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王湘蓉:只道月季花开也平常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2 13:25: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点击上方“ 校长Principal”关注我们
↑ Click here and follow us @校长Principal

  王湘蓉:《校长Principal》总编辑,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 《当代教育家》杂志执行主编、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



夕阳余晖里,影斜映草,负手立于晚风中的我,空空如也,思无常。眼波流转际,围栏边侧的月季正花开灼灼,且花色皆有不同,粉的清丽,白的素雅,红的翠灿,开的委实好看,映在蓝天落霞里,静谧生动,颇令人心旷神怡。清风拂衣,花枝漫摇,芬芳轻溢,倒是闲然而生旁趣,孩童般的用手轻拂花瓣,熟悉的花香从童年袭来,日子一晃又多年。如此,坐着流年看红尘,世事变迁清澈明朗了几许。月季花香伴着我牙牙学语,到行远天涯,花照景不同,景随境易迁。它千年芬芳如故,可千年人事已不同。

 


其实,我实分不清如此灼灼的花景到底是月季,亦或是玫瑰,总耍无赖的认为就是月季了。想来,也觉可笑,风里雨里三十余载,竟然仍辨识不清,着实印证了烂漫时节无烂漫的美好境况。得,什么美好境况,无非自嘲之,说白了,可不就是无赠花之人么。这际遇,也算是一穷二白,徒留一片青葱岁月的遗憾了。每每搜寻记忆中空空如也的过往,花前月下原来都是嗨翻天的捉迷藏。哎呀,总安慰自己,人生一世,草生一秋,遗憾也是一种美吧,典型的吃不到葡萄愣说葡萄酸。

 


喜欢月季花,是因为它家家门前“开花无遗月”的寻常,也因为它剪枝便可以遍插泥土的易得,成活率极高,且当年便可以应景的开花,对我这种只养活过仙人掌的人来说,月季的份量在心间仍沉甸甸的。可对世人来说,因为它的“寻常”,极少有护花使者特意去照拂,往往不受待见,珍惜更谈不上了。不过,有时因为特别,也有意外发生。独记外婆家有两株月季,是外婆从她南京妹妹家剪枝带回的,我到外婆家读书时,月季花已有成年人那么高了,葱茏繁茂,开的花呈水红色,不似普通月季花的嫣红热烈,而且花朵也是普通月季花的两倍,就连香气也清冽冽的,没有普通月季花浓郁。正因它的特点,招惹得小伙伴们羡慕不已,有胆大的,竟从院墙外伸手偷花,也有三五结伴找外婆要花的。日子渐长,普通的月季花大有被其取代之势,后来外婆家的月季花,开遍了左邻右舍。

 


我家的新院子里也有两株,栽在窗前,一晃到我中学时代,也是繁盛的很,花开重重,招蜂引蝶。每到假期回到家中,我的书桌与月季的距离,隔着一扇窗,虽抬头可见花容,可它也遮去了些许光线,我便在花荫下捧卷,也总会透过月季的枝叶间隙,旁观马路上的车流和过往的人群,看不同的人百态生姿的生活。少年便是这个时候进入我视线的,他也只是我闲时旁观之余罢了。可是往事再读,他的目光告诉了我,自己有多么少不更事,加之年少无知啊,可惜了他是眉上情丝千万缕,我是笔间心事一行行,不在一个频道上,俩岔了。哎哟喂,无数次抚额哀叹,我这是辜负了多么美好的青葱呀,活该到现在仍分不清何为月季,何为玫瑰。玩笑虽莞尔,外婆家的两株月季,虽早已香消玉殒,终是开在了记忆中,不曾落败。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所有的物华都是真亦假时假亦真,到最后竞相虚无,枉然而已。缓步尘间乾坤,三千尘寰,即便是乱云飞渡,横刀立马,也只是短短数十载光阴,而已。何不放眼天下,足可以豪迈道一声,世间真假,皆我追求,是苦是乐,都可以入茶奉酒。静立花下,陌生人从身旁路过,我们微笑相向颔首而过。这相视而笑的温柔瞬间可暖进心田,伴着花香足以消弥万仞冰霜。想来,世间万物景象,皆由心生,也愿得闲心一世,于低眉浅笑里,盛开万般繁华,且听落雨濛濛,且看花影迟迟。亦盼世人皆可,为君唤雪梅花天,握手一笑三千年。

 

大江南北,月季花开平常,拈花拂叶,也需独自证悟,独自思量。


总编辑:王湘蓉

中文版执行总编辑:潘书朋

副总编辑:侯月阳、王美庆

英文版执行总编辑:刘炜

副总编辑:刘永洁、王清

编辑:宁方莉、李元兰、王菲然、陈鲁

美术总监:王雪

排版设计:潘书朋

信息来源:校长Principal

策划制作:中国人民大学

本公众微信平台转载的部分文章,

因客观原因或存在不当使用情况,

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以协商授权事宜

联系、投稿邮箱:737454148@qq.com

微信ID:校长Principal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互动平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