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诗人诗歌地理之江西:苏唐果王玉芬丁艳(童心组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7:39: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色"女诗人"关注我们……


中国女诗人平台公告

女诗人平台编委:

一念空 如风 芷妍 灵溪 香奴 宋清芳 霜扣儿 笑嫣语 歌沐 林程娜

播音室成员:

安好 武琼 简佳 tiger 杨雪芳 辰小邪 李小猫 小庄

诚挚邀请:

欢迎能在纸刊推荐女诗人平台诗歌稿件,或者能在纸刊为平台开辟栏目的主编或者编辑,合作推广女诗人优秀诗歌作品

特别鸣谢:

《朔风月刊》《关东诗人》《诗前沿》《联盟文化》《国家诗歌地理》《诗志》《华星诗谈》《朔州晚报副刊》《新诗想》诗刊,《无界诗刊》官方微信平台,中国诗歌学会平台,诗词世界平台,《诗歌周刊》,『雁门诗稿』,『网络诗选』,《诗前沿》。

江西女诗人

苏唐果 | 王玉芬 | 丁艳




苏唐果,70后,江西吉安人,现居苏州。有诗歌发表于《诗刊》《星星诗刊》《中国诗歌》《三峡文学》《意林》等报刊杂志, 出版有诗集《无声的自觉》。


寒露过后是霜降是冬天雪后的故乡……




寒露

一一给晓东

寒露,一次难得的旅行

你出发的心情我已安慰过了

用寺庙,用钟声

深深的怜悯,是徒然

一夜白头是有可能的

失去了母亲后

你仍然去拍鸟,拍

芦苇也白头

凌乱的线条后面

一只鸟

缩着头

孤单的背影

你说你还活着

寒露过后是霜降是冬天雪后的故乡



念虞山

我在清晨的异国醒来

你们坐在傍晚的路灯下

吴地的大马路边

为荒美而聚,而鸣,而抱紧头颅

多情不必等相见

我也有想大哭一场的冲动

早有明月悲辛交集

我也懵懂识得了时光的谜底

青草枯荣的无言

半生的颠沛,余生互为同情

你看小虫写下:“似乎明白此生但江水滔滔”

空间,造着时间的衣裳

现在也不是桂花树下喝茶的样子了

涣散的衣袖我已看到挥手的结局

但是终有兴福寺前的相聚

不用看那寺里牌匾的四个字

“为甚到此”

很多年前这高处就已写下

只等我们来一字字念出



我在向日葵花丛中低头

天空瓦蓝得让人想做一只猫

上房揭瓦

一路向北

在秋天最真挚的画面中

一大片金黄色的酒杯高举着向天

我在向日葵花丛中低头

深深地

悄悄地

我已就坐辉煌的宫殿中央

那把动荡的交椅

江山和美人,皆在我的屏息下


王玉芬,江西省九江市人。现供职于江西省九江市市直某机关。江西省作协会员。诗歌、随笔散见《诗选刊》、《中国诗歌》、《创作评谭》、《时代文学》、《青年作家》、《九江日报》、《长江周刊》、《南昌晚报》等报刊。诗歌入选《中国诗歌地理:女诗人诗选》。


阳光下的痛让人顿生好感……




虚构一场莲的盛开

在莲花镇,虚构一场莲的盛开

给它的山峰命名为莲花峰

让莲花的色系多出一种绿色

给它的小溪命名为莲花溪

一到初夏,溪水就漂满莲花

粉红粉紫,还有一半是纯白的莲花

在镇里,和最漂亮的女人莲花

好好谈一场恋爱

莲花溪里的冰川石,莲花峰上的茅草

是建一座小屋最好的材料

做好房子,娶莲花回家

生一群貌美如花的小莲花

种一万亩莲花养家



春天的小伤口

迟来的痛楚在路上,愈来愈近

莫名的恼恨一个人

牙龈又肿了,吃甲硝唑阿莫西林

药片很苦,不知道有没有用

春天的小伤口朝天开着

等着雨水冲洗,不知道能不能帮助愈合

我在排山村附近的山林

漫山遍野寻找良药

荆棘拦路,划破手臂

阳光下的痛让人顿生好感

——胜过看不见的痛

野蜂巢在枝桠间孤零零地挂着

蜂走巢空

废弃的茶园里,茶叶嫩生生地绿

茶香扑鼻,还是无法慰藉

那满山坡的月季花啊

白剌剌地开着



春天的危险性

好吧,我承认

空气中聚集了大量的危险因子

它们蠢蠢欲动,跃跃欲试

它们嗜血,追逐隐藏的伤口

在上面开出一朵桃花,再开出一朵梨花

最后用深红的玫瑰结束

好吧,我还得承认

用花香和泥腥发酵的情愫有毒

它会麻痹损害神经

人们要么停止不住地爱

或不爱

要么用一生的时间忍住伤痛

其实人们是充分认知了春天的危险性的

但他们愿意像那只飞来飞去的小鸟

宁可疲倦得一头栽下,粉身碎骨

也不拒绝春天发出的一切信号



丁艳,女,听障人士,江西黎川人,江西省作协会员。在《星星》诗刊、《创作评谭》、《诗潮》等刊物发表诗歌若干,著有个人文集《生命如莲》《杂树生花》。


光阴拍打着生锈的门环……




青草更青处

在青草更青处漫溯

卷入湖水和山岗的爱恋

我不羞于做一个勇敢的第三者

越过俗世的人间,瞬即地闯入

挥霍着我的赞美,任泛滥的抒情

在一面湖的内部蔓延

欢喜于无数株草

从四面八方奔涌过来抱住我

这是秋天圣洁的面孔

那么多此起彼伏的纠缠

乐此不疲地痉挛,青草更青处

不需要一朵多余的花

那片幽谧已经铺张成我们希望的模样

所有想要说的话近在唇边

我们走吧,走吧,去往白沙洲

脱胎于母亲丰腴的腹部

走成一双白鹤,走成无数的精灵

让深藏于湖水之下的悸动

抖落我们羽翼上沉重的烟尘



旧时的夜影

最喜欢旧时的夜影

不期而至的秋风舞动着衣角

灯火渐渐打开

夜空被虫鸣割裂

游鱼在枫溪里交头接耳

光阴拍打着生锈的门环

斑驳的墙上刻满了故事

有人先于季节抵达

她的足迹,比流水更缓

比青苔更低

偶尔漂浮过来的擦肩而过

夹杂着白日的温度

这样的炙烤中,我们徘徊着

来不及问候,就要转身



山林的缝隙

溪水不会这样无缘无故的清澈

而青石会弹奏乐曲,把尘世唤醒

山径上突然响起来的回声

折返不到过去,也映照不出未来

我们走得那么慢,那么慢

时光追逐着落日的足迹

蜻蜓优雅地漂浮在草地的上空

芭蕉阔大的叶子湿润了我们的眼睛

草木的缝隙里,地衣的孤独与众不同

人间的悲欢如同那些缠绕的青藤

要和一世的枯荣如影随形




安静 •从容•和谐•真诚

长按关注女诗人平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