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女人]胡兰成“爱”过的八个女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1 06:27:4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谈张爱玲绕不开胡兰成这个人,在张爱玲的生命里,胡兰成是个重要人物,重要到何种程度?这样说吧,胡兰成是张爱玲感情的唯一,张爱玲的爱除胡兰成外,没有给过第二个男人,她宁可让自己枯萎,虽然她有过第二次婚姻,那是环境的改变和生活的所迫,爱早已荡然无存。聪明孤傲的张爱玲,尽管有眼高过顶的才华。在爱情和婚姻的选择方面,做了一件终身遗憾的事,也是糊涂和错误的事,为一个重要到不值得一提的胡兰成,让自己生活在痛苦的阴影中,最后成了客死他乡的孤魂。后人说起张爱玲,无不叹息惋惜。我想,没有人认为张爱玲为感情所付出的一切是值得的,她得到的仅是一轮水中的月,一片山中的云。张爱玲除了浪费自己的感情,也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说起胡兰成,后人对他有个客观的评价:其文可留,其人可废。文可留的原因是,胡兰成确实是有才华的文人,他对学问的用功,以及在文字上的修为和别具一格,没有人 否定他。人可废的理由是,胡兰成在民族的危难时候,成了日本人的帮凶和走狗,此人在对待感情方面,是一个脚踏几只船,风流倜傥,肆意用情,薄情寡义的花花男人。这样一个人之所以有名,或者说变成了热门人物,是因为张爱玲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成就了胡兰成的知名。这是张爱玲错误用情的结果,所谓错误是张爱玲把全部的爱都投给了胡兰成,而胡兰成只拿出了自己八分之一的情给张爱玲。八分之一的由来是胡兰成一生中有过八个女人,张爱玲是其中之一,不是第一也不是最后一个。


    在胡兰成的情感自传《今生今世——我的感情历程》里,写了他生命里的八个女人。让我们看看胡兰成的风流史,了解一下胡兰成都有过什么样的女人。




    胡兰成的第一个女人:玉凤。


    玉凤比胡兰成大一岁,是胡兰成的结发妻子,她和胡兰成的婚姻属于旧式的婚姻,属于媒妁之言,没有恋爱的经历,只有婚姻的过程。


    胡兰成是这样叙述结婚时的感觉:“这一切,于我都是这样的生疏。及至坐床,老嫚给新娘摘下花冠,叫我揭去新娘的盖头帕,一见是穿半旧青布太婆衣,脸上脂粉不施,我心一惊,简直不喜,且连这不喜亦完全是一种新的感情,对自己都非常生疏的。”


   “我一点亦不兴奋感动,什么也不思想,也不是不乐,也不是凄凉,是什么一种情怀好不难说。”


   “我看她先解衣睡下了,我去睡在另一头,两人即刻都睡着了,真是天地清明,连个梦亦没有。”


   “我不满意玉凤,因她没有进过学校,彼时正是‘五四运动’的风气女学生白衫黑裙,完全新派,玉凤不 比。她又不 烟视媚行,像旧戏里的小姐或俏丫鬟,她是绣花也不精,唱歌也不会。”


    玉凤与胡兰成结婚七年因病去世,去世时二十八岁。胡兰成显然对这种婚姻,对玉凤是不满意的,不亮丽,无文化,土气,无感情都是理由,玉凤显然不是他想要的女人。即使玉凤不死,日后也是胡兰成抛弃的对象。玉凤的死对自己对胡兰成都是一种解脱。


    胡兰成与玉凤生有一男一女,男孩叫启儿,女孩叫棣云。


    胡兰成的第二个女人:全慧文。


    胡兰成是浙江嵊县人,玉凤死后他去了广西,在广西教书时有过一段婚姻,在异乡,他和一个叫全慧文的女人结了婚。在《今生今世》里,只有下面这段文字提到这段婚姻:“我那年二十八岁,不要恋爱,不要英雄美人,惟老婆不论好歹总得有一个,如此就娶了全慧文,是同事介绍,一见面就为定,与世人一式一样的日子。我除了授课,只在家用功读书,有时惟与慧文去墟场买龙眼黄皮果吃。”


    从上面短短的文字可以看出,全慧文在胡兰成的一生中是个一带而过的人物,是应付岁月的暂时人物,是用来过度的女人。胡兰成甚至不愿多用笔墨讲述这段婚姻。所以我们不知道胡兰成和全慧文的关系维持了多久,全慧文的去向不得而知。胡兰成对待女人是有始无终。


    胡兰成的第三个女人:应英娣。


    排在第三位的女人应英娣,在胡兰成看来也不是一个重要人物,她是如何走进胡兰成的世界里,胡兰成不讲没有人知道。在《今生今世》的最后章节,讲到佘爱珍时,有一段话顺带提到应英娣。


    “自与爱珍结婚,我这里就常有女子来往。一个是应小姐,她在香港开了一间小店,卖日本的小东西,如饰物人形之类,来日本是为了办货。应小姐原是我前妻,昔年为了张爱玲,发脾气离开了我。她是个柔和硬气人,待人心思好,我问了她的别后种,彼此敬重,如兄弟姊妹的亲。她今年还只有三十二岁,她的人品与相貌,好比一朵白芍药。我一生就是对好人叛逆,对应,对爱玲。可是我不后悔。”


     可以肯定一点,应英娣是因为胡兰成外遇张爱玲而离开胡兰成的。应英娣离开胡兰成是明智的决定,这样的男人有了等于没有。爱永远都是属于自私的情感,不能与人分享,能与人分享的情感决不是爱。爱中之外还有爱,这不是爱,这是贪婪。




    胡兰成的第四个女人:张爱玲。


    胡兰成遇到张爱玲,是当时办《天地》月刊杂志的女作家苏青起的作用,不是她把张爱玲的地址告诉胡兰成,或许张爱玲情感的命运不会那么悲凄。


    胡兰成吃着碗里的女人应英娣,又看上了锅里的女人张爱玲。胡兰成是个贪得无厌的男人。


    张爱玲对胡兰成来说只不过是个猎物而已,张爱玲错误理解了爱的含义,便有了“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这句话的诞生。

    胡兰成是个情场高手,是个猎艳高手,他出现在张爱玲面前,在三招之内就把张爱玲降伏了,何以见得?看看张爱玲在送给胡兰成的照片背后写的话:“见到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张爱玲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当她陷入了情感的漩涡,就开始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美与丑,分不清好与坏。思维再也不是那么清晰,睿智了,敏捷更谈不上。在所谓的爱情面前,张爱玲只能算是个弱智和愚钝的女人。和胡兰成这样花肠子的男人讲爱情,简直亵渎了爱情两字的神圣。


    胡兰成想玩的是婚外情,算应英娣英明,看清了形势,把胡兰成送给了张爱玲,脱离了那个苦海。张爱玲欢天喜地纵身跃进了苦海,她以为得到了想要的幸福,张爱玲不过得到的是一张白纸上的几个黑字,得到的是胡兰成空有的承诺。


    胡兰成说:“我与爱玲只是这样,亦已人世有似山不厌高,海不厌深,高山大海几乎不可以是儿女私情。我们两人都是曾想到要结婚。但英娣竟与我离异,我们才也结婚。是年我三十八岁,她二十三岁。我为顾到日后时局变动不致连累她,没有举行仪式,只写婚书为定,文曰: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妻,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上两句是爱玲撰,后两句我撰,旁写炎樱为媒证。”


    老奸巨猾的胡兰成把张爱玲轻而易举地搞到了手,至于婚姻那只不过是好玩的把戏,骗骗像张爱玲这样痴情的女人很管用。胡兰成说:“我与爱玲亦只是男女相悦,《子夜歌》里称‘欢’,实在比称爱人好。”


    胡兰成还说:“但她想不到会遇到我。我已有妻室,她并不在意。再或我有许多女友,乃至挟妓游玩,她也不会吃醋。”


    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女人可以豁达到可以与他人分享一个男人,应英娣做不到,张爱玲同样做不到,张爱玲的思想并不比应英娣更高尚,张爱玲也是一个世俗的女人,她怎么可以没有对爱独占的心理,真正的爱情从来都是排他性的。胡兰成的沾沾自喜是自欺欺人的自我感觉良好。


    看胡兰成说的话,就知道他根本不是出于真心爱张爱玲,在后人看来胡兰成只不过把张爱玲当“欢”的对象而已。胡兰成给张爱玲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是一张空头支票,永远无法兑现,让张爱玲一场欢喜一生悲哀。




    胡兰成的第五个女人:周训德。


    胡兰成生性风流,所到之处,捏花惹草,四处留情。得到张爱玲后,胡兰成并不心满意足,喜欢美色的本性,丝毫没有得到改变和收敛。


    胡兰成利用在武汉办报的机会,拿出了他泡女人的看家本领,驾轻就熟,很快就勾上了仅17岁的女护士周训德。17岁女孩,多嫩的肉,好吃极了,胡兰成怎么会不流口水呢,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胡兰成恬不知耻地说:“我只管看她,如绍兴媒婆说的越看越滋味,我说你做我的学生罢。但过得多少日子,又说你还是做我的女儿。后来又说要她做我的妹妹但到底觉得诸般都不宜。《诗经》里‘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没有法子,只好拿她做老婆,只怕做了老婆亦仍觉拿她没有法子。我道:‘我看着你看着你,想要爱起你来了。’她道:‘瞎说!’我仍说:‘我们就来爱好不好?’她道:‘瞎说!’


    见到周训德胡兰成似乎全忘了自己是有妇之夫,下面是胡兰成与周训德的对话。


   “我说:‘训德,日后你嫁给我。’小周道:‘不。’问有什么不好?她道:‘你比我大廿二岁。’又道:‘我娘是妾,我做女儿的不能又是妾。’我当时听了也憬然,不即拿话来辩解。”


    周训德知道有张爱玲的存在,她不想与人共享一夫,她不甘做第二夫人。周训德知道做妾没有好的结果,可是可是,她还是经不起诱惑,同胡兰成厮混在一起,实际上幻想着有一天可以独霸山水。让主动放弃总有一种不甘。


    胡兰成对感情和婚姻,有近乎游戏的态度,让人感到愤然,可细想一下,又不能全骂他。总有一些女人愿意和他纠缠,愿意陪他玩。周训德是这样的货色,范秀美是这样的货色,张爱玲何尝又不是呢。


    胡兰成坦然的潇洒,坦然的无耻。他可以毫不忌讳地把与张爱玲关系告诉周训德,又把与周训德的关系告诉张爱玲。在错乱的男女关系上,把胡兰成说成欺骗似乎不成立。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女人们的不自尊不自爱不检点,让胡兰成有了烂爱的机会,有了辩解的理由。


    胡兰成说:“小周我与她说张爱玲,她听着亦只觉得好的。我问她可嫉妒?她答:‘张小姐嫉妒我是应该的,我嫉妒她不应该。’她说的只是这样平正,而且谦逊。”


    “我与爱玲说起小周,却说的来不得要领。一夫一妇原是人伦之正,但亦每有好花开出墙外,我不曾想要避嫌,爱玲这样小气,亦糊涂得不知道嫉妒。”


    张爱玲是糊涂,但绝对知道嫉妒,面对胡兰成这样的人,嫉妒无济于事,放弃又不舍,矛盾的痛苦一直折磨着张爱玲。

    胡兰成与周训德的情缘,因抗战的胜利,胡兰成的逃亡而结束。




    胡兰成的第六个女人:范秀美。


    胡兰成曾当过汪伪政府的宣传部次长,是汉奸一族。抗战一胜利,胡兰成就隐名埋姓,四处逃窜。在逃亡的路上,胡兰成依然风流本性不改,与送他上路的寡妇范秀美好上了。与范秀美的关系,胡兰成花了不少笔墨讲述。


    “十二月八日到了丽水,我们遂结为夫妻之好。这在我是因感激,男女感激,至终是惟有以身相许。而她则是糊涂了,她道:‘哎哟!这我可是说不出话了。’翌日在往温州的航船上,她道:‘这我可是要蛮来了的呢!你到何处我都要跟牢你了的呢!她的蛮,亦像戏文里的樊梨花那样番邦女子的不顾一起。”


    胡兰成对夫妻关系太在意了,在意到与他有关系的女人,都给予夫妻的名誉。这边与张爱玲保持着旧的夫妻关系,那边与范秀美建立了新的夫妻关系。在胡兰成看来男女之间建立夫妻关系,如同国家与国家之间建立外交关系一样,多多益善。胡兰成的真实目的在哪里?他是这样说的:“我在忧患惊险中,与秀美结为夫妻,不是没有利用之意,要利用人,可见我不老实。但我每利用人,必定弄假成真,一分情还他两分,忠诚与机智为一,要说这是我的不纯,我亦难辩。”


    对待范秀美,胡兰成有意呈现“诚实”的一面,主动把与张爱玲和周训德的事告诉范秀美。胡兰成认为自己这样做是有胸襟的。但我认为范秀美比胡兰成更有胸襟,胡兰成的风流史没有使范秀美厌恶。


    胡兰成得意地说“但她不妒忌爱玲与小周,这原是她对人事的现实明达知礼,而亦是她的糊涂可笑。她明知我有爱玲与小周,当时她却竟不考虑,因为她与我只是这样的,不可以是易卜生戏剧里的社会问题,其至亦不可以是禅回答。她这样做,不是委屈迁就,而是横绝一世。”


   “秀美与我,好像佛经里说的‘法不二,法不待不比’,竟是不可能相像有爱玲与小周会是干碍。她听我说爱玲与小周的好处,只觉如春风亭园,一株牡丹花开数朵,而不重复或相犯。她是这样一种光明空阔的糊涂。”


    从张爱玲开始至周训德到范秀美,都是糊涂的女人,胡兰成对糊涂的女人情有独钟。


    胡兰成与范秀美结为夫妻后,张爱玲千里迢迢来到温州看胡兰成。想不到胡兰成身边又有了一个女人。其实张爱玲来温州除了看胡兰成,也是来让胡兰成对感情做一个抉择。


    胡兰成说:“那天亦是出街,两人只拣曲折的小巷走,爱玲说出小周与她,要我选择,我不肯。”


   “我因说世景荒荒,其实我与小周有没有再见之日都不可知,你不问也罢了。爱玲道:‘不,我相信你有这样的本领。’她叹了一气:‘你是到底不肯。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


    张爱玲在温州呆了二十天,一无所获,她没能让胡兰成回心转意。张爱玲不得已离开了温州,离开了胡兰成,她内心充满着无奈和伤感。张爱玲在以后写给胡兰成的信中说:“那天船将开时,你回岸上去了,我一人雨中撑伞在船舷边,对着滔滔黄浪,伫立涕泣久之。”


    张爱玲绝望了,从此让自己萎谢了。


    虽然张爱玲离开了胡兰成,范秀美在胡兰成的身边依然不能长久,解放初期,胡兰成去了香港之后转去日本,永远抛弃了范秀美。范秀美就像一座浮桥,帮胡兰成度过了危难,过去了也就无用了,可以拆除。胡兰成是个何等薄情寡义的人,这样的人竟有这么多的女人,甘愿为他献身,甘愿为他流泪,甘愿为他牺牲,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摇摇头,说声不懂算了。


    胡兰成的第七个女人:一枝。


    胡兰成踏上日本的国土,立刻打响了征服日本女人的战争。


    一枝是日本女人,是已婚女人,是有夫之妇,是胡兰成的房东。胡兰成在讨好女人方面确有高人一筹的本事,很容易让女人产生迷离的情感,很容易赢得女人的芳心。


    胡兰成是个见到女人都想占为己有的人,他公开坦诚说:“我是陋巷陋室亦可以安住下来,常看见女人,亦不论怎样平凡的,我都可以设想她是我的妻。所以我心里当一枝已是我的妻倒是真的。”


    胡兰成似乎对结婚很感兴趣,凡与之交往的女人,都提出与之结婚,全然不理自己是已婚人士。对一枝胡兰成又故伎重演。

   “我说,我要与你结婚,一枝却道:‘不可,我是人妻,只要像现在这样就好。’我的问是自己亦知道不够诚意,而她的答亦是,怎么可以这样不作打算!”


胡兰成与一枝没能结为夫妻。在胡兰成的八个女人中,只有周训德和一枝没有纳入妻子的行列,实际等同于妻子。如果不是时间短暂和忙于逃命,周训德也成了胡兰成帐下的人。


    结不结婚不是重要的事,重要的是不结婚一样有结婚的感觉和好处,且不附带任何责任和麻烦,岂不更好。胡兰成实际上也喜欢这种形式的游戏。


    没有夫妻之名,胡兰成与一枝依然悠然自得。


    “转瞬十月二十四,一枝生日,我与她去看歌舞伎。”


    “我和一枝到新宿御苑去看樱花,但是两人只顾说话,还是比看樱花要紧。”


胡兰成在一枝家住了两年就搬走了,但没有说搬走的原因。胡兰成搬走后,一枝与胡兰成还有来往,两人在一起有三年的时间。据胡兰成说,一枝不能离婚,故不能嫁给她。




    胡兰成的第八个女人:佘爱珍。


    胡兰成像过客一样,先后从七个女人身边走过,把女人当作提供享受和服务的驿站。胡兰成活的逍遥自在,风流快活,一生艳遇不断。胡兰成走马灯式的换女人,让看得人都眼花缭乱。


    离开一枝胡兰成继续潇洒,把目光重新投回到了中国女人的身上。在日本这个异国的土地上,胡兰成的最后一站是第八个女人佘爱珍,上海黑帮头子吴四宝的遗孀。佘爱珍属于残羹剩饭的女人,与胡兰成是匹配的一对,如同苍蝇遇到了臭肉。


    胡兰成说:“中华民国四十四年三月,佘氏爱珍来归我家。”这不是一个称心如意的女人,但胡兰成还是接受了,或许他已没有多少选择的资本和余地了。


    胡兰成于1981年7月25日在日本东京去世,结束了情债累累的一生。


    看完胡兰成的《今生今世——我的感情历程》让人感到惊讶,胡兰成对待感情和女人,如玩游戏,玩过就算,重在过程,不计结果。


    胡兰成玩三角游戏,得心应手,他从不检点自己的行为,他这样说:“我已有爱玲,却又与小周,又与秀美,是应该还是不应该,我只能不求甚解,甚至不去多想,总之它是这样,不可以解说,这就是理。”


    胡兰成不愿承认对女人的爱,他说:“我于女人,与其说是爱,毋宁说是知。”


    “情有迁异,缘有尽时,而相知则可如新,虽仳离诀绝了的两人亦彼此相敬重,爱惜之心不改。”


    爱惜之心不改。真的不改吗?这话连鬼都不相信。(内容来自网络)


声明:

本平台内容包括原创、编辑整理和转载。我们尊重原创并就有关事项声明如下:

1.所有转载内容均标明来源,如经查核未能发现出处者则标明“来自网络”。如有疏漏欢迎原创作者及时联系我们,经查实后将给予删除;

2.不转发任何国家法规禁止、或标明“谢绝转载”的内容;

3.对于恶意及虚假举报者,我们保留以相关法律手段维权的权益。


更多内容请登陆中国画通鉴网www.qiongyan.cn

扫描并关注微信公众平台qiongyan1127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