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小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04 08:32: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眼看着,眼看着,河里的水涨起来了,池塘里的水草浮起来了,绿花花的一片。经历了一个冬天的飞行,野鸭们此刻也终于小憩一把,优雅的停在水面上。老人们换上单衣,女孩们穿起短裙,大婶们戴起遮阳帽,骑着花花绿绿的电动车,一路喇叭,一路灰尘,所经过之处,必留下一阵欢声笑语。

闲来无事的大爷们,支起憋了一整个冬天的方桌,楚河汉界,将仕炮马,必要来它几轮厮杀才算过瘾。正对战的双方,弱势的一方,必是眉头紧蹙,筹谋如何自保,强势的一方,沾沾自喜,运筹帷幄,谈笑间指点江山。若是少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那这场战事便不算完满。只见看客们,竟比场上的两人还要紧张,挥汗如雨,出谋划策,更有甚者,摆起了架势,大有将棋盘上的楚汉之争在现实中上演的态势。

买菜的大妈,换上了各种印花的裙装,把泥淖横行的菜市场变成一片花海。蓝色的鸢尾花随着轻盈的步伐在裙摆上飞扬,一路风吹,发出哒哒的声响。黄色的太阳花点缀在玲珑有致的身体上,和手里提着的一抹绿色交相辉映。瞧,还有枚红色的月季、白色的茉莉,仔细问,竟然能闻见花香。菜买完了,如果有时间,一定还要站在街口,聊聊家常。张家的儿子考上大学了,李家两口又吵架了,“诶,你知道那个谁谁谁家?又生了个儿子。”“呦,到点了,得回家给我儿子做饭去,走了。”“回见”。带着爽朗的笑声,大妈们走远了。市场安静了,这时,其他人才有时间仔细想想中午吃什么,需要什么菜来搭配。

照湖里有一些月季,零星的分布在草地上,有些并蒂长,花开时一簇簇,眼睛所到之处,均是五颜六色的花朵。有那么一株月季,孤零零的长在楼后面一小片草地中央。如果不是春天,你很难会注意到她。那时只有一棵光秃秃的干枯的枝干,大部分的枝干已经被从中折断。残留的褐色枝节上布满零星的刺,土色的叶子皱巴巴的黏在一起,耷拉在枝丫上,看上去仿佛枯死一般。去年冬天,我以为她撑不过这北方冰雪的寒冷。谁知,春天的阳光一来、雨水一来,折断的枝丫上竟然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绿色。前几日再去看她,也鼓出来许多花苞。看来我的担心是无须的,生命自有她的内在发展规律。

如今已经立夏,湖里的野鸭们飞走了,蛙鸣开始此起彼伏。院子里的葡藤下,穿着汗布背心的大爷摇着蒲扇。炎热和雨水交替的夏天,会有怎样的趣事?又会有怎样的颜色和风景?



The  end



生活丨艺术


Hi,U can also follow me

 ̄ ̄ ̄ ̄ ̄ ̄ ̄ ̄ ̄ ̄ ̄

Wechat: gauguin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