一丝丝的不忍,但很快,就被他忽略掉。

他说:“当初你心甘情愿做琳琳的替身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他还说:“苏苏,别闹了,我明天就带你去医院做手术,把孩子打掉,然后,我会让助理在C市给你买一栋别墅,再给你五千万作为补偿,足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你走之后,就不要再回A市来了。”

“轰!”的一声,叶苏像是被晴天霹雳击中了。

他不要她,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一并不要了?

叶苏两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贺景行往前走了一步,想要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想到林琳,那个他最爱的女人,终究还是没有伸出手。

叶苏却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有些疯癫:“所以,不过因为我爱你,你就能如此狠心的糟践我的爱情吗,贺景行,对我,你的良心上真的就能过的去吗?”

贺景行的脸色黑沉下去:“不管你说什么,这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有任何和改变,你先冷静一下,好好的想一想,我晚上会回去!”他以为她是个乖巧的女人,这些年跟在他身边也一直都是温顺的,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会拒绝,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歇斯底里?

他就转身,离开了婚纱店,去找林琳了。

叶苏望着贺景行远去的背影,就坐在那里,像是被抽空了灵魂似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却再没有半点声音……

半个小时后,婚纱店的店员过来问她要不要买下婚纱的时候,她才站起来,吐出一个字:“买。”

然后,她就穿着那套婚纱,走了出去……

她没有注意到,有人举着手机,将这一幕,全都记录了下来,并且,当成笑料,发布到了网上!

第4章 你只在意她流泪,看不见我流血

叶苏是走回贺家的,一步一步的,穿过繁华的街道,走过人来人往的天桥,经过落了一地残红的花树下……高跟鞋踩在水泥地面上,跟掉了,她就把鞋子脱掉,赤着双脚继续往前走,直到那一双小巧白皙的脚走的血肉模糊,终于,到达了贺家花房。

天已经黑了,她淋过一场雨,被打湿的头发又半干了。

“兩万三千九百四十四步!果然是,必死的爱情啊!呵呵~”

她笑了起来,忽然疯狂的冲向那些开的娇艳无比的红玫瑰,用她的手,将那些带刺的花,全都砸烂!

洁白的婚纱上,滴落一滴又一滴的血,她在黑夜里哀嚎,五年的青春,执着的爱恋,只剩下冰冷的悲痛和满身的鲜血……

贺景行却在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才回来,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林琳。

她穿着裙子,身上披着贺景行的外套,依偎在贺景行的怀里,脸上满是柔美而甜蜜的笑,进了大门之后,她就迫不及待的问贺景行:“景行,你给我修建的花房在哪里?盛开玫瑰的花房在哪里?我现在就想去看看。”

她刚回到A市,那铺天盖地的贺景行和叶苏的结婚喜讯落入了她的眼中,没想到,当年的穷小子,如今竟然已经成为坐拥亿万资产的年轻总裁了!她这才将自己重新打扮了一番,来找贺景行。

好险,她差一点,就失去了他!

“好,”贺景行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林琳的要求。

重新拥有林琳的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花房里还住着另一个女人。

当他打开花房的门,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的杵在了原地。

没有一朵玫瑰花还好好的绽放在枝头,那些绯红的花朵全都和泥巴混在了一起,就连那些承载花朵的荆棘,也全都枝断叶落,根茎暴露……身穿婚纱的女人,就那样躺在那片棘刺中,好像睡着了。

婚纱上有朵朵红梅,他以为是她在婚纱店换了一件婚纱,可是当他沉下脸走近,才看清那些都是血,她露在外面的一只脚和一双手,都是一片血肉模糊。

“苏苏!”贺景行赶紧上前,将叶苏从棘刺中抱了出来,尖锐的刺扎痛了他,他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她这是怎么了?昏过去了吗?脸色怎么这么差?

叶苏醒了起来,看见贺景行的脸,从他的身上挣扎下来,“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景行,我想通了,我可以离开,我可以远远的离开这个城市,我也可以不要房子,不要钱,只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她满是伤痕的手抓着他的衬衣,将他的衣袖那一块,也染上点点红。

“我……”贺景行正要说话。

林琳进来了,她看见满花房的狼藉和跪在贺景行面前的女人,垂下的眼皮里藏起阴冷的恶毒和妒恨,随即,就一脸伤痛的质问起了贺景行:“景行,这……这就是你给我修建的玫瑰花房?还有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她是谁?我听你们说起孩子,什么孩子?不会是,你和她的孩子吧?”

“当然不是!”贺景行毫不犹豫的说:“这个女人,只是负责种玫瑰花的女佣!”

不能!他绝对不能让琳琳知道他和叶苏的关系,更不能让琳琳知道,他还和叶苏有了孩子……

叶苏的心,再一次碎成了千万片。

爱他五年,他的眼里,依然看不见她流的血,他在意的,只有林琳的心情。

“那她怎么还穿着婚纱啊,这玫瑰花房,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林琳追问。

贺景行居然跟她说谎?试图瞒住他和叶苏的关系?看来,他还是跟五年前一样爱她,这真好!

“因为,在叶小姐回来之前,我刚刚失恋了!”叶苏站了起来,想要离开,她实在承受不了,留在这里,看着贺景行和林琳秀恩爱!

贺景行却以为她是要向林琳说出真相,竟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冷冷的盯着她:“叶苏!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毁了我给琳琳准备的玫瑰花房!”

第5章 女人中渣滓,人渣中的贱货

无法呼吸,细嫩的脖子好像下一秒就会被贺景行掐断,叶苏却并没有挣扎,只眸如死灰的说:“我只是……错爱上一个……让我……万劫不复……的人。”

艰难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像一根一根尖锐的刺,扎入了贺景行的心里,有些疼,所以他的手,也有些颤抖了。

可他却仍恶狠狠的对叶苏说:“所以,你就拿我这些玫瑰花撒气?”

瞧见叶苏过于苍白的脸,他还是放开了手。

叶苏跌坐在了地上,说:“玫瑰花,是我种的,是我用了五年的时间精心培养出来,我为什么不可以毁掉?”

“你别忘了,你是我……雇佣的!”贺景行说。

“五年,我吃住都在这花房中,种子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泥巴是我一点点的运过来的,花苗是我一棵一棵养大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亲手打理出来的,你除了欣赏这些花,什么付出都没有,你的工钱,我也不要了!这些残花,就当是我送给你……”

说到这里,叶苏偏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花房门口的林琳,妩媚一笑:“还有,这位小姐吧!”

那过于清亮的眼眸,像是能看透她的内心似的,使得林琳很不自在,她忙走上前,将头靠在了贺景行的肩膀上:“景行,我的头……有些疼,我们能不能先进屋去?”

贺景行马上转过身,抱住了林琳,紧张的问:“琳琳,怎么又疼了?快,我抱你去歇着!”

林琳失踪了五年,给他的理由是——失忆!

她说她坠海后,被渔民救了起来,受了很重的伤,连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谁,身体也一直很虚弱,直到一个月前,才找回记忆,就马上回来找他了。

他有过一瞬间的怀疑,但很快就对她深信不疑了。

记忆里的女孩,那么单纯,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骗他?

叶苏看着贺景行将林琳打横抱了起来,走出花房,还温柔的对她说:“琳琳,花房毁了就毁了,是我的错,我不该假手于人,不过,你现在都回来了,等你的身体好起来,我们一起,再种一花房的玫瑰花,好不好?”

叶苏很难过,难过的想死,但或许是因为昨天哭的太多了,这会儿,竟然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她踉跄着往外走,脚踩在地上,又冷又疼,却还是坚持,走出了贺家。

这个地方,她根本就不该回来。

贺景行现在应该正忙着照顾林琳吧?也没什么功夫管她了,她就这样的消失好了,本就是他生命中无关紧要的人,还能怎么奢望他在离别时多看她一眼?

只是,当叶苏离开了贺家,漫无目的来到附近的购物广场,却发现广场上正在播放新闻,赫然就是她在婚纱店里,无比卑微的哀求贺景行的那一幕。新闻标题,格外的醒目——《拜金女欲母凭子贵求上位,惨遭抛弃不如妓!》

这时,还有人认出了她。

“看,她就是那个靠出卖身体想嫁入豪门的情妇!”

“没错,就是她!一个想攀高枝的小三儿,不要脸的贱货!”

“简直是女人中渣滓,人渣中的败类!”

广场上的人纷纷围了过来,将手里的价值不大的东西狠狠的扔到叶苏的身上……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