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风物】月季月季我爱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5:22: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前年的这个时候,我带着几位老师傅们帮汉阳陵月季园修剪月季,作为回报就是带回来一大堆剪下来的各个品种的月季枝条,在园子里扦插培育了一大片各色月季。那些连绵不断争奇斗艳的月季花,着实为启稚农园增色不少。

我也知道了,月季要想花开得大而繁密,每年一定要在冬季剪掉老枝,这其中的缘由大概是抛开陈枝老条,集聚了足够的能量给新枝条吧。


         时值深冬,又是月季剪枝时,虽然枝头还有有朵朵月季花,仿佛一个个美人在寒风中虽然被冻僵了粉脸,可是依然风姿绰约,当大家把满都是刺的枝条清理到一边准备晒干烧掉时,我赶紧把那些月季花朵和圆圆的小果实剪下来,然后坐在阳光下,修修剪剪,我想把这些陪我们走过四季的芳华留下来。



        正巧,有一位喜欢手工的姑娘和她的妈妈来园子了,我们一起用几片旧布、废弃的泡沫盒、饮料瓶、剪下来的树枝,瞬间就做成了美美的插花作品。

        当这些本该零落成尘化作泥的花花果果在我手中翻来翻去的时候,月季花,这种在我们周围随处可见,习以为常的花卉,让我越来越刮目相看了。

        当冬日里草枯叶黄,百花凋零,大自然一片萧瑟的时候,时不时会有几朵花在寒风中摇曳,着实给大自然增色不少。



当然啦,那些在温室大棚里培育好用塑料育苗钵摆放在某些地方造景的,我认为那些几乎等同于塑料花。每每看到旷野中的迎风凌霜的月季我总会停下来去看一看,跟他们打个招呼,我想不能让她们仅仅时孤芳自赏吧。

月季有各种各样的颜色粉的,红的,白的,黄的;有单瓣,有重瓣;有的有香味,有的没有香味;还有一次在南京中山植物园,明明写的是蔷薇园,可是里面却主要是月季,从此我才知道了,月季是蔷薇科的成员,而且月季也是一个大户人家,家族成员也是多的不计其数,包括大名鼎鼎的玫瑰。

月季大概是我们日常所见陪伴我们四季的最皮实的花卉了。


   

        对月季的喜欢,源于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在农村,到处是庄稼,很少有谁家栽种花木,除了本地树种榆树杨树桑树,就是桃树梨树杏树。妈妈有一次带我去她的一个好朋友家里,一进门,院子中间有一丛花树,花儿开的正艳,花朵有大人拳头那么大,粉色,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花,小心翼翼地过去用手摸,花瓣跟绸缎一样滑滑的,好舒服,闻起来香香的,从此我知道到了有一种花叫刺梅,而且还是一直断断续续地开着。有事没事总想去那家转转看花。后来经过考证,这丛“刺梅”其实还是月季!

        当初,随意剪下一截枝条插下去,当年就可以给我们奉献华容,不需要更多特殊的养护,月季源源不断为我们奉献出美艳的花朵。甚至当人们需要用她们的花容月貌传情达意时却用了“玫瑰”的名字,月季,的确够隐忍大度。



        玫瑰和月季同属蔷薇家族的观花植物,真正的玫瑰,一般花型较小,只开一次花,香味更足,常用来提炼精油或者花茶,至于用作美好爱情的表征,似乎表现力不够,于是商家们便使出了张冠李戴的手法,用月季的身子,玫瑰的名,再喷点香水,得!又香又美的玫瑰花送给心爱的姑娘,美人如花,花如美人。

        想到玫瑰花,就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情人节,儿子的爸爸,因为加班很晚才回家,一进门送给我一支已经蔫了的玫瑰。解释说,因为太晚了,买不到玫瑰,因为这一只蔫了,人家3块钱便宜卖给了他。你说,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当然,如果是现在的我,我肯定会很高兴,一来,便宜实惠!二来他总算还有表达情义的心思!三来我会直接把玫瑰花倒挂起来,等干了,DIY做成插花。   

嘿,爱情恒久远,花儿总相伴。


   

        为了让大家区分玫瑰和月季,我在启稚农园里让玫瑰和月季做了邻居,实物版地科普讲解,但是我知道,能不能分清楚玫瑰和月季,似乎意义不大,我们如何尊重理解大自然的生命体,特别是对于那些平凡朴实坚韧霍达的生命体投以更多的关注幻刺和尊重,可能才更有意义。

        在这个更多的以价格衡量价值的社会,似乎难得的=珍贵的=高价的=珍重的。按照这个价值判断链条,易得――好繁殖,好养护,好开花不珍贵――公园里,道路上,随处可见。没价格――没人买,没人卖,没市场。所以虽然有颜值,但是却没有混出来价格!



        好啦,不能再往下说了,还是说一些有用的吧,市政园艺工人会在这个时节修剪月季,只留离地面十几公分1的枝条,喜欢切花的亲,可以剪一些月季花和果果回来做插花。不需要担心有“窃花”嫌疑,而且现在的月季花基本上已经风干得差不多了,将开未开的花骨朵更好,因为你不剪,很快,这些美美的花朵,也会变成垃圾,借你爱美的心和勤劳的手,让一朵月季花的美丽隽永。这应该也是一件美事!


      

       历代文人雅士不乏吟诵月季的,我觉着宋代张耒的最为贴切:“月季只应天上物,四时荣谢色常同。可怜摇落西风里,又放寒枝数点红”。

       哦,忽然发现,他写的这个月季应该是梅朗口红,咱们启稚农园也有呢。

          


        张惠贤,自然名梧桐:民盟盟员。2015全国爱故乡公益人物候选人,资深自然教育工作者。从事教育工作20年,在8年自然教育经历程里,躬耕于关中平原上,把传统的农耕文化及乡土内容与学科性教学内容相融合,探索出独具特色的自然教育模式,深受孩子和家长喜欢。相关事迹受到国内外关注,《中国青年报》、《陕西日报》、陕西电视台、《华商报》等数十家媒体报道。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