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的玫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5:19: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微赞台”,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自传】愚寓,本名郭友,非半边天也。1970年生于平南荒村,父母农妇村氓,少无童话寓言充耳,贪玩滩涂绿野间。1980年读破败村小,养兔辅田支持家道,师平平,学也平平。1990年走过广灵一中,走进雁北师专,知求学之艰难。2000年舌耕于东蕉山初中,桃李不言,屡获乡奖,晓教书之辛苦。2010年混入文秘充数至今,其间三度上下人梯,两次遭遇失滑,间或舞弄些文学字样,亦感欣慰。追精美不成求诙谐不就,难登大雅,多于自寓,加之性愚,故取自嘲曰:愚寓。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朗读音频

多 事 的 玫 瑰

文      郭   友

诵读   史   飞


(一)

今年七夕,是淫雨霏霏的夜晚。老铁一如既往地蹬着“老二八”行进在昏黄的路灯下,任凭雨丝浸润忽前忽后忽长忽短的影子。

今年高考,老铁的班又火了,一名学生勇夺全市理工科状元考入清华,二十一名学生考取本科院校。表彰会上,分管教育的钱县长亲自给他颁奖,握着他的手当场吟咏一绝:“振兴教育,一中有责;横刀立马,唯我老铁”。老铁一向内敛,花发苍面臊成一朵花,幸福感漾遍全身。

“大叔,给大婶买束花吧”。一声甜甜的招呼惊扰了老铁的美梦,他捏闸停下,见路灯下一个小姑娘,撑一方花伞伶仃地站着。

老伴操持家务四十多年了,她没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没有进过一次高档饭店,没有游过一次名山大川,愧疚之情油然而生。捏着兜里仅有的百元大钞,老铁犹豫了。

“这是最后一束玫瑰了,大叔买了吧。妈刚作过手术,还等着我伺候呢。”女孩哀求着,黑黑的大眼睛闪烁着晶莹的泪珠。

老铁一生最怕眼泪,真的假的都怕。他本能地掏出带着体温的大钞递过去。

“原价回您,祝大叔大婶情人节快乐。”找回八十元后,女孩抹着眼泪幸福地走远了。

(二)

“老伴,七夕快乐!”顾不上脱去潮湿的外衣,老铁单膝跪地,双手将那束偶得的玫瑰捧到她面前。

老伴半晌才回过神来,忍不住破口嗔骂:“死鬼,孙子都这么大了,儿媳还和咱住一块。女儿还念大学,瞎糟蹋钱。甭吃饭了,吃你的花去吧。”

老铁眼圈发红,赶忙站起来赔礼:“老伴,咱辛苦一辈子不容易,这不发奖金啦,咱也豪华浪漫一回。”趁她不注意,老铁在她爬满皱纹的额上亲一下。

“死鬼,别吓醒小卓,快吃你的饭去。”

小卓是他们的孙子,正酣睡在他们的大铁床上。

老铁揭开锅,端出热腾腾的馒头稀饭烩腌白菜,边看电视边吃起来。

老伴将瓶里插的假花扔掉,把那只大腹便便的花瓶擦洗干净盛上清水,将玫瑰小心地插进去,放到电视柜靠门的一端,挨着丈夫看电视。

老铁饭毕洗漱,老伴洗碗筷,尔后二人拥着孙子熄灯入睡。

不久,楼道传来清脆的咔咔声,紧跟着锁匙声响起,他们知道儿媳艳艳回来了。艳艳在城郊的五中上班,吃过校餐上过晚段开车回来,总比老铁晚半小时。最近儿子老是夜不归宿,小俩口进入冷战状态,老俩口担心要发生什么……

(三)

天刚放亮,老俩口还在梦中,忽听儿媳摔鞋子扔衣被大叫起来:“日子没法过了,离婚!”

小卓吓醒了,哭着喊着找妈妈。老伴抱起孙子哄,老铁忙披衣出来看究竟。

“爸,你那死鬼儿子出轨了,日子没法过了。”她扒在床上呜呜哭起来。

“艳艳,别哭。爸给你教训那崽子,刚当个芝麻官就反天啦!”

“说好的攒钱买房,他偷钱给那个婊子。”艳艳抽泣着打开微信:“这是前天晚上从他手机里转来的相片!”

老铁接过手机,果见儿子跟一半老徐娘站在一起,不由得火冒三丈,当即拔通他的电话:

“蠢货,给老子滚回来!”不等儿子回话,老铁气愤地挂断手机。

约莫二十分钟,儿子小铁气喘吁吁地赶回来,脚跟还未站稳,老铁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没出息的东西,对得起你媳妇吗?”

小铁懵了,捂着脸问究竟。

三人一通围攻,小铁终于明白原委。他哭笑不得,一脸委曲地说:“她是我帮扶的建档立卡户,刚死了丈夫,看她可怜,我随了五百块钱的丧礼。”

三人哑然。扶贫进入攻坚阶段,驻村包户干部三过家门而不入是常有的事。良久,艳艳嗔怪道:“昨晚什么节忘了?老爸还懂得给妈买玫瑰呢。”

老铁连忙将一瓶花端给她:“其实花是小铁托我买的,见你没回来先放这儿,一耽搁就忘了,唉!人一老就不中用了。”

雨过天晴,阳光灿烂。那束玫瑰放在小铁床头,开得格外鲜艳。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