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预告] |【闻墨品云|田知存 牛广成 王圣鹏诗书画巡回展】济南站 将于2017年8月25日在山东省图书馆隆重举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14 14:44: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展览名称:《闻墨品云》田知存 牛广成  王圣鹏诗书画巡回展

主办单位:青岛市西海岸美术家协会

                   岱宗书院

                   徐州莫高文化

                   成武县美术家协会

                   成武县书法家协会

学术主持:岱宗书院

承办单位:山东省图书馆

协办单位:西海岸美术馆

                   尚上堂艺术中心

展览开幕式:2017年8月25日10时

展览时间:2017年8月25日-8月27日           

展览地址:二环东路2912号(华龙路口)







中华文化里的一个绝特传统:诗书画“同品”或“一律”。其相似与相关性为士人的灵情才智所创发,其思想依据是儒道释的人生哲学,其表达推力则是真切的生活感受和深刻的价值追寻。他们“内修心而外益世”、“抒胸臆以振斯文”,所谓“体道艺之合,究圣哲之蕴”,以兹陶铸着自身性情,同时坚确了文化信念。

今天重检诗书画的传统,或重理前哲往行的坠绪,其重要性也许就不仅是标榜其“三位一体”的结构表征,也并不专在宣导“三绝擅美”、“数器兼材”的艺林佳话,更为迫切的,则是照察背后的思想支撑、重建自尊的文化认同、开拓更广的精神疆域。

“诗书画三绝”实贯通着“天地人三才”,它是文学艺术,更是文化思想,是“共成化育”的道养心养,而非顾影自怜的“表现”、“再现”,与时下的通尚定论绝类离伦。所谓“人文化成”,尤当从此悟入。

                                  ——  寒碧




参展艺术家




田知存



走心的实力派诗人

总是用作品说话





扶云三品

 

我与广成兄相知已有三十八年,年历上正好是一个大循环,相互之间议行默契,沟通无限。

我与圣鹏兄也是相知有年,“称兄而不道弟”的真情,活画出我们相识相交的自然而然。

我生性懒散,除非公差,绝少出门,他们则不然。广成兄先是北上进京,师从毛国典先生求学讲艺,后又入赣执教,乡居时日愈见稀少。圣鹏兄画缘广布,忽而徐州西安,忽而临沂泰山,忽而青岛济南,而青岛济南又是他的常驻之地,一年到头乡居能有几天?

所以,但凡我们三人能够聚首,那一定会品茶问艺,诗酒流连。

圣鹏兄总是笑嘻嘻地,恢谐幽默是他的强项,朋友圈里每天都在等候他的新作出现。广成兄一般都很庄严,遇到开心之事,才莞尔一笑,便像春风一样荡人心田。例如听到张国帅同学书法作品入选了国展。

当然,我们三人在一起谈论最多的还是古已有之的话题:做人和学艺。

曹丕说,文章乃经国大事,不朽事业;曹植就说,文章小道,何足论哉?兄弟论艺,收执两端。

老庄讲养生,孔孟说治平,圣人之徒如秦桧、蔡京、严嵩者,却是文高艺丰,心奸术险。           

可见做人学艺,尚无一成不变的标准,争论实属不免。但不孝就是不孝,卖国就是卖国,绝不能以其文笔高妙,就能恕其心;也绝不能因为虎踞高位敢于将杜甫写成李白而允其艺。我们三个每论及此处,均是异口同心:做人和求艺,可以单说,也可以共论;可以各取方面,也可各取论据,但惟有忠孝一道不可随分。 孝有亏者忠必衰,忠衰者,心必丧,不可与之游,亦不可与之论。

广成圣鹏二兄均为纯孝,我辈皆然共睹,和他们交游切搓尤其让人放心。广成兄敦厚,敦厚者崇诚信而守礼;圣鹏兄明达,明达者识进退而洁身。此二格皆立世之珍品,也是我倾慕之楷模。故我们三人说起话来,往往是意气风发,唱和有序;言实气壮,诘问和顺。我说,写诗要真实;广成兄说,书法要朴实;圣鹏兄说,绘画要厚实。我们共同说,艺术要平实,既不能狂傲目空,也不当自轻自贱。

一次,我们三人在圣鹏兄工作室,一边欣赏着圣鹏兄的新作,一边踱步指点,快意畅谈,话题由时事而及往故,相互比较着,就说到了梅兰芳先生蓄须不戏和齐白石先生画虾卖钱的旧闻。圣鹏兄述故有技,广成兄凡言赞比,不觉间竟勾起了我的诗欲,即席挥就:

与广成圣鹏二兄共忆梅兰芳先生蓄须不戏

翼生翅养自夸恩,

君爷腰粗把酒喷。

坤伶少艾买婉转,

花魁老斗卖纯真。

添衣滥饮礼爱浅

蓄须不戏情志深。

坚梦千古风流下,

原是瑶池碧桃分。

闻齐白石画虾卖钱,步上韵诗赠牡丹画王圣鹏兄

画技换钱两不恩,

小酒浅酌何须喷?

水去清幽循婉转,

山来宁静自纯真。

守时度惑礼非浅,

画虾贾市品更深。

茶香牡丹丰叶下,

飞上瑶池酒未分。

诗中有惊异和感叹,也有企盼和祝福。广成兄读后,健笔就纸,展腕泼墨,书成高古,煞是喜人。说实在的,有关齐白石老人耳口相传的逸闻,让圣鹏兄讲说出如此厚重的文化效应,则其心法着实难得。

这样的欢会虽然不能密集,但相互之间的倾慕和向往,注定我们会不断地会面。2015年9月广成兄书法作品集出版,毛国典先生亲笔题写了书名,圣鹏兄凝目三日创作了一副《劲牛图》与贺。应广成兄之嘱,我撰写《相约珍重慕苏黄》的跋文附于书后。圣鹏兄见之曰:“自励清晰,自许得当。”而此时我们三人的艺术交往,在有限的范围内已然定格,友人常以“诗书画三人团”目之。尽管如此,我们谁没有提到三人合作搞联展的话题。三人合作举办“诗书画联展”的建议,实出自偶然之人的偶然之口。因为此后不久我正好认识了一位江南才女。 她是南通人,客居无锡,代公司驻成武项目部,做总负责人,质清神秀,才思敏捷,诗歌写得好,典型的江南仕女品貌,别号茶珍,我常以茶兄称之。她也是于偶然之间碰上了正好在一起高谈阔论的我们三人。

她与我是第二次见面,与广成兄圣鹏兄则是初见,是畅顺的艺术语言,让我们很快融合在一起,她也坦然自然地加入了我们的讨论。窗外漫天飞舞的瑞雪,见证了我们当时口若悬河般的激动。

秋雨沥沥,单衣试酒;画中蝶舞,牛书当叩。 我们议到了茶兄诗风的婉丽和广成兄书法的生动。

暖玉无声,酒香和尘;墨抚宁静,笔凝富贵。我们说到了圣鹏兄即将在泰山举办的画展。

鹡鸰花隐偶,雨燕枝出林。我们论到了兄弟之情和“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抚书法,书法解诗”的艺术感悟。

论议互感,采飞神扬,不免要忆及曾经有过的书会画展的往昔。茶兄自谦,于我们眉色飞舞之际突然开口:“三位老师,各成建树,为什么不认真合作,举办一次诗书画联展。诗书画三者合璧,这样的盛事,在我们那里也不多见。”

我们听了,一时全部默然,都在想:是啊!我们为什么不能举办一次诗书画联展?

广成兄书法作品集的出版,标志着他的书法艺术创作追求,又攀越了一个高峰,而他在江西的执教工作,同样成绩斐然。在毛国典主席的教导下,江西省相继开办地级市书法培训班13个,学员800多名。广成兄深预其中,颇受学员追捧。2015年底,广成兄心感赣南同道的厚谊,特邀我和圣鹏兄赴赣一游。圣鹏兄抽身不开,我则于此次赣南之行拜会了毛国典主席,结识了胡克龙、杨春林等一批江西好友,并应杨春林先生之约,采风来年的宁都元宵民俗文化节。

宁都古县,文乡诗国,翠峰十二,易堂九子,梅江贡水,青山红韵。此地成就了我最为倾慕的两位圣人,一位是心学大师王阳明,。王阳明顿悟而成哲人,闲职而呼百万兵,弥巨祸于无形。,擎红旗而居中,虽在宁都遭忌,但落寞又何偿不是一种财富?

万里无云,我与广成圣鹏二兄,还有同来小郭,中午到达宁都。云开福地,花香永宁,天意使然,我们和前来接待的宁都的朋友精神都异常饱满。杨春林部长全程陪同我们的采风活动。领略着这样洋溢的热情,我和圣鹏兄更加为广成兄的人品和成就所折服。

宁都的客家文化相当发达,布点多,个性鲜明,满载鼓舞人心的正能量。每年都有十几家中央级媒体前去报道采风。正月赣南,气温宜人,一天下来,我们依旧心情昂扬高涨,所以杨春林部长建议晚上举行笔会,以抒“诸位省赣问俗之情怀”。

这正是广成圣鹏二兄应心一逞,以消技痒的绝好平台。他们各开一席,书画顺笔。广成兄的敦厚,圣鹏兄的明达,也正在这样的谈笑风生中被挥洒得淋漓尽致。我和杨春林部长一旁喝彩助兴。临了广成兄说,诗书画三者不能缺一,知存必须有诗,诗成我马上就写出来。

我审视着圣鹏兄现场润笔的《秋艳》和《吉祥》两幅画作,沐浴着现场诸公往返谈论的笑声,信笔写下了两首题画诗。

题圣鹏兄《秋艳》图

云墨水山青,

秋华占阴晴。

东篱夹竹韵,

凌寒不落英。

题圣鹏兄《吉祥》图

花香永宁诗,

云开昌明时。

雄鸡择善处,

爱护青嫩枝。

我解释说,择善处者,易为人师,于后学者之持护,功莫大焉,如广成兄之在江西。

为仔细领略“添丁炮”的壮美浑厚,我们一行再次来到石上镇。镇上负责人热情接待了我们,而石上镇有好几个书法班的学员,其中有的我在会昌时还见过。

时光还早,石上镇的同志和书法班上的同学都一致要求广成兄现场摹教。圣鹏兄因四宝未备不能出手。看广成兄现场挥笔,惹动着整个会议室都在激动,都在欢笑,以至于都忽略了外面“添丁炮”的预备炮声。杨部长现场感言,目光直接对上了我的额头:“知存兄,昨晚已为王老师作画现场写诗,今天何不为牛老师现场写字也写首诗?诗书画密切结合,不能厚此薄彼!”杨部长既是建议,也是一份热忱,他的好意我自然心领,于是就有了

广成兄题上石上镇

问俗宁都来,

栀子雨中开。

铺纸依新朋,

就墨携旧斋。

窗外添丁炮,

几前顿锋态。

笔缘结师弟,

石上花已栽。

杨部长读着诗,对广成兄说:“牛老师,我们宁都曾经举办过诗书画联展,但形式太散,人员也不集中,效果未能到达预期。今观你们三位老师,可谓各建所长,何不切实合作一下,举办一个诗书画联展?如能到宁都一展,我们会精心布置,热烈欢迎。”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二次听到要我们三人举办诗书画联展的事。广成圣鹏二兄欣然应命,圣鹏捷言快语:“杨部长,联展之前,我们先合作一品送给您。知存负责作诗,广成兄负责写字,我负责画画,回家就办。”圣鹏兄的豪言催生了我们精心合作的第一幅作品。  

菩萨蛮。宁都

月下云亭相见欢,

举酒复忆廖公言。

梅江栀子雨,

龙池润牡丹。

花影似木莲,

回步风不前。

白云知我意,

载诗飞向南。

成武县有云亭山,龙池则是菏泽的古称,圣鹏兄又以画牡丹见长;广成兄说,以风为媒,遥祝宁都的朋友,也亏你想得出!

广成兄除了江南书协培训中心的工作之外,应清华美院的邀请,担任其书法培训高研班的助教,还与河北省书法大家胡立民先生有着书艺方面的密切往还。所以广成兄仍免不了要数地辗转。

2016年,江西省书协举办的书协培训中心师生优秀书法作品在全国巡展,其第四站十月下旬到周口学院,毛国典主席主持开展式。我和圣鹏兄应约观展兼送广成兄返京。

周口方面的接待诚恳周到,而给留下深刻印象的事他们的语音和待客的程序与成武、与成武现在的农村一模一样,宴饮开会与在成武毫无二致。著名诗人周口书协的王猛仁主席与商水文联的朋友一起接待了我们。而最让我感到吃惊则是商水的文化氛围和发展规划。那成果、那思想、那追求,听起来让人耳不暇记。商水文联的孙新华主席谈起商水文化的成果与发展如数家珍。她那从容不迫的气度,真让我们倾心折服。

在周口的时间是短暂的,随着书展活动的深入进行,我们和周口的朋友不仅加深了对江西书协和毛国典主席的认识,和周口的朋友们相互之间也增进了了解和友谊。周口的朋友们极力挽留广成兄留下共同参加一次笔会,奈广成兄行程已定,不好变更,不能总成。我和圣鹏兄中午也就返回了。孙主席颇感遗憾,专门对圣鹏兄言:“诗书画三者结合到你们这种程度的不多!非常愿意在周口看到你们三人合作的联展。书画作品只能来日再见,但田先生能不能以今天的盛事留诗一首?”圣鹏兄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没问题。我们也正准备策划联展的事呢。”其实我们和商水的朋友曾经策划过苏鲁豫皖四省书画联展,现在圣鹏兄爽言应之,亦是事来有自。倒是我的诗,实在是被迫而成出的:

偕广成圣鹏之周口

昨夜牡丹酒,

今朝周口渡。

书韵越长空,

少长频回顾。

扬左润公草,

重右国典素。

询画圣鹏语,

拾艺广成树。

阳城注新力,

送君京华路。

临行书一笔,

好赠江南步。

结末一句是写给江南茶兄的,──因为也就在我们参加书展开幕式的同时,茶兄奉命离开成武回无锡述职。──自茶兄始,朋友建议我们举办“诗书画联展”的已凡三次。

时光在流驶,友谊在增长,艺术在进步。2017年的春节展眼就到,我们的联展筹备还没有正式进入运作程序。这并非忽视了朋友们的建议,也不是我们没有这样的实力,实缘诸事纷杂,难以静心。但我们各自都没有偷闲,都在相互的影响中默默进行。广成兄书法之余,师从毛国典先生习画,他说:“我所以习画,只为助力书法。诗书画是相通的,可相互支撑、可相互借鉴,也可以相互启发。书法写诗并非简单的摹写,还有一个再创作的过程,诗风和书体相契,内容与疾徐相抚,个中滋味,值得一究。”圣鹏兄的书法,本就不凡,绘画之余,喜欢编述,兼习古体诗作。他说:“我之写诗,就是为绘画索韵。诗书画是相通的,诗的平仄是韵,画的深浅结构也是韵。诗的抑扬顿挫,映射到画上就是远近滞畅。绘画有了丰欠,才见得生动。”其实圣鹏兄的六言句写得还真不错,此录一首:

小品画罢暂歇肩

日暮山远风淳,

桃花园里寻春。

百年半身已过,

今朝岂多光阴?

香飘隐隐无我,

境浓跚跚有魂。

一樽俗酒饮过,

独望那片白云。

我也要说诗书画是相通的。因为和广成圣鹏兄经常清谈论艺,他们写字绘画时,我就随侍一旁,耳濡目染,既改造了我拿笔写字的手,也侵润了我创作诗词的心。我会通过审视那书法绘画的机理,去寻觅飘忽而又实在的节律,再由品味那节律的不同组合而去感知他们的心律。人心相通是一种快意,我写出来就是好诗,比较明晰;而他们的书画,也是从韵律着墨,只是看起来较为隐稳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韵律才是诗书画最重要的相通之处。

正月的风雪落到安济河上,我在梁王庙见到了一株梅花,枝老花嫩,油黄色的。这使我想起了先贤和先贤的名句,想起了横亘在胸中的联展,成诗一首与广成圣鹏二兄共勉:

梅    花

半山梅花乳清茶,

月明东坡好酒家。

凌寒三枝动细蕊,

迎春不作去年花。

  2017年2月20日 

                

“迎春不作去年花”,我们三人围炉向火,议定上半年举办诗书画联展,地点就选在济南,议定4月20日前必须完成组稿。

然而,未出正月,广成兄就应佛山方面的邀请去主持岭南书画院的工作。圣鹏兄则忙于应对上门求画的发烧友。我则天天站在安济河上,“落日不肯去,直欲久照人”,感动着每天的太阳。故迟至花节到来,我们的组稿任务还是没有完成。(花节指菏泽的牡丹花会,时间在4月18日左右)

我家的牡丹今年开得非常好,又新添了两株海棠。我很得意,但也只能邀圣鹏兄一人前来观赏。

经年春前景,

无有与闻者。

今朝开一枝,

居然真国色。

与圣鹏兄酒酣之际,发一组照片给远在岭南的广成兄,约定五月中旬一定要完成组稿。然而事情总有万般头绪,广成兄的书教事业必须兢兢业业,国家书协布置的任务必须完成,故迟至6月9日我们的稿子才基本备齐。

审稿善稿的工作全由圣鹏兄一人承担,我和广成兄谁也无暇帮上一点忙。

一天,圣鹏兄打电话给我:“知存兄,联展的作品都开始排版了,须有一篇代序的文字,别推了,还是由你来作吧。以后的安排还都在等着你这篇文章呢。”

圣鹏兄的这个电话,就是我这些文字得以成篇的由来。我也不知道这种流水账式的写法是否得当?我只知道它记录着我和广成兄圣鹏兄交往的真实心境。

联展的前期工作行将结束,广成兄仍在岭南,征得圣鹏兄的同意,本文就以“与广成兄约赏牡丹”诗作结吧:

青叶连枝满庭霞,

牡丹海棠开我家。

婀娜不识岭南雨,

电传娇姿好赏花。

 

田知存 2017年6月23日 




牛广成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人民大学客座教授

江西省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

成武县书法家协会主席



作品欣赏



王圣鹏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青岛市西海岸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菏泽市牡丹画院院长

成武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作品欣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