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也会有一个院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7 16:12: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也许,我也会有一个院子

                            文/曾洁  图片来源/朋友圈


这些年的交通一天比一天拥挤,人心一天比一天浮躁。

中年了,想法也开始变化。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居然时不时聊起老了要去哪里要如何抱团生活。


当然我是喜欢珠海的,从来到这片土地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没想到要再回去。

我爱这成片的棕榈高耸入云,我爱晚风中微微荡漾的沁香,我爱夜幕下海水轻轻拍打海岸,繁星点点泛起粼粼的波光。


是的,我特别爱特别爱这昏黄的长长的路灯,晨曦微起的情侣路边那慢慢儿扬起的白色的渔网,红色绿道上轻快跑步的中老年人......而日月贝,我常常看着朝阳如何慢慢给她披上一层金纱,又如何在一瞬间跃过海面,驾临于绿山之上。


喂喂,洁巴,

“四人帮”的玲提醒我,

那些年长一些的,孩子已经上大学的,正云南贵阳海南西藏的到处跑呢。想住哪儿就住哪儿。


到处跑?不不,我可没有办法在云南经营好一个去处,几个月之后又跑去海南。

再说了,海南,不也是海滨城市吗?

那和珠海的荷包岛东澳岛外伶仃岛金沙滩银沙滩飞沙滩有什么区别?

贵阳嘛,我可以去渡假呀,

西藏,当然,我会去。可能一次,最多两次。


咦,我不要这里几个月那里几个月。

我想要的,是一个可以让我心静的院子。是我出去旅行后,想要回来舒舒服服享受安静远离喧嚣的地方。



这个清明回家,我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屋前屋后,再细细思量盘算,嗯,叶落归根,既然买不起珠海的别墅,那这个土生土长的地方,只要好好策划,就会是一个上好的院子。


LG的家临近国道,所以出行算是便利。


我要在拐进小道的路边,种满从山上挖下的杜鹃花。

是呀,经过了十里桃花路(桃花源有十里桃花路),这条离家一里与屋子遥遥相望的乡间小路上我决意不再养桃。


附近的山上到处都有杜鹃,而山里的杜鹃,枝条纤细却韧劲十足,我只消带一把锄头,去山上挖它十几二十棵,就能沿途种上,待长得高挑了,就用竹篱笆围起来(我肯定不用铁丝网),待到春天,让这野杜鹃可着劲儿往上长,让那些红艳艳的花朵特别不安分地从竹篱笆里探出来。


如果你从105国道经过,看到一片红透天的小径,沿着小径不出千米,向左拐,有一栋独门别院竹林掩映的白色建筑。嘿,没错了,那就是我们家。



嗯嗯,是呀,杜鹃花的尽头,是郁郁葱葱宝塔似的四季桂,左右四棵,栽得并不密,稀稀疏疏的,以留下足够的光照,空气中亦流动了刚刚好的桂花香。


如果你问我,那桂花间,打算怎么办?


早想好了呀。


你一定认识鸡冠花吧。鸡冠花可没什么好稀奇的。

当然不稀奇,可是好养呀。


桂花的间隔处,便种上一棵两棵鸡冠花。到了五六月,这鸡冠花就像打了鸡血似的蹭蹭蹭地往高里长往横里延伸,就像一棵棵小树呀,根根枝桠上都顶着一个火红火红的花冠,乡里的鸡冠花可不像养在阳台花盆里的那么娇小,养分充足的能长到一米二三,花期特别长,开几个月也是常有的事儿。


所以呀,当你拐进这条小径,你就会闻到淡淡的挥之不去的桂花香,你会看到这深沉的老道的绿,和这深红的艳丽的鸡冠花。你左顾右盼,映入眼帘的是源源不绝的稻田和青山。



你沿着这两岸夹花的青石板往前走,会有一个极缓极楥的斜坡,当鸡冠花变成了一丛丛的月季玫瑰,映入你眼帘的是红砖砌成的矮矮的围墙,纤细的相思竹稀稀疏疏地靠在围墙里头。


你走进院子,院子四周种满了清一色的韭兰。花开时,是清一色的雪白,微风细雨中微微颤动,散发出淡淡清香。花落时,是油油的生机满满的一片绿。


面向院子,脚下是一丘一丘的禾田,再远处,是绵绵的青山。


院子左边的菜园子,并没有特别隔开,只是用了水泥砌得齐齐整整,也就四五垄,种着时令菜蔬。

好比清明时节,肯定有半垄嫩嫩绿绿的菜豌豆,弯弯地挂满了竹篱笆,紫色的花朵间蜂来蝶往热闹非凡。


院子的左后边,是一个大大的池塘。


池塘四周用普通的石头砌得整整齐齐,池塘边架了一条米把长的石墩子,竹林映于水中,高挑多姿。


塘水也不见得特别清,不过,依然可以见得水草摇曳,游鱼嬉戏其间。


如果你起得早,又刚好在夏末秋初,那不防走出院子,行到院子下边的水田里,此时水稻已经收割,稻桩上已经冒也了新芽,你可以握一把古朴的镰刀,割一把还沾着露水的青草,然后你把这嫩得冒汁的青草一点点丢进池塘。


你看你看,那一条条黑背的草鱼正一群群游过来,灵活地贪婪地啃食青草,一会儿又顽皮地跑开,吐一个泡泡,忽一下钻进塘底,又倏地一下冒出水面,要是开心了,就会时不时地雀跃着跃出水面,来一个又一个精彩的“鲤鱼跳龙门”。



房间都不大,间间有窗。


朝向院子的窗可看到近外的农田和远处的青山。

背向院子的窗下是茂盛的月季爬满小山坡,当然,山坡也已经用石头砌得齐整了,绝不会有泥沙在下雨天滚落。


对,我说了窗。

窗一般在二楼。

是啊,院子背面的二楼,还有一个大阳台。

如果你能飞檐走壁,跃过阳台,你就能跳上对面咫尺之遥的小山丘。不过你看,我已经种满了月季,月季的藤蔓已经爬满山坡,我正担心它们会不会占据半壁江山。


是呀,屋子背靠的这座江山,一半是竹林,一半是茶山。


竹林,冬可掘笋,夏可听风。


泥炉炖笋的清新,是冬天里最温暖的享受。

躺在凉席上听竹林沙沙作响,还有稻田蛙鸣阵阵,是炎炎夏日消暑的最好方式。


茶山,当然,我要自己采茶。


茶叶,我肯定自己做。


清明前夕,把嫩嫩的还长着细细绒毛的尖尖茶芽儿摘了,大锅里头慢火揉,茶汁儿慢慢渗出来,茶叶儿慢慢变软,润出阵阵热气,热气里一阵阵的茶香,这样,两三盏茶的功夫,茶叶就做好了,做好的茶叶,依旧是娇嫩的,依旧带着浅白浅白的绒绒,静置十来天,可以坐在院子里,听着小鸟啾啾阅书品茗了。



“那么,你是要开民宿吗?”

玲问我。


不要啊,我不要开民宿。


“如果我开,那我的客人就是你们呀。”

你们一圈世界走累了,就到我的院子里歇歇,粗茶淡饭养养胃。

 

这个院子,

谈笑有鸿儒,往来可白丁。


我们在院子里喝茶聊天,也可对着清风明月一醉方休。

楼上小室已妥妥备好,室里月华如水正缓缓流淌。


也许,我也会有一个院子。

一个这样的院子。


对对对,我忘了。后面的山上,我还要栽几棵杨梅和几棵板栗。

杨梅可以做酒,板栗炖小鸡。

还要几树桃几树梨,我要坐在屋前看桃花落梨花开。


哎呀,如果真有了这样的院子,

你们可一定要来哦!



- END-


长按关注,谢谢!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