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凌随笔:把月季养成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19 16:34: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张亚凌,教师,《读者》等签约作家,《语文报》等专栏作家。数十篇美文被选作中考阅读文或各种考试阅读文,收录进寒、暑假作业、地方语文精英教材及多种课程辅导资料。散文集《回眸·凝望》一书获第二届杜鹏程散文优秀奖,《时光深处的柔软》入围“第三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


随笔

同事孙晓燕家的月季,只是已不复存在,拆迁了。

把月季养成树

文‖张亚凌

 进了朋友的院子,一抬头:

 院子中间有一棵树,挂满了圆圆的红果子,似乎没有主杆,从地面一露出就分了好几个很粗的枝干,直长到接近二楼的顶部。

 啥树?没见过,还真没见过。我忙问朋友。

 不是树。朋友一脸淡定。

 呵——,我感觉到了她淡定里掩藏着的骄傲。我轻轻捶了她一下道,不是树?难不成你把草养成了树?

 朋友笑着点点头说,草本植物,月季。

 我捂着嘴笑得直不起腰。我说你真会开玩笑,说你胖你还就喘上了呀。你说你把月季养成了树,还那么高大?真逗。

 朋友说,不信?你自己过去看看。

 走近,细看,——月季,的确是月季。手腕粗的枝干,长到二楼高。那些所谓的红果子是月季花落后留下的花柄。

 我又慨叹道,这月季,太高了,高到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总不至于为了看花高昂着头吧?即便你愿意那样,看到的也是花的下面,并不美丽啊。你把它好好修剪,让它长得低矮壮实,覆盖住大半个院子,那才叫阔气呢。

 话说到这里,我便有些遗憾,为朋友养了那么高大却一点都不实用的月季。

 朋友却一脸满足,而且兴致很高地和我说起月季来。

 她说,要是只在院子里,只有自家能看见,多没意思。你知道吗,我们家这月季可是招牌,——我们这条巷子的招牌。这条巷子七拐八绕的不好找。不过,现在巷子里的人在月季花开时都会这么说:你远远地瞅见一棵大花树,迎着它走,就到我们巷子了。

 朋友又说,我家是巷子口第一家,月季花开,这一片都能闻到香味儿。连走路的人都停下来惊奇地看,——或许大伙还真没见过这么高大的月季呢。

 朋友说时满脸骄傲。她又问我道,你见过谁把花养成了树?你见过那株花树能作为一条巷子的招牌?自个儿心里没她了,她才会那么高大。自个儿的院子不约束她了,她才成了整个巷子的……

 朋友的话让我心里一下子豁亮起来:

 ——把月季养成树,养的是心情养的是胸怀!

【写作,就在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快乐里;快乐,就在疲惫不堪却依然向往美好中;美好,就在你提笔书写的刹那。“心愉悦”微写作,每天忙里偷闲十分钟,轻轻松松学写作,让你在凡俗里快乐而美好。心舒展了,生活就没了褶皱,愿您从“心愉悦”微写作启程,走向更美好的自己。全年收费720,联系微信dx7098999.成人写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