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月子老公忙前忙后,收到婆婆错发的信息我选择离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24 04:13: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星悦大酒店的豪华总统套房内,铺满了娇艳的红色玫瑰花瓣的大床上,两具躯体正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男人粗暴的拉扯着女人身上的衣裳,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而他身下的女人,她那精致的小脸上明显不正常的潮红,她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想要索取更多。

而在他们不远处,餐桌上摆满的美味佳肴却原封不动,打开的香槟旁,烛台上的蜡烛忽明忽暗,已经快要燃尽了。

身体里的那股燥热感越发的强烈,仿佛怎么也不够满足似的,林一曼死死的攀住在她身上掠夺的男人,想要把体内那股莫名的浴火压下去。

“阿昊,吻我。”她呢喃着,声音里仿佛带着致命的诱惑。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在林一曼的身上探索着,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他一件一件的扯下来,接着一双粗糙的大手毫不怜惜的握住了她胸前的雪峰,陌生的触感,让林一曼猛地清醒了过来。

这不是陆谦昊的手!

“你不是阿昊,你是谁!你放开我!”林一曼挣扎着,她想推开他,可是却发现自己浑身根本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体内的那股燥热感也并没有消失,反而在男人的挑逗下越发的敏感,后知后觉的林一曼这才觉察出了不对劲。

她被人下药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是陆谦昊陆总让我来‘安慰’你的。”

男人淫笑着,丝毫不理会林一曼的挣扎,依旧粗暴的撕扯着她上的衣服。

听到陆谦昊这三个字的时候,林一曼浑身一震,眼中充满了痛楚。

是陆谦昊让他来的?所以,这就是他为她准备的‘惊喜’吗?

在他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的时候,随便找个男人去“安慰”她?

林一曼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坠入了冰窖一般,刺骨的寒意瞬间便布满了她的全身。仅存的理智告诉她,一定不能让他得逞。

可是,现实却是,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男人的手已经探入了她的腿间,感觉到自己的私密处被人侵犯,林一曼惊恐的尖叫出声,“你别碰我!滚开!救命啊!”

可是男人却并没有停下来,他的动作更粗暴,说出的话也更下流,“啧啧,陆总说得果然没错,果真是个骚货,还没怎么着,就已经湿成这样了。”

“不要!你别碰我!”

恐惧,绝望,屈辱,这些情绪犹如洪水一般将林一曼淹没。

而她身上的男人依旧不停的在她的身上索取着,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纵使她拼劲全身力气,也丝毫动弹不得。

慌乱中,林一曼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她想也没想,直接抡起烟灰缸狠狠的砸向了那个男人的脑袋。

身上的男人闷哼一声,随后便像一只死猪一样瘫倒在了一旁。惊魂未定的林一曼连忙爬起来,匆忙的套上了衣服,然后便逃也似的转身冲出了房门。

林一曼只想着快点离开这里,根本没注意到,在她身后的角落里,正闪烁着一个鲜艳夺目的红色光点。

即使已经逃离了魔掌,林一曼整个人却仍是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今天是她跟陆谦昊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两个小时以前,她收到他的短信,约她在星悦大酒店见面,说是给她准备了一个惊喜。

呵!惊喜!

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上,给她下药,然后将她送到陌生男人的床上,这事,确实够惊喜。

她可以忍受他不爱她!她也可以忍受他身边有其他的女人!这些年来,她安分守己的站在他的背后,努力的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角色,可她换来的却是——

他亲手将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

即使心中不肯相信,但是林一曼知道,按照陆谦昊的脾气,这样的事,他绝对可以做得出来。

她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难道这些年,她所做的一切,他通通都看不见吗?

林一曼心中憋着一口气,可是当她怒气冲冲的推开门,看见紧紧贴在墙上的那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时,她终于爆发了。

“陆谦昊!你在做什么!”林一曼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她强忍着想拿把刀将这对狗男女杀了的冲动。

“我在做什么你看不见吗?”陆谦昊似乎很不满林一曼坏了他的好事,他松开怀里的女人,转而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柔声道,“我有些事需要处理,你先回去。”

女人不情不愿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却还是听话的转身往外走,路过林一曼身边的时候,她扭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目光里充满了挑衅。

林一曼虽然不认识这个女人,却在她的眉眼间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陆谦昊转过身,眼中寒意成霜,他冷声道,“林一曼,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林一曼气得浑身发抖,“陆谦昊!这里是我家!我是你的妻子!这栋房子的女主人!”

“是,我差点忘了。”陆谦昊讽刺的笑了笑,“三年前,若不是你勾引我跟你上床,又赶走了舒亦,最后拿我家族的安危逼我娶你,你以为你有资格现在这里吗?”

陆谦昊不爱林一曼,他爱的,至始至终都是姜舒亦。

即使这些年姜舒亦不在他身边,他也从未正眼瞧过她一眼,而他身边环绕着的那些莺莺燕燕,她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姜舒亦的影子。

而今天这个女人,跟姜舒亦尤其像,难怪陆谦昊会将她带回家。

“可是那又如何?”林一曼冷笑,然后死死的看着陆谦昊,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娶了我,不是吗?至于那个女人,你再爱她又怎么样?你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对林一曼来说,这就够了!

“林一曼!”陆谦昊大怒,他上前一步,死死的捏住林一曼的下巴,咬着牙道,“你怎么这么恶毒!”他看向林一曼的眼中充满了厌恶,好像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仇人一样。

这就叫恶毒吗?她爱了他那么多年,那么不遗余力的帮他,恨不得为他付出所有,她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娶她,她只不过想跟他在一起而已,难道在他心里,这就恶毒了吗?

比起他对她做的那些事,谁更恶毒?

林一曼想问问他为什么要那样对她,可是话还没出口,只听得嘶啦一声,接着胸口一凉,却是陆谦昊大力的撕开了她的衣服。

林一曼大惊,“你干什么!”

“干什么?”陆谦昊冷笑,眼中闪过一丝玩味,“既然你坏了我的好事,自然该由你来赔!”

感觉到他那双温热的大手熟练的在自己身上游走,可林一曼眼前浮现的却是刚刚她在酒店险些被个陌生男人糟蹋,以及,十分钟以前,陆谦昊怀里搂的还是另外一个女人。

那个像极了姜舒亦的女人。

林一曼心中只觉得说不出的恶心,她拼命的推着他,想要挣脱他的钳制,“你走开,你不要碰我!”

面对林一曼的抗拒,陆谦昊的手稍稍顿了一下,要知道,他们结婚三年,以前从来都是林一曼求着让他要她,如今……

目光落到那雪白脖颈上那密密麻麻的吻痕上,刚刚还恨意一片的眼眸,此时却浮现出一抹讥讽。陆谦昊冷笑,“看来,你玩得还挺愉快的嘛!”

只一句话,就彻底将林一曼推入了万丈深渊。

陆谦昊这么说,是不是就代表,星悦大酒店的那个男人,确实是他派去的?

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一下,林一曼靠着冰冷的墙壁缓缓的滑了下去,耳边回荡着的,是陆谦昊摔门而出的声音。

轻轻的将头埋进自己的膝间,压抑的呜咽声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尤为的悲凉。

第二天早上,林一曼是陆谦昊硬生生的从床上拽起来的。

陆谦昊铁青着一张俊脸,劈头盖脸的将手里的东西砸到她的脸上,“林一曼!看看你做的好事!”

林一曼有些懵,她下意识的捡起散落在她旁边的报纸,只一眼,便惊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怎么可能……怎么会……”林一曼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前的报纸,第一次在陆谦昊的面前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

报纸上的照片,赫然就是昨天晚上在星悦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她被人压在身下的样子。

照片上的她,脸颊绯红,双眼迷离,看起来竟仿佛十分享受。

陆谦昊看着惊慌无措的林一曼,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林一曼,你真让人恶心。”

“不过……”陆谦昊仿佛想到什么似的,他转而一笑,漆黑的眸子里划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既然爆出这么大的丑闻,那我们的婚姻也没必要再维持下去了。毕竟……”

说到这里,他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林一曼,“你不要脸,我可是要的。”

纵然林一曼再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所以,陆谦昊,这就是你的最终目的吗?”

先利用她对他的感情将她约出去,然后随便找个男人把她糟蹋了,再拍下来大肆散播,最后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甩了她,还不会被人诟病!

毕竟,“出轨”的是她林一曼,而陆谦昊作为“受害者”,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博一波同情。

陆谦昊没有理会林一曼的质问,只是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沉声道,“离婚协议书我一会让律师送过来,在这之前,你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吧。”

他根本就没给林一曼讨价还价的余地,只是沉着冷静的安排着一切,没有丝毫留恋。

“你休想!陆谦昊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死都不会同意!”

林一曼气得浑身发抖,且不说她根本就没有跟那个男人发生什么,就算是有,那这一切也都是陆谦昊设计的!

他想用这个逼她离婚?门都没有!

豪门太太酒店偷欢却不小心被人拍下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大媒体大肆宣传,借此映射豪门世家肮脏复杂的生活。

网上甚至还有视频流传出来,林一曼看过了,视频只有一小段,并不完整,但视频上她的脸却清晰得不能再清晰。

林一曼在网络上被人骂成了不知廉耻,荒淫无度的可耻败类,陆谦昊更是瞅准时机逼迫她离婚,并光明正大的从他们的家里搬了出去。

心中的委屈无从诉说,林一曼无奈,只得回自己的娘家寻求帮助。

原想着不管怎么样,她还有娘家人做依靠,却不想,她的脚还没踏进门,便被父亲拿着扫帚轰出来了,“你给我滚!我林科志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爸……”林一曼自知理亏,也不敢争辩,只得可怜巴巴的低着头。

她知道父亲气他,三年前,她不顾所有人反对,执意要嫁给陆谦昊,为此,她甚至不惜跟自己的家人决裂。她已经三年没回过家了,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父亲不想认她,也是情理之中的。

林母心疼女儿,便忍不住劝道,“好了,你少说几句吧,曼曼毕竟是我们亲生女儿,难道你真的忍心……”

没等林母把话说话,林科志就怒喝着打断了她的话,“你给我闭嘴!我说过我没有这样的女儿,你要再敢替她说半句话,信不信我连你一块儿赶出去!”

林科志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林一曼知道他指望不上,又不想连累母亲跟着自己一块儿受苦,只得说道,“你别冲我妈吼,我走就是了。”

原以为自己很坚强,任何艰难险阻都熬得过,可是转身的那一刹那,眼泪还是如决提的洪水一样涌了出来。

她活得真的很失败,为了陆谦昊,她几乎放弃了她原有的一切,可是他呢?他非但不爱她,竟然还设计将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让她身败名裂,有家不能回!

昔日高高在上的林氏企业千金,如今却变成了千夫所指的荡妇,而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失魂落魄的林一曼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还能去哪儿。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能让陆谦昊得逞。

她绞尽脑汁的想着接下来的应对方法,根本就没看路,以至于走到马路中间也不自知。

尖锐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司机气死败坏的咒骂声,“没长眼睛吗?要死滚远点!”

感觉到有一双大手将她拉开,跟着便是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林一曼!要死你也得先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再去死!”

是陆谦昊,他刚刚出去办了点事,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却看见了这样一幕。

他以为林一曼要寻死,心脏仿佛漏掉了一拍,随之而来的,便是无边无际的愤怒,“你以为你死了这事就完了吗?我告诉你!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带着‘陆太太’这个名分去死!”

不让她带着“陆太太”这个名分去死,意思就是说,即使她死了,也不配做他陆家的鬼吗?

林一曼冷笑着甩开陆谦昊的手,她一步一步的后退着,一字一句的说道,“陆谦昊,我不会死,也不会跟你离婚,你既娶了我,那我这一辈子都是陆太太!”

她早就说过的,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她只要陆太太这个名分。

这是她最后的坚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林一曼的语气太过坚定,陆谦昊有那么一瞬间微微的失神。

就在这时候,陆谦昊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起来,他狠狠的瞪了林一曼一眼,这才接起了电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林一曼只看到陆谦昊脸色一变,接着便听他颤抖着,略带试探的问了一句,“舒亦?”

“啪”的一声,林一曼手中的包掉在了地上,而陆谦昊已经飞快的上了车,然后发动引擎疾驰而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等林一曼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已经没有了陆谦昊的身影。

那个女人,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林一曼苦笑,若是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够让陆谦昊不顾一切的话,那恐怕只有姜舒亦一人了吧。

只是,她还是那句话,那又怎么样?她现在才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不是吗?

她好不容易才嫁给陆谦昊,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姜舒亦将他从她身边夺走?

晚上九点,盛装打扮的林一曼来到了C市最好的西餐厅,果然,才一进门,她就看到了左手边靠窗正对面而坐的陆谦昊和姜舒亦。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来,姜舒亦有些局促的站起身,唯唯诺诺的叫了一声,“曼曼姐……”

至于陆谦昊,他嫌恶的看了林一曼一眼,神情稍有不悦,“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林一曼冷笑,“我的丈夫背着我出来见前女友,我不放心,过来看看,有什么问题吗?”

大概是“前女友”这三个字刺激到了姜舒亦,她脸色一白,连忙走到林一曼跟前,拉着她的手解释道,“曼曼姐,你听我说,我跟阿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

“阿昊?叫得可真亲热。”林一曼缓缓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看着姜舒亦,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这才三年时间,一千万就花完了?这次又打算要多少?”

姜舒亦神色不变,仿佛没有听懂林一曼的话,一脸无辜的看着她道,“曼曼姐,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姜舒亦,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林一曼冷笑着,她最讨厌的就是她在陆谦昊面前,永远都是一副无辜白莲花的模样!

陆谦昊看不下去了,他走到林一曼面前,沉着脸道,“林一曼,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林一曼仿佛听到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直笑得直不起腰,“陆谦昊,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心上人,三年前为什么会突然不辞而别?”

“林一曼!你够了!”陆谦昊怒气冲冲的打断她的话,“舒亦当初为什么会离开你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若不是你用了那么卑劣的手段让媒体拍到我们睡在一起的画面,舒亦怎么会离开?”

一旁的姜舒亦轻轻拉了拉陆谦昊的衣袖,“阿昊,你别说了……”哽咽的语气,楚楚可怜的表情,看起来着实让人心疼。

林一曼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揭开这个白莲花的真面目,便冷笑道,“那你怎么不问问,当初是谁给你下的药?又是谁跑到我面前跟我说,只要我能给她一千万,她就愿意离开的!”

这件事,林一曼从来没有告诉过陆谦昊,因为她知道,就算她说了,陆谦昊也绝对不会相信。

她总想着,既然姜舒亦拿了她的钱,又远走她国,只要她永远都不回来,那她就还是可以安安心心当她的“陆太太”。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竟然回来了,并且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去找了陆谦昊!

“你知道吗?三年前,陆家破产,而你面前这个,你心心念念的女人,她知道她在你身上捞不着什么好处了,所以便以一千万的价格将你卖给了我!”

一字一句,林一曼说得清晰无比,仿佛怕陆谦昊听不清似的。

她看着他那张愤怒的脸渐渐变得僵硬,看着他缓缓地转过身去看着她身边那个小鸟依人的女人。

“我没有……不是我……”姜舒亦哆哆嗦嗦的退到陆谦昊身后,一脸委屈的拉着他的衣袖,小声道,“阿昊,你相信我,我没有……”

姜舒亦跟林一曼不一样,她懂得示弱,所以总会让人觉得心疼。

“既然没有,那你躲什么?”林一曼冷笑着,想要将姜舒亦从陆谦昊身后拿出来对峙,可是她的手还没碰到她,就被陆谦昊狠狠的推开了。

“够了!林一曼,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别碰她!你还嫌你把舒亦害得不够惨吗?”

大概是因为愤怒,所以陆谦昊的力气很大,林一曼根本没有丝毫防备,被他这么一推,整个人便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撞了下去,伴随着一声微不可闻的闷哼。

疼。

铺天盖地的疼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她倒下去的那一刹那,林一曼分明看到站在陆谦昊身后的姜舒亦露出了一种阴谋得逞的笑容。

餐厅的服务员闻声而来,带着些许或八卦或看热闹的神情把林一曼从地上扶了起来,而这次意外的罪魁祸首陆谦昊,却像没事人一样,揽着姜舒亦的腰就要往外走。

身上的疼痛感并未消失,陆谦昊的反应又给了林一曼致命一击。

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足以证明,在他他是有多么的厌恶她。

林一曼忍痛推开表面上小心翼翼扶着她,实际上却满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服务员,气急败坏的想要追上去,“陆谦昊!你给我站住!”

可是,陆谦昊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来,他仿佛没有听到林一曼的呼喊,依旧挺直了腰杆搂着姜舒亦往前走。

不知道是不是步子迈得太大,头顶突然穿来一阵眩晕,让林一曼几欲摔倒,而就在这时,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血!”

林一曼愣了一下,然后缓缓地低下头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她的双腿间已经沾满了鲜血。

心,仿佛漏掉了一拍,有断断续续的画面从她的脑海里闪过,林一曼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身上的力气仿佛突然之间被抽干,她再也支撑不住,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曼曼!”

她仿佛听到有人在叫她,声音慌乱而急切,她想睁眼看看是谁,可眼皮却似有千斤重,她怎么也睁不开。

恍惚看到眼前人影憧憧,却独独不见陆谦昊的脸。

意识慢慢被黑暗吞噬,直到,她再也看不到,听不见。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