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这座城——启蒙和昭示的奏鸣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12 14:39: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字免费关注噢!

作者:黄海碧

炎黄故里

我心目中的那座城,不是R•乔万尼奥里笔下《斯巴达克斯》叙述着中世纪野蛮,弥漫着血腥的罗马古城;不是一如风雨飘摇中久演不衰的古老戏剧,开蒙古希腊文明艺术觉醒的雅典卫城;不是古老的秦汉绵延至唐宋元明,横跨千百年御敌的虐民工程,留传着“几多血肉筑安宁”的恸地哀歌,也抵不住塞外的雪、挡不了大漠的风的巍巍长城;不是圆明园废墟的乱石堆砌,如碎成一地的泪珠呜咽于岁月沧桑的瑟瑟秋风之中,华美不在的花园迷宫之城……

启蒙和昭示的奏鸣文黄海碧

我心目中的那座城是古老的,古老得难以辨识它的容颜;我心目中的这座城又是年轻的,年轻得总在成长之中。我每一天都徜徉于它古老岁月的城区,流连眼前年轻风华的街景。不是忘返的乐而不归,是心有所属地坐享其中。

没错,这座城市是古老的。

古老,不只是翻阅它皱纹如深壑望风流泪的年迈容颜般的史籍典藏。是它3600年来古城文化不朽神明的灿烂——从夏、商王朝的都邑,到管、郑、韩国的京城;是它由隋唐以降延至明清的州池,到河洛汇流的北宋皇陵;是当你轻手撩开《诗经•郑风》诗意的帷幔,便会荡漾出鸟啾园幽、蝶舞苇荡、草翠水漾装点着古朴民风的爱情歌声,伴着8000年的古笛清音,把你青春的耳朵唤醒;是古荥冶铁遗址凝留的铁水,带着千年的热温,把梧桐树下芬芳的月季花映得姹紫嫣红;是它不经意被谁捡起一片秦砖汉瓦,就会沉迷于掐头去尾的历史故事,追问它开头或结尾的踪影,甚或捧着大河村先民烧造的彩陶双连壶,猜度迷人的浪漫怎就做了信物为爱定情……

郑州文庙

古老,不只是它有着“五岳惟嵩居天地之中,而其峰峦之秀伟,亦非他山之可及也”的巍峨,镌刻着沧桑巨变的厚重文脉与肌理。更是它有着3600年来揽申(不害)子(产)之法术,概理学之宏教,聚非凡卓越之灵气,育养旷世之英杰的人物画廊里,开凿“西引泾水东注洛水”大渠的韩人郑国,尊法逐术求势的思想家韩非;继春秋开启“刑书铸鼎”成文立法和“宽猛相济”治国方略的子产之后,又以《营造法式》积累完善和发展了建筑生产制度与技术规制的李诫;自称“少陵野老”与李白分手道别后,以身形孤傲、骨骼凌冽的文化品格,和“上感九庙焚,下悯万民疮”的情怀匍匐于百姓,出洛阳赴长安漂荡不归,落荒剑南宿命湘楚,以隽永的诗篇独得中华“诗圣”桂冠而为世界名人的杜子美,及后来者登上如今不在的“夕阳楼”,挥笔写下“花明柳暗绕天愁,上尽重城更上楼。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的李商隐……

当然,这座城市也很年轻。

郑州月季花开

年轻,是它穿越5000年前的青铜时代,走出3000年前的黑铁时代,如今又站在这文明之脉的延长线上,身披新千年的霞泽,乘着经济腾飞的龙輦,驰骋于中原腹地的黄河南岸。是它以“坐拥中原任逐鹿,挥手英雄结伴来”的气魄,铺展“中原经济区”建设中“挑大梁、走前头”,谋“中原都市区”之形,造“传承传统文化创新区”之势的蓝图,描绘“航空港经济综合试验区”如火似荼般方兴未艾的愿景——以航空经济主打现代产业基地,形成中原经济区核心增长极,昂首“嵩高维岳,峻极于天”的英姿,放飞引领中原经济区发展、陆空交接服务全国、跨境电子商务联通世界、生态功能支撑低碳环保的现代航空都市的梦想。

年轻,是站在郑东新区倒映于龙湖的擎天楼宇“千禧塔”上,让思绪走过始祖轩辕故里和商城遗址的土夯城墙、走过古埃及古印度和拜占庭、走过古罗马和古希腊卫城,走过科学精进的观星台和儒家精神的嵩阳书院、走过道教神灵的中岳庙与佛门虔诚的少林寺院……是它以“天地之中”列位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历史文化名城,像装满了历史文明的漂流瓶,历经无数改朝换代的风险,一直沿着时间河流从历史深处漂向今天——环城高架快速路跨越天堑气贯长虹,城轨、地铁贯穿八方、来往迎送,城市的呼吸不再因雾霾而阻肺,城市的交通不再因挖沟而拥堵,城市的天空也不再有电线架网的蜘蛛。更有今天对未来的憧憬——市民百姓不分贫富贵贱,都以人格尊严的平等享受政府提供的社会服务,并为这个社会奉献每个人应尽的义务和劳动,与天与地与山川与河流、与花与草与树木与鸟儿,和谐共生。在每天感知幸福的暮鼓晨钟里,以美的梦幻,颂扬人类文明的如梦之梦……

古城的繁华记忆

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只要有山有水,就矗然巍峨与翩然灵秀。郑州,却被伏牛山脉的北邙岭挽臂一揽,就把它收在了黄河经流的花园口内,与黄河擦肩而过。但它阡陌连天的平阔之中,仍有金水河、七里河、熊耳河、东风渠、西流湖、龙子湖、雁鸣湖纵连横缀,婀娜出几分娇媚——生生把这古老奇异的着色,清雅出生态环保的水域靓城,掩映它如时尚少女娇羞的身影。

历史是有记忆的,这座走过3600年历程的文化名城也是有记忆的。只是我们太容易因浮躁而麻木健忘。作为曾经抬头仰望星空谱写人类诗篇的城市文化部落,该以怎样年轻的面孔,面对今天精神殿堂根基松动甚至坍塌,向世人发出坚守人文理想的秉持与警醒?在同质化的相互克隆中,难以避免建设一个又一个非孪生却雷同的“看不见的城市”的时候,该如何以一张“可持续发展”的蓝图一绘到底的移步换景?

古老与年轻的交融

寻觅古老旧去的踪影,窥探其未来年轻的雏形,迷失在它千百年轮回里,凌乱了回家的脚步……

郑州,我心目中的那座城——不断在我的耳畔回响着启蒙和昭示的奏鸣。

作者简介:

【黄海碧】自由文化学者,出版有《祈祷生命的耳语》、《与幽暗约会》等专著 ,并多有文艺评论、文化随笔散见《中国戏剧》《中国青年》《东方艺术》《魅力中国》等杂志。


本文整理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admin@zhengtour.cn

领导说了!

你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1块!

求点求鼓励!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