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永生花销售联盟

能写诗、会跳舞、玩音乐、搞艺术……学霸如他,依然过不好一生

法科奥夫2018-05-15 14:36:58

王维:踩下宿命的硬汉

萧树

有种比较流行的说法:李白是天才,杜甫是地才,王维是人才。

此论我一直感到奇怪:王维这样的人才,就算你显微镜、放大镜加探照灯全用上,在泱泱中华三千多年的高度文明历史中找找看,你能找得到十个王维不?

他的画是南派画宗,中国文人画的始祖,文人画在中国画中有多牛,地位多高端,找度娘问问,便知端的。

苏轼将他的画与唐代画圣吴道子相比,说王画得于象外,吴画工于技艺,都是了不得的大师,完全是等量齐观,而钱钟书直接说王维是“盛唐画坛第一把交椅”。

这还不算,他精通音律,善书法,篆的一手好印,这样的全才,只有后世的苏轼跟他有一比。

他的诗自东晋谢灵运开创山水诗一派,中间陶渊明又以田园诗接续余绪,别开生面,三级跳到了王维这儿时,王维再树山水诗新格局,境界大开,又登一个高峰。可谓传承有序,大放光芒。

单项个个都是最高分,那综合分还得了?这样的人,跟神究竟有多大差距?还只能算是人才?

但是,不能你分数有多高,就境界而论,王维与李白、杜甫的差别,依然肉眼可以区别开来!

而老天送给王维的聪明,一点也不比李杜少!

王维年少多才,十六七岁就诗名远播,深获宁王、岐王的赏识,“视之如师友”,很郑重地推荐给玉真公主,王维给玉真公主演奏自己创作的《郁轮袍》,这下子石破天惊,如受雷击的玉真公主马上安排王维入内室换上锦绣衣衫,坐上宾客的上首……第二年,王维状元及第,但只当了个八品的《太乐丞》。

后世多有闲出鸟来的浑人,指手画脚地断定王维与玉真公主有一腿!这种完全没有凭据的谣言,糊涂如我者,竟然会半信半疑。

因为,在这个关键节点操控王维命运的,是玉真公主,而以状元之身,仅获八品闲职,却有出入宫禁的极大便利。

只干了几个月,王维便因伶人舞黄狮犯了个管理不力的小错,以当初玉真公主及其他皇族对王维的全力照拂,这点小事一句话就能轻轻揭过,而王维竟被贬到千里外的山东济州,做了个管理粮仓的九品小官,而且一干就是四年半!

只能说,这时的王维,已经离开了玉真公主的控制,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自己管理了!同在这一年,王维的妻子去世,他从此开始长达三十年的独身生活,不沾女色。这,会不会是对玉真公主的果断昭示?

摆脱宿命的第一步,王维迈得如此决绝、豪迈、壮阔!

但聪明归聪明,此时的王维远远称不上老道和圆滑。一个乡间粮站的小站长一干就是四年半。

直到爱才惜才的张九龄当上了宰相,王维才被张九龄提拔回京,任右拾遗,又干了差不多一年,张九龄又给王维升了官,当上了监察御史。

这时的王维受到赏识和重用,以才济世的雄心大大地被激发,眼看着自己的人生已在眼前铺开坦途,哪里禁得住房里报春花、迎春花、月季花相继怒放。

但以张九龄的识人之能,他太了解王维在世事上的稚嫩了,所以,他在李林甫的构陷排挤下眼看相位不保时,给王维安排了一个苦差——担任河西凉州节度使慕判官,其实是保护了根本不懂当官的王维,让他远离官场,也远离总是要事情对王维横竖不顺眼的玉真公主。

远离官场是非纵马于黄沙西风的王维胸怀大畅,而且诗风大开,一系列一等一好的边塞诗如涓涓清泉从他聪明的脑子里流了出来,壮阔飞动,酣畅淋漓。

这首《观猎》,气势何等豪迈!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
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
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
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再看“大漠狐烟,长河落日圆”等句,你能想像得到日后他会写出“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吗?

在塞北粗砺的风沙中挂职三年,长安又开始向王维招手了。但堂皇盛世中的长安,对他是如此格格不入,不久,他又外放荆楚,在这一带游历长达一年。这些经历告诉王维:不论是河山之壮,还是田园之美,都比静水深流的官场更能找到真实的自己!

摆脱宿命,回归真我,到哪里去?到山水田园去,到真正的自我中去!

再次回到长安后,他买下初唐诗人宋之问在蓝田辋川的别墅,重加修建,纳入那里的明月竹林,白石清滩,空山青苔,古木衰柳,天天与飞鸟夕岚相伴,这无边的美景都把他欢喜的醉了。

这个时候他的创作,在山水和音律中参悟禅理,又将禅理自然融入他的诗作和画作中,佛理与山水田园情景交融,浑然天成,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中有音乐的独特艺术景观,真正将他引入中华诗坛大宗匠之列。

这时期王维的佳作实在太多,看他的《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没有具体的山水描绘,但悠然自得的心境,不说你也很明白!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又包涵着无限的哲理和禅思。

这首《送元二使安西》,是王维众多送别诗的代表: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朋友间的离情别意,力透纸背。还因为节律感太过鲜明,被琴师谱入琴曲后,成为著名的曲牌《阳光三叠》,千年传唱,至今不衰。

如果此时的王维真正做一名无官一身轻的山水诗人,一个大诗人的圆满就此完成。

但这个时候,王维骨子里的那股聪明劲,又在责怪王维慢怠他了,让王维打起了小算盘:山水田园固然好,但当一个小官,有些身名地位,再拿一份不菲的俸禄,那不是更好吗?

这样一想,王维开始恋栈官场,舍不得离开,平日里在官场装装样子,混混日子拿份俸禄,下班了就跑进自己的山水世界自成一统,在山水田园、梦想和禅理中,扎进最真实的自我中。

可是,这股聪明到底还是让他吃了大亏,这小算盘打的固然好,却不知盛唐此时已走到尽头。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安禄山一声唿哨,带着范阳十五万虎狼之兵就扑杀过来,一路上势如破竹,升平日久的盛唐王朝猝不及防,无兵可用,匆忙间只得召集一批街头商贩,提枪拎棒前去迎战,简直是送羊肉入虎口。

唐玄宗几乎慌不择路,狼狈不堪逃往四川,腿脚稍慢的王维叛军逮了个正着,安禄山一看:这王维不光名气大,还是唐朝的给事中,马上喜哈哈地拿刀架着王维的脖子,从了,在这边也好好地当个官儿;不从,喀嚓就是一下,以后饭也不用吃了!

王维心里纵有千万个美妙绝伦的大梦想,此刻刀架脖子上也只好从权了。于是,王维在安禄山的伪朝廷也当了个“给事中”的伪官。

王维在这个重要的节点上“失节”,如果不是他写了首《凝碧池》,思想上向往了一会儿大唐,只怕连小命都不能保!

唐肃宗还都长安,马上开始秋后算账,王维按律当宰,这时的他已顾不得斯文体面,百般求饶,同时平叛有功的弟弟王缙愿意辞去刑部侍郎职务,削籍替兄长顶罪。

再加上唐肃宗看了《凝碧池》后气消了一大半,这才保住了王维的小命,却也吓丢了他半条老命,劫后余生,他的生命由此澄澈:脱略形骸之后,山水和佛门成了他唯一的归宿:“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

纵观王维一生,聪明先是成就了他,后来聪明又祸害了他,但他历经劫难后对田园山水的沉迷和对佛经禅理的参悟,把天生的聪明转化为勘破生死得悟人生大道的智慧,使他终于脱离了官场恶性倾轧的低端生态,完成了人性的升华,达到了自我圆满。

这是作为一个人的圆满,是一个人摆脱宿命,回归自我,从聪明走向智慧的苦难辉煌。

从这个意义上说,“李白是天才,杜甫为地才,王维为人才”的说法,的确有其深意。


- END -


编辑:江心语

图片:网络

本文 由“法科奥夫”原创,如需转载,请登录新榜网站版权频道(http://cc.newrank.cn)。

或返回公众号主页“联系我们”获取转载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