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春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7:21: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朝春尽


“给我写信。”在告别时你这样要求。好像是预见了长长来路,我有一天终会需要告解。在书房整理旧书时想起你的要求,连同你偶尔的问候,感觉像在生死未明的时刻,有人伸手探一探我的鼻息。


但承诺是用来打破的。“说到就要做到,未免太幸苦了吧。”我狡辩道。“确实,如果说到就能做到,生活未免太轻易饶过了我们。”你这样答。






这个季节,我几乎把稿费都花在了买牡丹和芍药上,每次路过花店就买一大捧,花瓶都不够用了。牡丹花期很短,我尤其喜欢淡粉色近乎白的那种,满开的时候在绿叶之上有玉石般润泽的光亮,但又十分柔软轻盈,像欧阳修说的那样:薄翅腻烟光。也喜欢芍药的香味,馥郁甜美却有微凉的苦味做底。


你说:怎么会有这样醉生梦死的花。





之前的茶花,会在全开后整朵掉落。人活得这样犹豫累赘,确实只配在这样的美色与杀伐决断前垂首称臣。


我总是对自己的平庸感到挫败,提笔忘言。怀疑自己走错了路。你安慰说对生活满腔热忱也是种天赋。这么讲的话,把琐碎的事详细纪录,并且不从中寻找意义,也是伟大的事?


此刻空气里都是芍药和西瓜的味道,浓郁湿润。我苦苦寻找的故事脉络在暮色向晚时分豁然开朗。一动不动站在书架的暗影里,生怕这闪着金色光芒的念头会逃离我的脑海遁入不见底的虚无,像那个月夜奔跑在林中的鹿。近来我时常有这种感觉,不知道脚下这条路的边上是悬崖还是高墙。只能耐心等一等,等晕眩过去。等象征与含义消散。时间切割,剥离,你再次孑然一身。





写不下去的这几天,忙着整理换季,把过往的旧衣物扔掉时发现很多还留着标牌。仿佛当初买这些衣服的人和此刻扔衣服的我,不是一个人。书送走了一部分,有些挑来挑去舍不得还是留下,只能再添置书架。有一天,家里会都是书,衣柜里只有三两套替换的四季衣裳。那时候我大概有更多话可以和你讲。


你看书比我多,话比我少。你曾说:“我不希望你了解我的世界,那里太不美好了。”我没好奇心,但爱吐槽的心总是改不掉,答:是啊是啊,结庐在人境,永结无情游。


今天夏天突然来了,大雨狂风。过去在无人居住的小岛上捡的贝壳。现在依然会掉出白色细沙,是一只倒不回去的沙漏。花在近乎静止的时间里速速盛放,我假装不在意地等待花瓣掉落那瞬,想验证那声响是不是真如同泪水砸在手背。


想告诉你,真的有点一样。







 


我们一起安静地看看,

这个世界的光亮。


陶立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