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永生花销售联盟

月季与玫瑰之争 你真的了解什么是月季吗?

园艺生活馆2018-06-24 15:26:52

▲ 品味   园艺   生活

关注园艺生活馆▲


很多人都对月季与玫瑰混淆不清,我也曾经多次陷入月季与玫瑰辨别的泥潭中。究其原因,我认为是英文“ROSE”的中文翻译的结果,ROSE翻译成中文几乎全是“玫瑰”、“玫瑰花”,但在英文中“玫瑰”、“月季”、“蔷薇”几乎都是一个词汇“ROSE”。

而我们的月季英文翻译是“Chinese rose”、“ China rose”只是我们中国人的月季英文,因为在英文国家这只是他们的玫瑰(ROSE)的一个产地种类“中国玫瑰”依然体现不出“月季”与“玫瑰”的区别。


真正的“玫瑰”(Rosa rugosa )是直立灌木,但枝多皮刺和刚毛,叶有皱褶,春季一季开花,花色多为紫红色和白色。但这个玫瑰品种并非我们现在流行的“玫瑰”的概念。很多人甚至并不知道这个品种的存在。

在花店、在我们日常的语言表达中,“玫瑰”就是我们的“月季”!有人说种在地里的是“月季”,摆在花店就是“玫瑰”,这不无道理。我曾经在当地的月季园与老月季园艺师傅探讨过这个问题,我问他:“师傅,到底月季与玫瑰怎么区分”,老人家回答的更简单:“外国人叫玫瑰,我们中国人就叫月季”。最近在整理一些美国月季品种名称的资料,我更深深的理解了这个含义。

现代月季在西方统称“玫瑰”。二百多年前,中国的月季花传入了欧洲,经过多代育种家的努力,1867年育成了“现代月季”( Modern Rose ),把月季花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阶段,欧美国家把他们“ROSE”的断代历史就确定在1867年,美国玫瑰协会把1867年以前的产品统一列入“Old Garden Roses”(古老花园月季)


美国人在介绍中国的“月月粉”(Parson*s Pink China帕森斯的中国粉)是这样描述的:“1793 Parsons在英国发现, 1793年前中国育成”“ 它是现代所有反复开花月季的原始父本,在现代月季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对我们的“月月红”(Slater*s Crimson China斯莱特的中国红)有着同样的描述:“1792年Gilbert Slater在英国发现,此前育成于中国”,“ 它是几乎所有现代红玫瑰的祖先。在月季发展史上具有非常重要历史地位”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中国月季在西方现代月季( Modern Rose )史上的重要地位!可以不过分的说,西方现代玫瑰(月季)完全是在中国传统月季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没有中国的传统月季产品,就没有现代的西方玫瑰。


到这里,我想对于“月季”与“玫瑰”就可以有个清晰的认识了。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到前些天看到的一篇小文: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北京某高校—位教授在翻译英文作品时,遇到“Milky Way”一词,这本是天文学上的术语,即“银河”,由于这位教授专攻文学,对天文不太熟悉,所以就按字面直译为“运牛奶的路”,鲁迅先生为此写了一首打油诗“织女、牵牛星,年年相思苦;乌鹊疑不来,迢迢牛奶路。”无独有偶,翻译家在见到“China Rose”时也就译为“中国玫瑰”。不同的是,前者银河是在天上,牛奶和路在地上,这种天壤之别的错误,加上鲁迅先生的嘲弄,很快得到纠正,并未造成多大影响。而月季和玫瑰却是一个大家族中的不同姊妹,这种“姊妹易嫁”的事,外边人不大在意。加之我国的文人们大多不事农桑,对于园艺知之不多,他们一见到有“Rose”字样,就统统翻译成“玫瑰”,这种尴尬局面,也给园艺界造成不少麻烦。 


我还想说的是,当今“玫瑰”一词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如果我们“玫瑰花语”改写成“月季花语”,“把送你一朵玫瑰花”叫做“送你一朵月季花”恐怕没有人能够接受,并且很多人会说“表述错误”,会认为那不是“月季”,而是“玫瑰”!花店里摆放的“玫瑰”,如果更名为“月季”,恐怕也无人问津!但事实上我们非常清楚,这就是我们的“月季”!


“语言的作用是便于人们相互间信息的交流;文字作用是语言的记载及对事物的描述”,既然是这样,那么“月季”与“玫瑰”的概念是否需要文字学家进行重新规范与定位,我想这也应该是语言文字适合人类发展的重要调整与更新。


关注园艺生活馆,每天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