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到雪峰山,一朵牡丹引发无限禅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26 10:29: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年之中最不应该辜负的是春光。出户外,于自然天地间揽一派蓬勃的气象入眼、入心、入怀,自己也就多了几分朝气。易经有句老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天人之间自古有着密切的对应。正是怀着如许期待,我们几位新朋旧友相约去寻访雪峰寺的牡丹。


▲(雪峰胜境•程水华/摄)


  福州,最罕见的是雪和牡丹。但位于闽侯大湖乡的雪峰崇圣寺(俗称雪峰寺)却得天独厚,从天上的雪花,到地上的牡丹花,可谓一应俱全、众妙齐备。寺内还有一种叫做地涌金莲的花卉,茎如莲花,甚是奇特。

 

▲(地涌金莲•陈飞洋/摄)


  冬来春往,雪峰寺无时无刻不呈现着造化的精华神采。大概是这个缘故吧,唐末高僧义存云游至此,结庵建寺,禅悟修行。当年祖师手植的柳杉,今已长至数人合抱了。仰头望去,那树恍如托天的金刚,雄壮之中带着些许庄严。浓荫密密地铺了一地,于是,寺庙又多了几分清幽,让人的心怀为之澄净。

 

▲(雪峰苦行僧•程水华/摄)


  朋友招呼:“来吧,到树下留张影。”我顺从地坐到树洞里,摆了一个达摩面壁的姿势。禅是什么?不必探究过多的神秘意味,儒、释、道三家原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寻求立身之本。我是怎样的存在?如何存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也许人活着只要会思想,就撇不开这些问题。在我看来,大可不必拘限于门派之争,那只不过是人类认识事物的角度不同而已。


▲(雪峰牡丹花会• 张敏 庄高翔/摄)


  譬如这赏花的游人,虽来自不同的地方,却最终被爱美之心牵引着走到一起。连花间的男女老少,他们的眉梢眼角、举止言谈莫不透着一股和气。人与花、人与人之间,是一道道饱含春意的风景。难怪卞之琳会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雪峰牡丹园•张敏/摄)


  花事未盛,红的、紫的、白的,稀稀疏疏地妆点着,有的已经凋谢,有的尚在含苞。然而,我以为恰逢其时。中庸有云:“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众人览物在已发与未发之间,往往能觅见真性。乘兴而至、尽兴而归,与游之情,和和融融,自有佳趣潺湲其中。


  朋友说,他前些年曾到过雪峰寺,一度痴迷于牡丹婷婷袅袅的风姿、雍容大方的气度,于是私自从园圃中藏了两株花苗回去,但最终还是无法成活。“看来,美只能用心体会,无法沿袭模仿,更不能占为己有。”朋友若有所思。



  开一朵花吧,就当是对春天的答谢,就当是对生命的回报。而我,也愿将自己的内心去贴近这盎然的春情春意。真庆幸自己能作画,可用笔墨丹青留住景象。马观花只能得之泛泛,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就无法深入体会。铺纸蘸墨,调理丹青,我的思绪随着风中的花朵一起摇荡。画毕,顺势题款:“不为富贵为春风”。富贵与否不可强求,但春风是万不能辜负的。


▲(牡丹绽放•程水建 程水华/摄)


  走出寺外,绕过一个装满青天白云的小湖,便是个幽僻的去处。那是一座并不引人注目的庵堂,匾额上书“枯木庵”。或许是小的缘故,枯木庵游客罕至,冷清有余,显然不具雪峰寺的鼎盛香火。以世俗的眼光看,高僧大德多出自大庙。然而朋友告诉我,这儿是义存禅师最初落脚的地方。

 

▲(枯木庵雪景•吴心钰/摄)


  枯木庵正中立个巨大的枯木桩,高三米多,围七米许,中空。据说义存禅师当年就住在这树洞里修行悟道。枯木内壁刻着许多文字,基本看不清楚。也曾有人拓印了去,只是晓其含义者并不多。无怪乎旁侧柱子上题着两句楹联:“谁解读碑千秋摩树腹,师来卓锡一雪满山头”。深入解读需要诚心,能够神会其旨需要机缘,非我等匆匆过客所能轻易揭示。机缘本无法强求,但我知道,自己一定不会错过眼前美好的春光。


走吧,好花还在继续开放呢!



谢新苗/文

编辑:张存金 张敏 陈秀云

校对:庄高翔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