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中国最美的玫瑰,最后的精神贵族!所有国人都该知道她、记得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4:34: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李小托,关注我的原创文章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文 / 德国优才计划(ID:togermany)


她在有限的年华里 ,
为中国倾尽了所有的感情。
化为灰烬,开成了玫瑰……




她见过清末的辫子,

日本人的武士刀、

美国的高楼大厦和中国百年的兴衰。

钱学森、钱三强、周培源、

朱清时、饶毅、施一公……

这些书本里的名人,

都曾经是她家中的常客。

她70多岁学电脑,

80岁还坚持给博士生上课。

她用10多年的时间开设了600多场

比“百家讲坛”还早、规格还要高的,

“中关村大讲坛”。


她是两弹一星元勋的遗孀,

著名的语言学家,

中国的应用语言学之母。

她被称作“中科院最美的玫瑰”

“中关村的明灯”  “年轻的老年人”,

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她,就是李佩。


1917年,李佩在北京出生,

1936年,考上北京大学,

进入了经济系。

左一:李佩

 

“七七事变” 爆发,

她瞒着父母

偷偷潜到西南联大继续求学。 


左一:李佩


1941年,她从西南联大毕业,


左二:李佩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7年2月,

她远赴康奈尔大学学习



在这里她认识了一生中的挚爱

——郭永怀。



郭永怀

 

当时郭永怀正在康奈尔大学新成立的

航空研究院担任教职。

1948年,她们在纽约举行了婚礼。

才子配佳人,

一度传为佳话。







是在美国过舒适体面的生活?

还是冒险回国为祖国出力?

郭永怀和李佩,

都毅然选择了回国。



1956年回国前,郭永怀和李佩

1956年国庆节的前一天,

李佩和郭永怀带着年幼的女儿,

离开了熟悉的美国的家,

舍弃了美国三层的小洋楼,

动身回国!



从舒适宽敞的大房子,

搬到破旧窄小的小房子。

从设备一流的实验室,

移到落后几十年的小屋子里做研究。

从领着高薪开小跑的富裕生活,

到拿着微薄的工资勉强维持生计。

难以想象,

当时他们是怀着多大的勇气,

才能甘愿承受如此巨大的落差?


一家三口在美国别墅前


有人说:
 “他们这代人当时回国为的是什么?

一生对教育的关心,

对国家命运的关心,

这种大无畏的使命感,

不是今天的我们所能完全理解的。”


郭永怀、李佩夫妇和女儿郭芹


应钱学森邀请,

郭永怀出任中科院力学所副所长。

她出任中科院行政管理局

西郊办公室副主任

她先后推动成立了中关村的

第一所幼儿园和第一所小学。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后,

郭永怀担任中科大,

化学物理系首届系主任,

而她被调到中国科大

外语教研室教授英语。



右起:郭永怀、李佩、郭芹、汪德昭院士及夫人李惠年

 

文化浩劫开始了。

许多科研工作者被打倒,

因为郭永怀当时参与原子弹研究工作,

所以被特殊保护了起来。

可她和女儿却没能幸免,

被诬蔑为“美国特务”,

17岁的女儿郭芹,

被赶去了内蒙古农区插队。



12月4日,郭永怀在试验中,

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

他当晚急忙到兰州乘飞机回北京。

没想到,飞机失事了……
事后,人们发现了两具烧焦的尸体,

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

当人们费力地把他们分开时,

才发现两具尸体的中间,

有一个保密公文包完好无损。

这两个人正是郭永怀和他的警卫员




力学所安排了两个人,

到家中陪伴她,

郭永怀的助手顾淑林是其中之一,

她在《我老师和师母》一文中

记录了李佩得知噩耗的情形:


“我们来到郭所长家里,这也是我和郭夫人第一次见面,没想到竟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那一个晚上李佩先生完全醒着。她躺在床上几乎没有任何动作,极偶然发出轻轻的叹息,克制到令人心痛。”


郭永怀的后事处理完,

当时还被怀疑是特务的她,

没来得及悲伤多久,

就不得不回到单位继续接受劳动。

等这场文化浩劫过后,

她的生活才慢慢回到了正轨,

但此时的她,已经60多岁了,

人生已经过了大半。

1976年,她被调回北京,

1977年,国务院批准成立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

她被调任为研究生院外语教研室负责人,

带领刚分配到研究生院的三位,

北京大学工农兵学员筹建外语教研室。



为了培养人才,

她还不顾外界的异议,

不顾自己再次被卷入风波的危险,

找到很多被划为“右派”的教授,

并说服他们加入研究生院执教。

没有教材,她就自己编写,

而且这些教材,至今仍在被沿用。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语言学系主任Russel Campbell,

称赞她为:“中国的应用语言学之母”。




她培养了新中国,

最早的一批硕士、博士研究生。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后,

和李政道一起推动了

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研究生项目,

帮助国内第一批自费留学生走出国门。

当时中国还没有托福、GRE考试,

她就自己出题,

由李政道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选录学生。

只要是她签了名的,

她觉得可以的学生,

美国的大学都会录用。

李佩两个字,在当时成为了

中国学子进入海外学府的一张通行证。



她到了70多岁还在讲台上,

给博士生讲几个小时的课,

竟然从来没有坐着讲过一堂课,

总是规规矩矩地站在讲台上,

因为她说:为人师表。


没人数得清,

中科院的老科学家,

有多少不是她学生的。


1997年,又一个沉重的打击,

向老人袭来。

她唯一的女儿郭芹得癌症很快病逝。


李佩与女儿郭芹

当时她已80岁,

白发人送黑发人,

但没人看到过这个老人流泪,

只是知道她默默地收藏了,

女儿小时候最喜欢玩的布娃娃。

一周后,她就像平常一样拎着收录机,

去给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博士生们,

上英语课了,只是声音沙哑……


她的老朋友、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同事,

颜基义用米兰•昆德拉的名言形容她:

“生活就是一种永恒的沉重努力。”



中年丧夫,晚年丧女,

她这一生遭受了太多的磨难。 

在她狭小的客厅里,

东西少得可怜。

灰色的布沙发腿都已经歪了。

钱学森、钱三强、周培源、白春礼、

朱清时、饶毅、施一公……

他们都曾坐在这张旧沙发上,

和她谈笑风生。

她家就像是一个博物馆。


李佩几十年居住的老房子

 

她身材瘦小纤细,

无论她人生处在怎样的境遇中,

都仍保持着有尊严、体面的生活。

中国科大的一位教授说:

“我做了一个统计,

一星期里李佩教授,

在课堂上没有穿过同样的衣服,

她的服饰非常漂亮。

可以想像她年轻时是多么美丽。”

年近百岁,她依然坚持梳洗打扮,

脸上要抹粉底,要画画眉。

因为她还要求自己为人师表,

保持自身的体面,

就是对学生们的尊重。

1999年9月18日,

李佩坐在人民大会堂,

国家授予23位科学家

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她的丈夫郭永怀先生,

是23位“两弹一星”元勋中唯一的烈士。



李佩回家后,

朋友们都嚷着来她家看

“那坨大金子”。

该奖章直径8厘米,

用99.8%纯金铸造,重515克,

“确实沉得吓人”。


4年后,李佩托一个到合肥的朋友,

把这枚奖章捐给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时任校长朱清时打开箱子时,

十分感动。


她还曾把60万元捐给力学所,

30万捐给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没有任何的仪式,

就像处理一张电费单一样平常。

如此大面额的善款,

老人却说:

“捐就是捐,要什么仪式。”


她还捐过很多东西,

小到从美国带回的手摇计算机、

家里的书、音乐唱片,

大到电风扇、冰箱,写字台、

她甚至把自己,

用了一辈子的英语教案都捐了。

汶川大地震,挽救昆曲,

这样的事情,她都会捐出大笔积蓄。

李佩在讲课


郭永怀104岁诞辰日那天,

她竟将陪伴自己几十年的藏品,

也捐给了力学所:

郭永怀生前使用过的纪念印章、

精美计算尺、浪琴怀表,

1968年郭永怀牺牲时,

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

用信封包装的郭先生遗物:

——被火焰熏黑的眼镜片和手表。

这是她所有的家当了,也都捐了。



81岁那年,

她创办中关村大讲坛,

从1998年到2011年,

每周一次,总共办了600多场

黄祖洽、厉以宁、甘子钊、饶毅等

都登过这个大讲坛。

确定了主题,

她就带着年轻人在中关村四处贴海报,

她说,不能贴得太早,

也不能贴在风口处,

以免被风刮跑了。


请来这些大人物讲课,

全都是免费的。

有一次,她邀请甘子钊院士,

“老甘啊,我可没有讲课费给你,

最多给你一束鲜花。

甘院士说:“你们的活动经费有限,

鲜花也免了吧。”

其实,花也是李佩先生自己买的。


2004年,李佩在中关村讲坛。


进入人生的第99个年头,

李佩大脑的“内存越来越小”,

记忆力大不如以前了。

她一个月给保姆发了3回工资;

她说现在的电视节目太难看了,

“民国的人去哪儿了?”




这位老人总是那么地平静淡然,

从不慌张,

从来没有不得体的时候。

有人说:

“一个人从战火中走出来,

经历过无数次浩劫,

走过大半个地球,

中年丧夫,老年丧女,

还有什么,让她‘不淡定’、‘不沉静’?”



是啊,

她这一生见过多少风雨,

和多少大人物打过交道。

人世间的是是非非、潮起潮落,

于她而言,不过是小事罢了。

她沉静笃定的面庞,

每次都能让激起的涟漪重归平静,

仿佛时间从未在她的身上留下过伤痕。



2017年1月12日

1点26分56秒,

李佩先生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




她是美丽的玫瑰,

优雅、美丽,坚强、凌厉。

她曾是这个浮躁的时代,

个让人无比安心的灵魂。

文人风骨,铿锵热血。

她的一生,

饱含着一个世纪的跌宕起伏,

是爱与智慧的传奇!




郭永怀、李佩两位先生,

为了我们国家和民族,

他们粉身碎骨、鞠躬尽瘁,

愿后人永远铭记他们的功勋,

铭记他们的名字!


亲爱滴,喜欢就点赞分享哈

编辑:李小托(漫漫),材料学博士,现居新西兰,

喜欢猫,喜欢简单随意的生活,

长按下面我的头像关注李小托微信公众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