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笑洒香岛 | 胜利结束香港演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04 17:41: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982年4月,第一次脚踏香港,在码头边留下一张照片记载历史,记载年轻。


《欢乐洒香岛》(四)


文|姜昆


1982 年4 月,我随以侯宝林先生为艺术指导的中国广播说唱团赴港演出。北方曲艺历史上第一次轰动了这个弹丸之地,香岛刮起了“侯旋风”。激动的场面,浓浓的情谊,深深的祝福,时时敲打着我的心。于是,我记下了以下片断。



4月28日

从我们到的那天起,香港就下雨,一直到今天还没停。


我们从香港艺术中心的“寿臣”剧院,转到位于热闹的北角,座位比“寿臣”多出三倍的“新光”剧院来演出了。首场演出,近一千八百的观众厅座无虚席。原本楼上的票不售,迫于压力,后三场楼上的票也被售出抢光。据我们所知,观众中有从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及台湾专程赶来的曲艺迷,还有专程从泰国来听童芷苓、梅葆玖的京剧迷,他们又接着再欣赏北方曲艺的表演。有两位太太、全家七口人在“寿臣”买了七天的票,今天又赶来再买加场票。光票钱我计算了一下,一千五百元人民币打不住。


剧场休息时,有一位年近八十的老人步入后台,他身后一位年轻的先生对我们说:“老人家有个请求,能否请诸位到楼上稍叙片刻。”什么事,这里不能说?我们望着老人诚恳、期待的目光,应允了他的请求。来到二楼休息厅,一进门,老人和演员一一握手:“我是从台湾来的,你们演得太好了!怕招事,原来不想上来,是感情驱使着我走到这儿来的!”一打听,原来老人这次听说祖国的曲艺光顾香港,就绕道赶来,一睹为快。我们明白老人来看我们,表现了一颗眷恋祖国之心,马上请老人坐下叙谈。老人说:“不啦!我还得看你们的演出,也不耽误你们休息,愿意和你们一起照几张像,能答应我们的请求吗?”侯老和马季痛痛快快地答应了。我们大家也一一和老人与青年人拍了照。临分手时,老人激动地说:“如果去台湾演,同胞们比这里还要欢迎你们。”听了这话,我们心里“忽悠”一下泛起了热潮。是呵,能有什么比同宗同根的情感更亲呢!人为的天河终有一天会被炎黄子孙们架起的鹊桥而横越。送走老人,大家都纷纷议论着老人的话,遐想着人间鹊桥的仙遇。
 

接近结束时,我们又接到消息,应联艺公司的请求,我们将延长在港的日期,五月一日、二日再加演三场。在这里,六天已经演了八场。十二名演员,每天的节目都在两个小时以上,陈庚团长问我们累不累,大家都愉快地回答:“我们怕观众看累了!”想想吧,他们要花上几个钟头排队买票,冒雨赶到剧场,看完后又要冒雨赶回家!一天看两场时,他们两顿饭都要在外面吃,才能不耽误看演出。他们看演出可真称得上是付出了代价。能为同胞们送来祖国人民的欢笑,我们有什么累不累的呢?

▲姜老师在雨中的香港街头



4月30日

今天《商报》上有一首“打油诗”,读来颇有风趣:


“香江四月,时维初夏。

北京来了几位相声艺术家。

侯宝林、马季、姜昆,艺坛三代一齐来也;

其余亦出类拔萃,尽属精华。

或问:‘相声是什么?’

就是‘有声漫画’(侯语)。

它使人欢乐愉快,使人笑口嘻哈!

语言的艺术,艺术的语言。

幽默、含蓄、通俗、文雅。

是国家瑰宝,是艺海奇葩。”


侯老看后对我说:“这首打油诗写得有点意思!” 香港报纸文章的特点就是“快”,有点时髦的新闻一哄而上。这几天几乎每天都有十来种报刊报道我们的活动情况,后台也尽是记者。他们精得很,尽管后台有规定禁止会客,但他们常常是突然钻到你身旁问短问长,第二天就有文章出来了。当艺术中心的施淑青女士听说我们的琴师张志河曾在中国音乐学院教过课时,马上找到他,先是惊讶,然后就问起始由,当天晚上她就写了一篇访问琴师张志河的专题报道。


在“新光”的演出,观众的成份有了很大变化。前几场大多是四十岁往上的人,而且几乎是北方人和上海人。这几天,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多了起来,“老广”(这里对广东籍人的称呼)也来了。有人告诉我们:香港新上任的总督尤德爵士会说普通话,为了搞关系,上层人物纷纷在学普通话。他们把听相声看成是学普通话的好机会,所以票子一天比一天难弄。华润公司的董事长要买几张票请朋友,剧场的人告诉他只剩有十五元港币一张的学生票,如果要的话,票价按成人四十元一张卖,这位董事长说:“要是别的票说什么也不买(因为董事长买十五元一张学生票有失身份),这次例外,买!”

     ……

▲马增蕙老师与演员们彩排



5月1日

在香港,“五一”劳动节除了在各大报纸上有大字套红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活动。一个朋友来看我,我问他香港什么节日最热闹,他说“跑马”。四、五月是香港的“马季”(赛马的季节)有百分之六十的人都赌马,买马票。


由于在香港演出的轰动,邀请、宴请的请帖使侯老应接不暇。上海侨胞总会、华运公司、各大报社和一些知名人士纷纷来请,弄得一些朋友们苦笑着埋怨侯老:“全是大户头,我们这些小户人家都排不上号了。”侯老说:“他们人多,只好少数服从多数喽!”




5月5日

一早从九龙的红磡火车站出发,我们胜利地结束了在香港的演出。联艺公司和艺术中心的负责人以及我们在香港结识的朋友们,一起来送行。火车站的候车室里闪光灯一亮一亮的。摄影机留下了一张一张愉快的笑脸。上了火车我这脑海里还闪现着最后演出时那激动人心的场……


我们铆足了劲儿,最后一场演了两个小时四十分钟,热情的观众大概也铆足了劲儿,不加演足了,他们就不罢休地鼓掌。中午休息时,观众们送来一箱箱泰国芒果,美国的桔子、桔子水、可口可乐、香烟。当演出结束时,郝爱民提高了调门说:“亲爱的观众,我们为您准备的北方曲艺专场,到此就结束了,谢谢大家。再见!”几乎和他再见两个字的同时,台下的许多观众也喊起来:“再见!再见!”我们看到了全场近一千八百名观众全站起来了。在热烈的掌声中,有一位年轻的观众大声喊到:“欢迎再来!”他这一喊不要紧,几十个人一起喊起来:“欢迎你们!”“希望再来!”侯老代表我们大家频频向观众招手致意。我们演员看到同胞们如此热情,激动得眼里噙着泪水。联艺公司八十二岁的董事长观看了这场演出。这时,他被人搀上台来,送给我们团一个非常大的花篮,花篮里鲜艳的菊花、米兰、牡丹、绣球散发着浓郁的芳香,我们围坐在旁边,在观众热情的掌声中留下了演出结束的合影。联艺公司的经理握着我们的手一再说:“明年不来,后年来,香港欢迎你们,香港的同胞喜欢相声!”

▲演员们的合影


火车一动,心里踏实多了,大家都静静地坐着。侯老、郭老、文华他们几个上了年纪的人闭上了眼睛。是呀,太累了!连我这个年轻人都感到累了,何况他们都是六十岁以上的人了。可我敢说,他们没有睡,当然,也没有表现出抑制不住的兴奋。也许这正是为祖国、为曲艺事业赢得荣誉后,在这种特殊环境下一种最恰当的表现。我禁不住问身边的马季老师:“昨天有几个观众和我说,若去台湾,一半人会为乡音落泪的。你说能去吗?”马老师深沉地说:“能!一定能!”他说话时眼睛没睁。我也闭上眼歇一会儿,任凭思绪在一个无边无际的天地里驰骋……


(完)



往期链接

欢笑洒香岛 | 初到香港

欢笑洒香岛 | 火爆的首场演出

欢笑洒香岛 | 侯宝林大师收吴兆南先生为徒





END





编辑 | 马晓頔

制作 | 马晓頔

校队 | 刘振明

资料收集 | 张少海

图片后期 | 刘振明


与姜昆一起笑面人生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