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心工作间:西顶|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1 06:13: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面蓝色小字,关注婴心微信公众平台,遇见更多你、我、他、她、它的生活。谢谢~






西顶|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我的201728

文字:婴心

图片:婴心、程建周

出镜:婴心

拍摄地:鹤壁市鹤山区西部山区黄庙沟路段

和西顶小镇



1

那天是我的生日。当天清早我并没有意识到。上午十点钟打开微信看到若尘发来的生日快乐才记起。也是粗心了,前几天先生还提起,说我生日要送我一部适合拍照的手机呢。早上先生没有像往年那样给做碗长寿面,是工作太忙,忘了吧。彼此彼此。心里对他一点也没有埋怨。只是心里多少有些怅然。

看看办公室忙碌的倾城,开了几次口都没有忍心打断她说想中午请她一起吃饭,早上她已经告诉说她有好几项工作,中午需要加班完成。想想,决定今年过一个默不作声的生日。有一年的生日高调的太很,冲抵一下好了。



2

好像是午后两点钟阴自义打来电话,说我在西顶等你呢,你怎么不来?你不来可是爽约啊。阴自义是西顶小镇“镇长”孙彩霞女士的另一位,有一回在微信群亮出身份证,显示出生日期与婴心同年同月同日,还有孙彩霞的一位女同学也一样,于是约好三人一起到西顶小镇过生日。

怎么去呢?早知道清早就随陈局长一起进山了。给先生打电话,他也没空送我。情绪不高,自然语气不好,等阴自义第二次打电话来说我爽约我都有点想咆哮的样子,说,你这是倒打一耙啊!你要是真有诚意怎么会这么晚才打电话过来?!阴自义修养好,说我十二点多才从郑州赶过来,你这会儿还不算爽约,要是晚上还不来就是爽约了。

好吧。我要让你看看,婴心不是爽约的人。恰好五岩山康大力来办事,办完事不到四点,就请他送我进山。



3

几天没进去,山区又有新变化了。黄庙沟段大路被去年的特大暴雨冲毁,正在重修。原来的道路行不通,车子只能开到黄庙沟村边的桥坝那里,到西顶还要步行一阵子。康大力要绕行林州下郊村送我到西顶,我坚决不让,绕个来回得用40分钟,怎么好意思。

一个人背着背包,穿着老式的棉袄,穿过机器的轰隆声,穿过爆破土方激起的尘烟,一路上工人都有看我。他们一定很好奇,怎么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会出现这么一位半土不洋的村妇呢?

我自不管他们,一边走,一边打量每一块工程,用手机拍摄一些认为有必要记录的场景。



4

去年7月的特大暴雨对于西部山区,杀伤力真是太大了,黄庙沟是最大受害者,从村中心至村口桥坝,道路和田地冲得面目全非。当时有一辆轿车从村里被冲下来,在乱石堆里待了好久。村中心桥面被冲了个大坑穴,看得瘆人。每次去王家辿或西顶、东齐,路过黄庙沟段,都像是看一部灾难片。

经过黄庙沟村中心时候,村支书和几位村民,还有区政府某部门人员都在大坑穴旁边,是讨论工程吧。都熟悉,寒暄几句,开几句玩笑,觉得亲切得很。



5

走过黄庙沟就是西顶的地盘了。孙彩霞去年租了路右侧沟里一溜长长的田地,用来种植玫瑰花,也被大水冲毁了。多少应该有遗留吧。想到这个,干脆下到沟里边,仔细搜寻起玫瑰花来。可怜见地,我想,婴心,今天是你的生日,没有人送你玫瑰花,且捡一束玫瑰花给自己吧。

还不错,我发现花田已经被清理过,但田地边的浅沟里有被除掉的玫瑰棵。好些干花朵在呢,含苞的,半含苞的,开放的,红的,粉的,黄的,弯的,直的,勾的,挺好看。小心地绕开刺,连枝折它十来朵,再一个一个拨掉枝上的刺,放心地拿在手里,一时间心里真高兴啊,天都晴朗了。



6

心情大好地继续往西顶进发。一路赏着山色,赏着寒天的疏木干草,冷石凉天,到西顶一看时间,一共用了将近一个小时。

孙彩霞和阴自义在哪里呢?我进到接待大院时,院子空荡荡的,无人,无声响。推开茶室的门,一样无人,无声响。想正好一个人坐下来整理整理心情好了,又怕两口儿以为我不来,最后落得没车出山。打电话,原来两人在屋里呢。

我说彩霞你别管我,我不想说话,你去忙你的,我去找个瓶子插上这束玫瑰花。我就知道村里有我想要的“瓶子”,只一小会儿,我就在大院门前大岸底下的废木材堆发现了一个小木杌,一根粗木头墩,一个中心有坑的圆锥形木质东西。恰好可以为我的玫瑰花做个组合。



7

我把粗木头墩捣出一个小洞穴;把玫瑰花束插在圆锥形木质东西中心的坑里;把圆锥形木质东西的尖部插在粗木头墩的洞穴里。很自然的“花器”有了。我把它们连同小木杌一起安置在西顶舞台与茶室之间的夹角。想起一句我给中山公园拟的对联,这联后来被采用,刻在公园的一个亭柱上,其中一句是偏居一角 何妨万种风情

觉得很应景,也应心情。我从画案上找来墨汁,毛笔,在“花器”上写上“婴”字,画上心形,注明“2017年正月”。山区高级旅游讲师程建周老师,还有西顶管理人员孙永彬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给婴心抓拍了几张照片。



8

西顶聘请的策划师查总也在。晚上炒了几个菜,一起吃饭,庆祝我和阴自义共同的生日。

这顿晚饭吃得真是愉快。我们喝茶,我们吃饭,我们聊天,我们谈诗,我们翻开微信看旧照片,我们谈过去,谈彼此以往的风光或糗事。谈西顶的别墅区建设,谈即将开拍的微电影。我们想起过去的歌,每人都唱起歌。外面是黑黑的静寂的夜。

阴自义接了个电话,原来他也是步行来的,车在黄庙沟桥坝那里放着,这电话是告诉他工程进展了,他的车困在里面了。也就是说晚上,我们出不去了。

心里有点小恐慌,同时也有小惊喜。一直期盼有机会在西顶住一宿,难道今天机会终于来了吗?我们说,今晚就都别睡,不是预报有雪吗,等雪,哪一会儿雪来,摸着山路去静居寺,找空性师父对诗。哦,忘说了,在座的孙彩霞、阴自义、查总,程老师,我,还有静居寺的空性师父,都是文学“青年”,都爱诗,甚至写诗。



9

我心里情知道机会不会这么来的。先生如果知道我在山里没有车出去,一定会接我。我故意不在第一时间告诉他。我在大约八点多才告诉他。我心里一边想着不能住山里,孩子夜里放学回家见不到妈妈,会失落,一边又怀着一点住在山里的憧憬,怀着一种自己过生日,权当给自己送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的想法。

先生确实不怕天黑路远。他在新区,往老区进发,同时请在老区住的朋友进山接我到老区。最后我们安然回到了家。先生说,生日呢,怎么能够在外面?

我呢,说到底还是无所谓。一路回想着那束玫瑰花,那角亲手营造的景致,心里别提多愉快了。还哼起一首歌来: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你,是自己才最完美。



婴心笔记于2017222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