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志国 浅析智化寺明代建筑彩画特点(一)从现存元明建筑彩画几处实例,探索明代旋子彩画的起源与发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7 07:23: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智化寺作为明正统时期的建筑,是研究明代官式建筑营造技术的典型范例,而智化寺最引人入胜的就是各殿堂内檐留下的大量的明代早期的建筑彩画,智化寺内现存各殿内檐的明代彩画非常典雅肃穆,是研究明代北方彩画的重要实例。本文将通过列举元明现存彩画的几处实例,探索明代旋子彩画的起源与发展;以智化寺建筑梁枋彩画为主要对象,阐述其构图、纹饰、色彩等方面的特点;以智化寺天花、藻井、经橱等部位的彩画为对象,揭示智化寺彩画所蕴含的藏传佛教文化。


智化寺建成于明正统九年(1444 年),是明英宗宠信的司礼监太监王振的家庙。智化寺繁盛时占地两万平方米,前后五进殿院,分东、中、西三路,为皇城东部一处显赫的大型寺院。目前智化寺中轴线上的主体建筑保存基本完整,共四进殿宇,堪称北京市内最完整的明代木结构建筑群,同时又是一处汇集造像、佛经、壁画、音乐等佛教艺术的禅林净土,在1961年被国务院定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智化寺在历史上虽然经过几次修缮,但大体保持了明代风格,屋顶步架、举架及上下昂结构,具有宋、清两代过渡时期的特点,各殿堂中,上有接近宋元的做法,下有靠近清代的形制,智化寺是研究明代建筑,乃至宋元建筑发展演变过程的重要实物,故宫古建部专家王仲杰先生说:“如果说恭王府是半部清朝史,那么一座智化寺,就是小半部的明代官式建筑史。” 而智化寺明代建筑群内檐所保存的明代早期的天花和梁枋彩画,是研究明代官式彩画的非常重要的实例,具有非常高的研究价值。

本文从作者实际勘察过的几处实例,来说明元代到明代的彩画变化过程,作者在查阅资料时发现在一些文章和图书中所用彩画线描图、彩画小样图有些与实物差异较大,因此,本文所用彩画图片尽量使用彩画实物照片(如无注明出处均为作者拍摄),以供广大彩画研究者参考。




1

元代建筑彩画的几处实例

    元代由于统治时间较短,保留下来的建筑彩画实物非常少,在山西地区保存下来的元代建筑较多,如山西洪洞广胜寺下寺大佛殿,山西芮城永乐宫的三清殿、纯阳殿、重阳殿,在建筑内檐都保存有元代彩画。在北京地区根据故宫古建专家王仲杰老师的叙述,在雍和宫北侧和德胜门西侧,拆除城墙时发现了少量木构,其上有元代彩画。



1.1山西洪洞广胜寺下寺大佛殿元代彩画

山西洪洞县广胜寺分为下寺、水神庙、上寺三个部分,是我国著名的元明时期的古建筑群。通过对广胜寺的实地调查,下寺保存元代建筑较多,仅在下寺大佛殿能够看清保存有元代彩画,大佛殿重建于元至大二年(1309年),七间,悬山顶,内供三世佛和二菩萨。大佛殿内檐梁架结构的最大特点就是使用横跨尽间、稍间和次间的大内额,属于减柱造做法,可以增大殿内空间用于礼佛,但在后来在前内柱上长11.5米的大内额下又各添加了2根立柱,以防止木材扭曲影响屋架结构[1]。明间内柱之上使用了类似明清时期“檩、垫、枋”的三层结构的梁架结构,与两根大内额相连以增强结构的稳定性。殿内梁架大多使用不整齐的圆木和弯木,粗细不一,随意性较强,大概是由于元代北方缺乏木材所致。通过观察殿内主要梁枋原有彩画,但是由于元代彩画基本没有地仗或仅有一层很薄的白灰层,自然损坏比较严重,能够看清彩画的仅在后内柱之上的大内额和明间额枋之上。

大佛殿大内额上的彩画,以开间进行区分,尽间为一组,稍间和次间为一组,明间额枋单独为一组。大佛殿内檐的元代彩画基本形成了比较固定的布局和纹饰,在布局上出现了箍头、盒子、藻头、枋心的结构,但在具体画法上梁的两端都有箍头和盒子,根据梁的长短改变藻头部位的图案长短。

在纹饰上主要以墨线勾边填色的画法,盒子边框朱红内绘锦地,其上绘牡丹花或莲花;藻头部位图案最多,出现了圆形的团花,团花花心为牡丹花,向外依次为一路涡云瓣,二路写生花瓣,三路涡云瓣,青绿色带各一圈,无退晕;箍头线以内为涡云瓣、写生花瓣、涡卷瓣各1道,波浪线3道,两组1/4团花,圆形团花,红地缠枝莲花;枋心部位绘朱红枋心边框,内绘锦地,其上绘菊花、牡丹花;每一组的图案布局根据梁的长短不同,对藻头部位的纹饰和枋心的长度进行增减。

图1山西洪洞广胜寺下寺大佛殿

图2 山西洪洞广胜寺下寺大佛殿内部梁架结构

图3 山西洪洞广胜寺下寺大佛殿内后内柱梁架结构


图4 山西洪洞广胜寺下寺大佛殿后槽明间额枋彩画 

图5 山西洪洞广胜寺下寺大佛殿后槽大内额(次间和稍间)彩画 

图6 山西洪洞广胜寺下寺大佛殿后槽大内额(尽间)彩画



 1.2永乐宫元代建筑彩画

山西芮城永乐宫是元代道教建筑的精品,规模宏大,为元代古建筑的典型,在永乐宫内除了有举世闻名的元代壁画外,在其建筑的梁架上保存的建筑彩画也具有极高历史和艺术价值,是研究元代建筑彩画的重要实例,永乐宫保存元代彩画的只有三清殿、纯阳殿、重阳殿三座主要的建筑。关于永乐宫彩画的具体年代,在文献上没有详细的记载,只能从壁画题记上记录的年代进行推断,在三清殿壁画题记上有“泰定二年六月工毕”,在纯阳殿后壁正中上方右侧墨书壁画施钞花名二十一行,首行“纯阳帝君神游显化之图”,末行“旹大元至正十八岁次戊戌季秋重阳日,彩画工毕”,根据以上题记和彩画纹饰分析,永乐宫彩画大体上是元代泰定二年之后的元代晚期的作品。

1.2.1永乐宫建筑内檐彩画基本形成三段式布局

三清殿内檐在梁栿、斗栱和天花部位都有彩画,梁栿上的彩画布置灵活,图案丰富。在殿内四椽栿和丁栿上的彩画图案各不相同,梁栿彩画布局虽然没有清晰划界,但大体能够看出是由三段构成,但在同一根梁栿的两端图案不对称,形式比较自由,在内柱阑额上的彩画,是从正中以中线分割,左右两侧的图案各不相同,左侧藻头图案与明间西侧四椽栿藻头图案一致,右侧藻头图案与明间东侧四椽栿藻头图案一致。

纯阳殿内檐梁栿在各个构件中彩画布局基本一致,两端图案对称,采用裹栿画法,在梁栿的底面和左右两侧图案衔接,统一布置,基本上形成了藻头、枋心、藻头的三段式布局。

重阳殿内檐为露明造,彩画保存状况非常差,仅在明间一根五椽栿上能够比较清晰的看到彩画纹饰,重阳殿梁枋彩画基本上没有清晰的布局,从梁的两端到中心,采用海墁式画法,各种图案满铺在梁枋之上。

1.2.2永乐宫建筑内檐彩画出现了早期的旋花纹饰

永乐宫的内檐彩画,大多属于元代晚期的作品,既继承了宋代彩画的做法,绘画图案多以写生花为主,如莲花、牡丹花、海石榴花、宝相花、卷草纹等图案,同时在宋代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在永乐宫内檐梁枋的两端已出现早期旋花的图案,如三清殿和纯阳殿的四椽栿、丁栿和内柱阑额的两端,主要是依附在如意头的线条上,或在石榴花、宝相花、莲花的周围,旋花的位置和排列还没有一定的规律,随意性较强,旋花彩画方具雏形。

1.2.3永乐宫建筑内檐彩画主要以青绿色为基调

永乐宫的内檐彩画,总体上来看主要是以青绿色为基调,在梁枋的两端如意头和旋花以青绿色相间,采用叠晕做法,色彩过度更加柔和,枋心部位有的以朱红为底,上画青龙、白龙、如意套环火焰珠、荷花等,局部使用红色、黄色、青色、白色进行点缀,因此,永乐宫彩画整体以青绿冷色调为主,同时局部使用暖色调进行点缀,形成清淡素雅的风格。

图7 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明间内檐彩画

图8 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明间西侧四椽栿彩画

图9 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明间东侧四椽栿彩画

图10 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明间内柱阑额彩画

图11 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次间丁栿彩画 

图12 山西芮城永乐宫纯阳殿明间彩画 

图13 山西芮城永乐宫纯阳殿明间东侧三椽栿彩画 

图14 山西芮城永乐宫纯阳殿明间西侧三椽栿彩画 

图15 山西芮城永乐宫纯阳殿明间内柱阑额彩画 

图16 山西芮城永乐宫纯阳殿东次间丁栿彩画

图17 山西芮城永乐宫纯阳殿西次间丁栿彩画

图18 山西芮城永乐宫重阳殿内檐彩画 

图19 山西芮城永乐宫重阳殿明间西侧五椽栿彩画 



1.3北京出土的木构件元代彩画

目前为止,在北京发现的元代彩画仅有两处。根据故宫古建专家王仲杰老师的讲述,一处为1952年8月,雍和宫北侧明城墙开辟豁口时,在城体的夯土层中发现被掩埋的几十件房屋构件,其中残留有彩画痕迹的十余件;另一处为1961年拆除德胜门西侧城墙时,在墙体的夯土层中,发现了残留有彩画痕迹的檩、枋等建筑构件几十件。

从这两批木构件的规格及彩画纹饰来看属于元代的官式旋子彩画,与永乐宫三清殿和纯阳殿内檐明间阑额的彩画比较接近。藻头部位的旋花已经为涡卷形圆瓣,整体团花仍为如意头的形状,出现箍头和盒子,整体图案纹饰呈简化、规范的趋势,为明代旋子彩画的程式化和规范化奠定了基础。

图20 北京雍和宫北侧城墙出土元代亭子彩画摹本(图片来源:孙大章.彩画艺术)

图21 北京德胜门西侧城墙出土元代雅五墨旋子彩画复原图(图片来源:孙大章.彩画艺术)



2

北京现存明代官式建筑彩画实例

在北京现存的明代官式彩画实例较元朝较为丰富,在元代的基础上,有了进一步的改革与发展,到明中叶后并走向了较成熟的阶段,也就是从无法到有法,从无章到有章,逐渐走向了彩画图案的程式化与规范化。根据故宫王仲杰老师讲课中叙述,明代官式彩画主要是指明永乐四年(1406年)北京城建成之后的建筑彩画,他讲明代彩画分为早期和晚期两个阶段,明正德之前的为早期彩画,明正德之后的为晚期彩画。明代早期彩画实例主要有明十三陵长陵的陵门琉璃贴砖和祾恩殿内檐,故宫钟粹宫,智化寺明代建筑群的内檐,灵岳寺后殿内檐等,明代晚期的彩画实例主要有故宫南薰殿、石景山法海寺大雄宝殿内檐、承恩寺天王殿、东四清真寺大殿等。此处仅列实地勘察过的长陵、法海寺和智化寺建筑彩画。



2.1 北京十三陵长陵陵门和祾恩殿

明长陵为明十三陵之首,是明成祖朱棣和皇后徐氏的合葬墓,建于永乐七年(1409年),在十三陵中建筑规模最大,营建时间最早。

在长陵的陵门檐下额枋为琉璃彩画,盒子图案为四出如意头,中心为类似太极图的喜旋;藻头为一整二破,藻头旋花花心为如意头加莲花座,花心周围为一路抱瓣或一路涡云瓣;枋心端头为三段内弧形枋心线,素枋心,枋心占比1/2,非清代分三廷等分。平板枋为彩画图案为降暮云。

长陵的祾恩殿,为金丝楠木大殿,共六十根楠木大柱,直径1米多,雄伟壮观、举世无双。故宫王仲杰老师讲课时说,当年刘敦桢先生在十三陵调查时,最初认为祾恩殿的楠木梁架上不可能有彩画,不能用彩画遮盖楠木之美,但后来刘敦桢先生查阅《昌平山水记》中记载“其上为享殿,榜曰祾恩殿,九间重檐,中四柱饰以金莲,余皆髤漆”,认为祾恩殿可能有彩画。王仲杰先生在清理楠木梁架时发现在楠木上保留有大量的彩画痕迹。本人也亲自到祾恩殿进行了实地查看,借助长焦镜头,确实在几根抱头梁和天花梁下部发现了彩画痕迹,一根抱头梁上发现了三个如意头花心,该梁藻头应为一整两破,在一根天花梁上发现有盒子、箍头线、如意头花心,藻头为一整两破,其彩画图案与陵门上的琉璃彩画图案一致。

图22 北京十三陵长陵陵门明间琉璃额枋彩画 

图23 北京十三陵长陵陵门次间琉璃额枋彩画

图24 北京十三陵长陵祾恩殿天花梁彩画 

图25 北京十三陵长陵祾恩殿抱头梁彩画



2.2 北京石景山法海寺大雄宝殿

法海寺兴建于明正统四年(1439),正统八年(1443)完工。明弘治十七年(1504)至正德元年(1506)曾进行过大修。在大雄宝殿的内檐保存有明代偏中期的旋子彩画,旋花图案和构图基本上和正统九年的智化寺内檐彩画相仿,青绿色调为主,但彩画颜色比较灰暗。

构图形式采用上下大小额枋统一构图,上下分界线对齐。藻头基本为一整两破,在较长的梁端增加盒子,枋心占梁枋长度的1/2到1/3之间。盒子图案为四出凤翅瓣中心柿蒂纹(图26、29)或四合云(图30),轮廓线为每边二段外弧形组成的海棠盒,智化寺盒子为三段外弧形组成;法海寺彩画的皮条线为二段外弧形,岔口线和枋心线端头均为二段内弧形,智化寺彩画的皮条线为三段外弧形,岔口线和枋心线端头均为三段内弧形;法海寺彩画贴金的花心部位轮廓线没有沥粉,而是用朱红色描边,智化寺彩画花心部位均为沥粉贴金;梁枋彩画采用裹栿式画法(图32),梁的底及两侧,统一构图,与智化寺同。

法海寺彩画藻头部位的旋花为一整两破或一整两破之间加如意头,旋花图案有两种:花心为三瓣仰莲托石榴头,贴金朱红边,由内向外围绕一路凤翅瓣,二路圆形抱瓣,旋花外轮廓线为多段外弧形(图26、27、29);花心为二凤翅瓣托如意头,中心贴金朱红边,外轮廓线为三段外弧形如意头(图28、31)。

图26 北京法海寺大雄宝殿次间内檐额枋彩画

图27 北京法海寺大雄宝殿梢间内檐额枋彩画

图28 北京法海寺大雄宝殿内檐大额枋小额枋彩画

图29 北京法海寺大雄宝殿内檐明间大梁底部彩画

图30 北京法海寺大雄宝殿内檐下金枋底部彩画

图31 北京法海寺大雄宝殿内檐抱头梁底部彩画

图32 北京法海寺大雄宝殿内檐梁枋彩画



2.3 北京智化寺明代建筑梁枋彩画

智化寺建成于明正统九年(1444年),作为明正统时期的建筑,是研究明代官式建筑营造技术的典型范例,而智化寺最引人入胜的就是各殿堂内檐保留的大量明代早期的青绿旋子彩画,色彩柔和,典雅肃穆,是研究明代北方彩画的重要实例。智化寺内现存建筑:钟鼓楼、智化门、大智殿、藏殿、智化殿、如来殿内檐都保存了大量具有明早期特点的寺庙建筑彩画,彩画部分沿袭宋、元特点,又有部分独创,为清代旋子彩画规制的形成提供了基础。

智化寺各建筑彩画根据建筑的等级高低,在彩画上也体现出了等级的划分,按照彩画用金量和晕色的层数,由高到低的顺序依次为:如来殿内檐的“金线大点金三退晕旋子彩画”;智化殿内檐的“墨线大点金二退晕旋子彩画”;藏殿、大智殿内檐的“墨线小点金二退晕旋子彩画”;智化门内檐的“墨线二退晕旋子彩画”;钟鼓楼内檐的“墨线灰色旋子彩画”。目前,智化寺各建筑的外檐彩画为20世纪80年代,对智化寺进行修缮时,由故宫古建部王仲杰老师主持,根据内檐彩画进行设计施工的,因此对个别内檐额枋看不清的彩画,将使用外檐图案代替。

 2.3.1如来殿万佛阁内檐梁枋彩画

如来殿万佛阁为一座二层楼阁建筑,一层如来殿,二层万佛阁,在同一建筑上万佛阁彩画等级要高于如来殿。万佛阁及如来殿梁枋彩画箍头线、枋心线、菱角地、栀花心、旋花心为沥粉贴金。

 2.3.1.1 万佛阁明间七架梁彩画

 万佛阁明间七架梁侧面与底面采用裹栿式画法,梁的底面较窄,盒子图案和一整旋花与梁侧面不同。

 梁侧盒子图案为四出凤翅瓣加如意头,中心为六瓣栀花,梁北端六瓣栀花及花心为沥粉贴金,梁南端仅花心贴金;梁底盒子为柿蒂纹,花心点金;外轮廓均为三段外弧形海棠盒。

 藻头旋花一整两破,梁侧旋花由外向内为一路圆形抱瓣,二路涡云瓣,青绿间色三退晕,类似宋《营造法式》的碾玉装,花心为三瓣朱红三退晕俯莲托宝相花(三股叉莲花),宝相花(三股叉莲花)由花瓣、花蕊、三股叉和花叶组成并沥粉贴金;梁底旋花为类似宋《营造法式》角叶的椭圆如意头形式,花心由如意头、涡云纹和凤翅瓣组成,青绿间色三退晕。

枋心为青绿间色三退晕,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长度占梁1/2-1/3之间。

图33 万佛阁七架梁南端侧面及底面旋子彩画,北端盒子

图34 万佛阁七架梁底面旋子彩画

旋花的宝相花(三股叉莲花)花心图案形状,与万佛阁毗卢遮那佛须弥座雕饰的莲花、如来殿一层藏经柜顶部的雕刻莲花形状一样,并不是简单的莲花装饰,而是具有一定的藏传佛教含义的。曲尺形经柜上方的莲花是俯拍角度的莲花及其花蕊呈现,三叉形的东西是藏密教里重要的护法神玛哈嘎拉的法器,三股叉象征着密教里面所谓的佛法三宝,佛、法、僧三宝。当三宝的概念和佛法的概念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远远不是一个装饰的概念,莲花象征着无污染,纯洁,本身形成了对佛教的歌颂,莲花加三股叉的形象,象征着佛教三宝的至尊,无量的概念。所以莲花放在经柜的上方、毗卢佛须弥座、以及毗卢佛顶部的七架梁梁枋彩画花心部位,是有深刻的宗教意义的。(注:此段解释三股叉莲花的佛教含义文字依据中央美院陈捷老师在智化寺讲座内容整理。)

 2.3.1.2 万佛阁明间额枋彩画

 万佛阁明间额枋盒子图案为四出如意头,中心为六瓣栀花,沥粉贴金,外轮廓为三段外弧形海棠盒;藻头旋花一整两破加如意头正反组合(清代的勾丝咬的前身),一路圆形抱瓣,二路涡云瓣,青绿间色二退晕,花心为三瓣朱红三退晕俯莲托西番莲,西番莲由花瓣和五出花叶组成并沥粉贴金;枋心为青绿间色二退晕素枋心,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长度占梁1/2-1/3之间。

图36 万佛阁内檐明间额枋旋子彩画

2.3.1.3 万佛阁次间老檐枋底面彩画

万佛阁老檐枋底面盒子图案为柿蒂纹,中心点金;藻头旋花为一整二破加如意头正反组合(清代的勾丝咬的前身),一路涡云瓣,青绿间色三退晕,花心为西番莲,西番莲由花瓣和五出花叶组成并沥粉贴金;枋心为青绿间色三退晕素枋心。

图37万佛阁次间老檐枋底面彩画

2.3.1.4 万佛阁次间顺扒梁底面彩画

万佛阁老檐枋底面无盒子;藻头旋花为一整二破加如意头组合,一路涡云瓣,青绿间色三退晕,花心为三瓣朱红三退晕莲瓣托如意头,如意头沥粉贴金;枋心为青绿间色三退晕素枋心,枋心占梁长1/2。

图38 万佛阁次间顺扒梁底面旋子彩画

2.3.1.5 如来殿一层明间天花梁彩画

天花梁箍头线、枋心线、栀花心、旋花心为沥粉贴金,梁侧面与底面采用裹栿式画法,梁的底面较窄,盒子图案和一整旋花与梁侧面不同。

梁侧盒子图案为四出涡云瓣加如意头,底面盒子为柿蒂纹,中心点金,外轮廓为三段外弧形海棠盒。

藻头一整两破加抱瓣旋花,梁侧旋花一路涡云瓣加二抱瓣,二路凤翅瓣,青绿间色三退晕,花心为五瓣朱红二退晕俯莲加三瓣仰莲托石榴头,三瓣仰莲及石榴头沥粉贴金;梁底旋花一路涡云瓣加抱瓣,青绿间色三退晕,花心同梁侧。

枋心为青绿间色三退晕素枋心,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占梁长1/2。

图39 如来殿一层明间天花梁侧面及底面青绿旋子彩画

2.3.1.6 如来殿一层次间天花梁彩画

该天花梁侧面盒子图案为四出凤翅瓣加如意头,中心点金;藻头旋花为一整两破加如意头组合,一路涡云瓣加圆形抱瓣,二路凤翅瓣,青绿间色三退晕,花心为三瓣朱红二退晕俯莲三瓣仰莲托如意头,三瓣仰莲和如意头沥粉贴金;枋心为青绿间色三退晕素枋心。

图40  如来殿一层次间天花梁侧面旋子彩画

2.3.1.6如来殿一层明间额枋平板枋彩画

明间额枋盒子图案为四出如意头,中心为六瓣栀花,沥粉贴金;藻头旋花为一整二破加抱瓣旋花,旋花图案同次间天花梁;枋心为青绿间色三退晕素枋心。

平板枋绘二方连续的降魔云,云心点金。

图41  如来殿一层明间内檐额枋旋子彩画

2.3.2智化殿梁枋彩画

智化殿梁枋彩画等级次于如来殿,各种规划线均为墨线,但在旋花心、菱角地、栀花心等部位沥粉贴金。

2.3.2.1智化殿内檐九架梁彩画

智化殿内采用减柱造,九架梁较长,前端搭在檐柱之上,后端搭在殿内后金柱之上,前端两根金柱似后代添加以防止梁变形,影响屋架稳定。梁侧面与底面采用裹栿式画法。

梁侧盒子图案为四合云,云心及盒子中心沥粉贴金;梁底盒子为朱红二退晕柿蒂纹,中心沥粉贴金,外轮廓为三段外弧形海棠盒。

 藻头旋花为一整两破加凤翅瓣团花和如意头,梁侧旋花一路抱瓣,青绿间色二退晕,花心为三瓣朱红二退晕仰莲托三股叉莲花,沥粉贴金;梁底旋花一路涡云瓣加二抱瓣,青绿间色二退晕,花心为三股叉莲花,沥粉贴金。

枋心为青绿间色二退晕素枋心,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占梁长1/2。

图42  智化殿九架梁梁侧及梁底墨线大点金青绿旋子彩画

图43  智化殿九架梁底墨线大点金青绿旋子彩画

2.3.2.2智化殿明间次间额枋彩画

智化殿内檐额枋彩画保存状况较差,20世纪80年代,故宫古建队对智化寺进行修缮,外檐彩画根据内檐额枋纹样进行设计施工,通过对内檐额枋彩画和外檐彩画进行详细比对,智化殿内外檐图案纹饰基本一致,此节用外檐彩画照片加以说明。

 智化殿明间外檐额枋盒子竖长,图案为四出涡云纹,花心朱红二退晕柿蒂纹,中心沥粉贴金;藻头旋花一整两破加二如意头,旋花一路凤翅瓣,花心三瓣朱红二退晕仰莲托宝相花,宝相花沥粉贴金;枋心为青绿间色二退晕素枋心,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占梁长1/2至1/3之间。平板枋为连续的涡卷波浪纹,菱角地贴金。

智化殿次间外檐额枋无盒子,藻头旋花一整两破,旋花一路圆形抱瓣,花心三瓣朱红二退晕仰莲托宝相花,宝相花沥粉贴金;枋心同明间。

图44  智化殿明间外檐额枋旋子彩画

图45  智化殿次间外檐额枋旋子彩画

2.3.2.2智化殿东山外檐中部额枋彩画

智化殿两山外檐中部额枋较长,彩画图案比较特别。为调整图案分布,藻头部位增加了一朵一般在盒子内出现的四合云图案,花心朱红二退晕柿蒂纹,中心沥粉贴金;一整旋花头向内,图案同明间额枋。

图46  智化殿东山外檐中部额枋旋子彩画

2.3.3藏殿梁枋彩画

藏殿为智化殿的西配殿,殿内采用减柱造做法,省去两根金柱,梁枋彩画等级次于智化殿,各种规划线均为墨线,藻头旋花不用朱红点缀,花心较小,仅在花心、菱角地、栀花心等部位沥粉贴金,用金量大减。

藏殿明间七架梁,梁侧面与底面采用裹栿式画法。盒子为柿蒂纹,青绿间色二退晕,中心沥粉贴金;藻头为一整两破加抱瓣旋花和如意头组合,旋花一路涡云瓣,青绿间色二退晕,花心三瓣青绿间色二退晕仰莲托如意头,如意头沥粉贴金;枋心为青绿间色二退晕素枋心,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占梁长1/2至1/3之间。

图47 藏殿七架梁底部旋子彩画

藏殿内檐额枋彩画保存状况较差,用外檐彩画加以说明。明间外檐额枋盒子为柿蒂纹,青绿间色二退晕,上下各加一圆点,并与中心沥粉贴金;藻头为一整两破,旋花一路圆形抱瓣,花心为连个圆形抱瓣托柿蒂纹的一半,青绿间色二退晕,仅菱角地沥粉贴金;枋心为青绿间色二退晕素枋心,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占梁长1/2至1/3之间。平板枋为折线柿蒂纹,柿蒂纹中心沥粉贴金。

图48  藏殿明间外檐额枋旋子彩画

2.3.4智化门梁枋彩画

智化门为智化寺中轴线上第一座佛殿,内部为彻上明造梁架,梁枋彩画等级次于智化殿,各种规划线均为墨线,藻头旋花不用朱红点缀,花心较小,仅在花心、菱角地、栀花心等部位沥粉贴金,用金量大减。

智化门内檐上架,均采用裹栿式画法。盒子为柿蒂纹,青绿间色二退晕,中心沥粉贴金;藻头根据梁架长短,为一整两破、两整两破,或加如意头,旋花均为如意头形式,内有凤翅瓣加小如意头,青绿间色二退晕;枋心为青绿间色二退晕素枋心,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根据梁的长短,占梁长1/2至1/3之间。

智化门内檐额枋及内檐穿插枋,在以前某次大修智化寺时被重新描绘并做旧,颜色与上架旧彩画反差较大,做法拙劣,破坏较大。外檐额枋盒子竖长,图案为四出凤翅瓣加如意头,中心点金;藻头旋花一整两破,一路圆形抱瓣,花心三瓣仰莲托凤翅瓣如意头,青绿间色二退晕;枋心为青绿间色二退晕素枋心,枋心线端头、岔口线为三段内弧形,枋心占梁长1/2至1/3之间。

图49 智化门内部梁架


图50  智化门上金枋底部旋子彩画

图51  智化门西次间顺梁底部旋子彩画

图52  智化门明间外檐旋子彩画

2.3.5 钟鼓楼梁枋彩画

钟鼓楼内檐彩画损毁非常严重,仅在局部的梁架底部发现有彩画的痕迹,根据王仲杰老师定义,为墨线灰色彩画,既黑色描边,灰色填色,梁枋彩画等级最低。通过现存的痕迹来看,梁架藻头旋花多为一整两破的如意头形式,一层额枋为一整两破加如意头,一路涡云瓣,花心三瓣仰莲托石榴头。

图53  钟楼二层内檐梁枋底部灰色旋子彩画

图54  钟楼一层内檐梁枋底部灰色旋子彩画

图55  钟楼一层内檐额枋灰色旋子彩画



3

宋、元、明梁枋彩画发展对照表




4

 元代建筑彩画为明代旋子彩画的结构开辟了先河

通过对以上所列举的元明彩画的实例分析,从元代木构上的彩画结构来看,采用了藻头—枋心—藻头的“三段式”结构,这种做法也是继承了宋代的基本格局。藻头部分采用双箍头,中间为盒子或锦纹,之后为旋花组合图案,这种做法开创了明代彩画箍头(带盒子)—藻头—枋心—藻头—箍头构图模式的先河。




5

元代建筑彩画为明代旋子彩画花纹的规范奠定了基础

从元代木构件的彩画纹饰上看,出现了整团的旋花图案,这种旋花实际上是旋涡状的花瓣组成的几何图形,代替了唐宋时期的写生式的花纹。但此时的旋花组合并没有一定的规制,花瓣为如意头、凤翅瓣、莲瓣、涡云瓣随意组成。其外形不一定为正圆,椭圆、尖圆都有,花心为如意头、牡丹花、柿蒂等。藻头部分的旋花组合出现了一整二破,或一整二破加一路,类似勾丝咬等构图,还有的根本没有形成旋花,而是以如意头,涡卷瓣组成人字形的几路花纹[3]。元代的旋花只是初始阶段,出现了旋子图案的萌芽,虽没有形成定律和规范,但为明代旋子彩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因此,从以上几处元代建筑彩画实例的分析,结合北京出土的元大都木构件彩画和北京现存明代建筑彩画的结构和花纹形制来看,元大都的彩画在民间彩画的基础上进行了简化和规范化,应是智化寺明代旋子彩画的来源和基础。



文章将发表于《古建园林技术》论文集



木衣锦绣|一个只做学术的公众平台

微信ID:muyijinxiu


长按二维码关注木衣锦绣


提供国内外建筑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此平台意在为彩画研究者及爱好者
中国建筑彩画公众交流平台
专业
木衣锦绣
微信号:muyijinxiu
QQ:yh1910555948
信箱:yanghong960518@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