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玫瑰梁龙:离开摩登因为我想当老板,这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专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05 03:57: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经常会有一些好的想法,因为我是音乐人,我知道音乐人缺什么,我又是一个老板,我知道这个市场要什么,我希望好的音乐人和好的市场能有所对接。”

文 | 马晓峰

说起具有中国特色的摇滚乐队,我想你一定会想到“二手玫瑰”。二人转的唱腔,响亮的唢呐,妖艳的花色,再加上主唱梁龙浓妆艳抹的扮相,这样的表演很难不让人记忆深刻。

2016年五一,我在北京草莓音乐节上深深感受到了二手玫瑰特有的魔力,这种体验在其他乐队的现场是感受不到的。当时我刚从爱舞台回到草莓舞台,眼前的一切让我十分震惊:人们摇着大旗,带着头巾,挥舞着手绢,都是独特的红配绿花色。梁龙上台一开嗓,台下陷入了疯狂…

成军十八年的二手玫瑰粉丝极其广泛。他们的作品曲调通俗、歌词深刻,男女通吃、老少皆宜。形式上他们很“乡土”,艺术上他们把视觉系和装置艺术玩儿到了极致,可以说二手玫瑰是中国把“通俗”和“高雅”结合的最好的乐队之一。梁龙自己也说:“人们觉得我俗,但其实我是很雅的。”

2月14日情人节,二手玫瑰十三年后回归北展开演唱会,这也是他们自运营之后的首场演唱会。在彩排期间,道略音乐产业(以下简称道略音乐)对二手玫瑰主唱梁龙进行了专访,聊了聊二手玫瑰成名背后的故事。

梁龙的经历十分坎坷,但是他并不愿意强调以前的自己多么不容易,而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1996年高中毕业的梁龙到了哈尔滨,干过保安,卖过化妆品,卖过山野菜。这种生活状态维持了两年多。梁龙说:后来彻底没工作了,不想再混了,就背水一战去了北京。

梁龙在做保安的时候就尝试组建乐队,因为收入微薄而解散了。98年梁龙第一次来到北京,不过呆了不到一年就离开了,当时迫于无奈只能回到乡下。在农村梁龙组建了“二手玫瑰”乐队,但生活窘境仍没有好转,好在这时的梁龙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1999年梁龙回到北京重组乐队,同年就接到了演出。

梁龙在上学时就很喜欢摇滚乐,他告诉我们:“最早接触摇滚乐很偶然,那时不知道什么叫摇滚,只看到一帮人穿着黑衣服,留着长头发,听见电视上介绍:‘这帮人搞了个乐队,很牛逼,很自由。’我反映很强烈。我们上学的时候体制化很强,突然有个人跟你谈到‘自由’你会很敏感。我想:自由?我们不自由吗?然后听到这些乐队的歌词,感觉跟刘德华张学友不太一样,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情歌,他们说一些很实在的话,比如黑豹的‘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识相互琢磨。’”

“在那个年代情歌不会有这样的词,在这种音乐气质上,我找了一种区别于俗,或者说区别于大众群体的东西。显得“逼格高”,我那时是年轻人的心态,就想要与众不同。”

自此以后梁龙便与摇滚乐为友,但当他听到崔健时,思想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喜好变成想去从事摇滚歌手这个职业。“崔健对我影响很大,因为我读词比较多,对曲不是那么敏感。”梁龙说。

2000年左右的中国摇滚乐已从最初的懵懂阶段走向成熟。摇滚乐队也如雨后春笋般数量激增,在激烈的竞争下,二手玫瑰逐渐确立了自己的风格,在滚圈占据了一席之地。

2002年二手玫瑰开始与黄燎原合作,第二年推出了第一张同名专辑,引发了强烈的反响。

梁龙说:“第一张专辑写的更多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因为积累了很长一段时间。记录了从老家到哈尔滨,再到北京当北漂,这几年的辛酸。我和别人不太一样,我从这些辛酸中得到了一种幽默,一种自嘲,并不是一味的悲哀和沮丧。这是困惑的生活带给我的一种表达方式,所以第一张专辑大多都是自嘲和反讽。

梁龙坦言第一张专辑是他辛酸量最大的一张,也是个人最喜欢的一张。

“刨去个人情感,我觉得目前我们发行的三张专辑都是等值的,为什么呢,因为每一张都代表了我不同的生活经历,比如说我第二张,刚出来的时候媒体反响特别差,都说梁龙水分怎么掉这么多。其实并不是因为那张专辑不好,只是音乐性上你们可能不喜欢。第二张从两个方面来说,第一所有的音乐人的第二张专辑都会挨骂,因为大家对你第一张印象太深刻了,你改与不改都会挨骂。第二就是第一张专辑之后我确实换了一种生活,以至于零四零五年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之前吃不上饭,然后突然能去酒吧混了,我是很消极的,我没有把控能力,所以第二张专辑清楚地反映了我当时的现状。”

的确在第二张专辑之后,梁龙陷入了迷茫期,一度停止了创作,08年之后又重新振作了起来,随着音乐节逐年增多,收入越来越稳定,乐队开始进入了良性的发展。09年10月鼓手孙权加入,二手玫瑰的成员也正式稳定下来。之后的发展开始顺风顺水。2010年发行了一张翻唱专辑《人人有颗主唱的心》,备受业内好评。2013年发行了第三张专辑《一枝独秀》。梁龙说:“嘚瑟一大圈,好的坏的、起起伏伏也都看差不多了,就像一帮人打游戏一样,打通关了你再打第一关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2013年二手玫瑰签约摩登天空,3年之后合约到期,二手玫瑰选择了自运营发展,昨天情人节举办的“千年等一会儿”演唱会是二手玫瑰自运营会后举办的第一场演唱会。2003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二手玫瑰顶着“中国摇滚乐第四代领头军”,“内地最新锐摇滚乐队”的头衔第一次走上北展,那时近三年来摇滚届都没有这样大型的公开演出。如今十三年后,二手玫瑰再次回归北展,不需要过多的宣传,门票照样一票难求,也有人从外地赶到北京来看他们的演唱会。

“千年等一会儿”演唱会乐队与观众合影

与十三前不同的是,此次演唱会更加具有科技感,代替传统LED大屏的纱幕,梦幻的灯光秀,给人带来视觉上的冲击,体现了乐队在视觉艺术上的特色。另外新歌首唱,梁龙脱口秀环节也是看点十足,惊喜不断。

二手玫瑰成军十八年,在波折中前进,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听懂二手玫瑰,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方言和传统文化融入到摇滚中去,变换思维创新发展,这些对中国的摇滚乐来说无异是积极的。自运营之后的二手玫瑰摆脱了一些束缚,梁龙也更加敢想敢干,期待二手玫瑰接下来能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

访谈实录:

道略音乐:二手玫瑰和摩登天空合约到期之后,为什么会选择独立发展?

梁龙:很简单,就是不想被别人管,我觉得自己运营更自由一点。我想当老板,这没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但我说的那个老板并不是人们眼中那个表面意义上的“大老板”。我的意思是说,我能做点事,一个可以自己去独立运营的事情。我想去找到更多的大老板,能让我这个老板的想法在他们的福利下变得更大,甚至变成他们的生意才好。我经常会有一些好的想法,因为我是音乐人,我知道音乐人缺什么,我又是一个老板,我知道这个市场要什么,我希望好的音乐人和好的市场有一个好的对接。现在经常有人会惋惜说,一个哥们有才但就是起不来。在国外,英语里是没有“怀才不遇”这个词的。

道略音乐:那您觉得现在市场是什么样的?

梁龙:现在市场多好啊,你往街上晃一晃就能出名。新人可以一夜之间爆红,那些没人记得的演员出来晃晃,老黄瓜刷绿漆就又火了,对吧,你看那不一堆吗,那些真人秀,学韩国的烂东西。

道略音乐:自运营之后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呢?

梁龙:早起做了个活动叫摇滚运动会,集结了几十只乐队,其实是想跟每个城市确立关系,就像击鼓传花一样,我是东北人我寻东北,我发现东北的一些文化根源,把这些文化根源传递到下一方,传到内蒙,内蒙传到西北,再到南方,其实是一个文化大串联,甚至是文化扶持。但是我当时经验和能力有限,没有达到那么好的效果,后来慢慢脚踏实地了,开始做一些优质内容的生产,比如今年我们做艺术唱片,摇滚火锅等文化项目,目前还会做文化生活馆这些东西,其实就是把优质的东西集结在一起。

道略音乐:2017年会有新专辑吗?

梁龙:差不多该有了,再没有就该黄了,干乐队的。按年算该有了。

道略音乐:当摇滚乐从爱好变成工作,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梁龙:我觉得我真的要感谢摇滚乐,因为每个人活着都要有存在感。摇滚乐现在是我的挡箭牌,也可以说是存在的理由,这份工作到现在为止是我喜欢的,是我能享受在里面的,而且还能去谋生,这个真的很幸福。

道略音乐:您觉得国内的摇滚乐现在出了什么问题?

梁龙:问题是永远都会有的,没有问题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可以说有两个方面,就社会问题来说,人们往往抱怨体制,抱怨自由度没有那么强,国家对摇滚文化的推崇也不像西方那么大。在西方,摇滚就是主流文化之一,没有人戴有色眼镜,但摇滚在中国好像似乎都上不了主流媒体。另一个方面是音乐人自身的问题,摇滚乐不一样在哪呢,它其实就是一种先锋文化、尖端文化,你不能指望一个好的体制给你提供好的场所去做尖端文化,只有在现有环境里去发现,去表达。你看伊朗那么封建的国家,也能拍出来《一次别离》这么牛逼的电影,哭坏全世界的人。所以你不能完全的归咎于所谓的大环境,还是要看自己创作的出发点。

道略音乐:您之前为什么会提出“摇滚无用”?

梁龙:最早是2013年说的,我们在工体开演唱会,起了个名字叫“摇滚无用”。是想给自己12年的一个回顾,当时13年前我来北京说了一句话:大哥你玩儿摇滚你玩儿它有啥用。然后终于混了十三年能够堂而皇之的上工体了,我给自己一个回复,就是“摇滚无用”。但我还有后半句话,叫:“无所不用。”摇滚无用,无所不用。它有没有用并不重要,关键是在一个时代,你要集结这个时代不同的社会文化财富,对社会说一些有用的话,干点有用的事。

道略音乐:摇滚乐在中国30年了,您觉得哪个时期是最好的?

梁龙:所有的故事在萌芽时期是最好的,摇滚也是,乌托邦嘛,那时候我给北京早期的摇滚圈就叫乌托邦,不特指北京的摇滚歌手,但大部分都是北京的土著。那个时代真的是乌托邦,过去了就永远无法回来,也没必要回来,所以我一直在说永远不会有第二个崔健,谁也别想当第二个崔健,为什么?因为没有人能复制崔健存在的那个时代。

道略音乐:您说几个国内您比较喜欢的歌手或乐队吧

梁龙:我不听歌,你可以看我乐视的观看记录,全是小品。

道略音乐:您现在有尝试电音,您如何看待这种音乐形式,它和摇滚有什么关系?

梁龙:是的被绑架了,玩儿电音了。其实吧音乐形式之间你可以说有关系,也可以说没关系。电音我不了解,摇滚我也可以说不了解,我从来没读过摇滚历史。我最尴尬的就是一帮哥们,尤其是新朋友,一见面就说梁龙啊我也喜欢摇滚乐,然后咵给我整什么67年老摇滚,我一下就疯了。电音也一样,我只是在电音里找到另外一种表达形式,仅此而已。

道略音乐:您13年就在工体开演唱会了,如今为什么会选择回到北展呢?

梁龙:北展体量适中,环境也很有意思,它是个老剧院嘛,比较适合情人节的主题。

道略音乐:现在方言型的歌手和乐队都涌显出来了,您作为前辈,是怎么看待这一现象的?

梁龙:挺好嘛,他们从嗤之以鼻,到现在感觉对自己很受用,说明他们成长了!以前你说要是有人唱个西北味儿大家能骂死你,如今你一个西北人要是唱歌没有个西北味,不吃个臊子面,你都不敢出来混!

道略音乐:您是怎么看待国内民族音乐出现的“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现象?

梁龙:以前是“墙外开花墙内香”,现在反了。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艺人,你们所看到的那些艺人只能说是闪光一笔,让老外觉得挺好玩,觉得不一样。但是中国没有国际意义上的SUPERSTAR,这种国际商业化娱乐道路,中国还有一段路要走。

道略音乐:您在国内演出和在国外演出有什么区别?

梁龙:当然有区别了,外国人他们听不懂嘛。国内人也不一定听得懂。国外就是放松,人们听不懂但是他能感受你。现在好了,国内和国外越来越接近了,你看之前国内音乐节上人们瞎躁动,给人撕心裂肺要活不了的感觉,现在学会去阅读音乐节了,知道我是来旅游、来消遣的。周末来泡个妞,来认识俩新朋友,大家也都越来越接近国外的方式了。

道略音乐:您觉得艺术和商业之间矛盾吗?

梁龙:这其实是个老问题了,但至今还没有得到解决。现在一大批摇滚乐手还认为你怎么怎么样就是商业了,就不摇滚了。我觉得这是完全没必要的。一个东西存在他就有商业的气质在里面,必须要走商业化之路,就像人活着就要穿衣服一样,衣服不得花钱买,你不商业那你别穿衣服光腚出去。人活着就一定要跟商业发生关系,只是说你是想相互成长,还是非要拧着来,拿人钱还得骂人家,这层关系就看你怎么处理。我认为与其抵抗商业,不如用你的方式来告诉商业,我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2017“音乐北京”博览会

创新转型,资源对接

2017年5月 · 北京

艺人推广:解读音乐爆品案例,分享新人推广经

  • 爆品解读解读打造音乐爆品的实操案例

  • 艺人推广:知名机构分享新人推广的成功经验

现场演出:洞察行业总趋势,分享演出新实践

  • 年度报告:发布演唱会、音乐节等报告

  • 音乐场馆:livehouse、大型场馆等运营经验

数字音乐:资源整合后互联网音乐公司的转型

  • 视频直播:音乐直播平台扩大市场的新方法

  • 在线音乐:在线平台拓展盈利渠道的实践经验

洽商交易:高效对接各类音乐相关资源

  • 100多家机构参展:相关机构展示800多项目

  • 专题对接:音乐投资、品牌赞助、在线直播等

人才交流:聚焦实力机构,发掘音乐行业优秀人才

  • 名企招聘:8-10家知名机构现场宣讲、招聘

  • 校企对接:200位毕业生与30家机构现场对接

《2017中国音乐产业指南》:免费入册宣传

  • 免费入册:所提供项目、机构信息,均免费入册

  • 不限数量:刊登音乐产业相关信息,无数量限制

报名加入

编辑“参展或参会或指南+姓名+公司+职务+手机号”

  • 通过本公众号后台回复

  • 微信小号:185 1323 2270(阿道)

  • 电话:185 1323 2270,010-6480 2007




道略音乐产业ID:miresearch

专注音乐产业研究、监测音乐市场动态

微信/手机:185 1323 2270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