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永生花销售联盟

完结【风干的玫瑰】江韩君 苏甜歆【小情歌】

蜜览群书2018-07-31 07:53:01

  仓库里的浓烟熏得人睁不开眼睛,苏甜歆站在原地等了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也没有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浓烟中走出来。


  她恐慌地叫着江寒君的名字,被男人浇下去的水早就在高温下烘干,滚滚浓烟呛得她眼泪直流。


  终于,在铁门旁边,她摸到了江寒君已经倒下的身体。


  “江寒君,你别吓我!”


  苏甜歆喊着江寒君的名字,却怎么也喊不醒他,她费力地把人拖到一个拐角,远离了那能吞噬一切的火苗。


  模糊的火光中,昏迷的男人躺在她的腿上,平日里让她又爱又恨的眼眸紧紧地闭上,削薄的唇绷成一条直线,依稀还是她最爱的模样。


  她的指尖颤抖着抚摸上江寒君如刀削斧刻般的侧脸,甜歆在那唇上落下一个吻,呼吸越发的艰难起来。


  江寒君,你这辈子最恨的是我,没到到到头来还是要和我死在一起。


  是不是当年我没有那么执拗地留在你身边,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悲剧的发生呢?


  江寒君,如果有来生,希望我们再也不要相见了。


  ……


  苏甜歆醒来的时候在阳光正好,映入眼帘的是季沫北那张温润的脸。


  “沫北?你……我怎么会在这里。”苏甜歆惊讶地问道。


  正准备起身,才发现全身酸痛不已,手肘还缠上了厚厚的绷带。


  “嘶……”苏甜歆倒吸了口冷气。


  “不要乱动,小心碰着伤口。”季沫北上前按住苏甜歆不安分的身体,眼中闪过温和的笑意。


  过了很久,苏甜歆才仿佛反应过来似的,眨了眨眼:“我这是,活过来了?”


  季沫北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含笑点了点头,说道。


  “差一点就救不回来了,谢天谢地,你终于醒过来了!”


  苏甜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个关头倒是没有多去想季沫北这个动作的含义。


  她眼睛亮亮的盯着季沫北,说:“最后是消防员过来的吗?医院里的人都没事吧?”


  听到这季沫北眼神一暗,但被他很快地掩饰了过去,用轻快地语气说。


  “哪还来得及等消防员啊,我在医院找到你的时候你都已经昏迷了,等到消防员来,估计你都化成灰了。”


  苏甜歆心里一暖,万分真诚地说道:“谢谢你。”


  季沫北摸了摸她的发顶:“傻丫头,你和我之间用得着说什么谢谢。”


  苏甜歆突然想起昏迷前和她躺在一起的江寒君。


  那人怎么样了?


  这么想着,她的语气也带上了踟蹰。


  “那个,医院里没有其他伤亡吧?”她犹豫地看向季沫北,迂回地问道。


  “不清楚,我找到你之后就把你送到这家医院了,这是美国的一家私人疗养院,很适合调养身体。”季沫北语焉不详地说道。


  没从季沫北身上挖出什么信息,苏甜歆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不死心地问道:“你找到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别的什么人呀?”


  “就在我旁边的。”末了还补充道。


  季沫北仿佛看穿一切的眸子看着她,让苏甜歆有点心虚。


  “算了,那么重的烟,你应该也——”


  “你是说你的前夫吧。”


  苏甜歆:“……”


  她偷偷地瞄了一眼季沫北,试探性地说道:“你不生气?”


  季沫北气极反笑:“要真生气一天百八十回的都不够生的。”


  说完这句话他的笑容变得苦涩起来,眉眼间染上一层自嘲。


  “甜歆,是不是我做什么,你的心里永远都只有那个人。”


  苏甜歆连忙摆手:“不,不是……”


  “你不用多说。”季沫北打断了她,看向苏甜歆的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我季沫北虽然喜欢你,但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我找到你的时候只看到你一个人,兴许江寒君醒来后自己走了也说不定。”


  这话就带上一丝气性了,苏甜歆再关心这个问题也不敢多问,只好像个鹌鹑似的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哦”了一声,默默地不说话了。


  季沫北的眼神中迅速闪过一丝狠厉,但与他表情相反的是他抬起手轻柔地给装鹌鹑的某人掖了掖被角,用恰到好处的声音说道:“这家疗养院是我名下的产业,不同担心隐私的问题。你好好养伤,江寒君的事情——我会帮你留意的。”


  随即一声门响,季沫北已经离开。


  苏甜歆这才伸出半个脑袋,先瞅了瞅确定病房里没人了,又愣愣地看着自己缠着绷带的手臂发呆。


  明明说好不再见,为什么又开始想念。


  疗养院的生活很悠闲,因为本身就是给富人建的休闲娱乐一体的场所,所以私密性做得很好。


  门前带一个大大的院子,沿着篱笆中了一大圈蔷薇花,密密麻麻的枝叶遮盖在上面,几乎看不清院子里的任何东西。


  苏甜歆每天的生活就是看看花浇浇水。


  第三天,季沫北怕她无聊送了一只小金毛过来,顺便带来了江寒君的消息。


  原来江寒君早就被他的手下救走了,现在也在医院养伤。


  苏甜歆听到这话的时候一愣,随即自嘲般地一笑。


  这倒是他那群手下能干出来的事,毕竟白家的少夫人早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江寒君不怜惜,便谁都敢踩上一脚。


  见死不救也不足为奇。


  不过听到江寒君还活着的消息她倒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当初想杀他的心是真的,后来想他活着的心也是真的……


  至于心底这一团乱麻,还是扔在角落里让它自生自灭吧!















未完待续。。。。。。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