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永生花销售联盟

飘落的激情,犹如易凋的玫瑰,新鲜过后,只留下一抹猩红

摆布2018-08-12 10:00:28
飘落的激情
作者:小闲


“我走了。”女人整了整衣襟,对靠窗而立默默吸烟的男人的背影轻声说道。
“好,走吧。”男人没有回头,眼睛无目的的漫游于窗外。
女人默默的拿起双人沙发上的手袋,缓步走到门边。似乎是由于过于安静,开门的声音很大,有些刺耳。女人在门边驻足,回头看了看窗边光影中那个笼罩在烟雾中如石像般凝固的背影,然后扫视了一遍这个不到20坪的小小蜗居,女人心里明白,这是最后一次凝眸这个曾经温馨、浪漫的小屋了。
这是一间酒店式的公寓房,房内的摆设极简洁,最醒目的是房中央的一张两米宽的双人床,床这边靠墙放一张乳白明黄花纹的双人沙发,床那边是一扇台式钢窗,窗帘也是明黄和乳白两色的,却是明黄底子藤式白花。连床上用品也是这两色的,但花却是大朵大朵的张扬着。女人说,明黄是古时皇家的颜色,她要让男人在这个小屋里享受皇帝般的尊严和愉悦。但黄色太庄重,也太单调,于是再用白色装点出素雅的浪漫。而床头柜上水晶花瓶里的一束红玫瑰却开得有些放肆了,但却使整个房间因而更加浪漫、活泼起来。
男人和女人都有各自平淡但还算幸福的家庭。
男人的妻子是个如水的女人,当初桀傲的男人便是迷失在了那一汪清泉里的。可是婚后不久,男人却觉得当初的柔情成了一潭不温不火的死水了。 
女人的丈夫有些木讷,跟女人张扬的个性相反。女人觉得这样的男人可靠,能托付一辈子。可慢慢的,女人难以忍受丈夫的不解风情。
男人和女人是在一次业内的酒会上认识的。男人风流倜傥、事业有成,那稳健的谈锋,幽默风趣的语言,如磁石般吸引着女人的目光。而女人那和着一身火红衣裙的律动的妩媚亦如一股热风扑面而来,搅动着男人那久不跃动的心。那突如其来的吸引似乎携着让人迷惑的元素,令人难以阻挡。或许,根本也是不想阻挡的吧。当晚,微醉的男人和女人便留在了那间酒店里。那从未经历过的激情与疯狂让双方都觉得从未有过的新奇与满足,对彼此的迷恋,欲罢不能。
偶尔周末的相约似乎已难以满足彼此渴求的心,于是他们在两人的公司之间租了这间公寓筑起了临时爱巢。每日中午,他们如下班回家一般的回到这里。
这儿的一切都是女人亲手布置的,简洁而明快。因为男人喜欢黄色,所以一改自己热烈张扬的风格,布置了这个淡雅而不失浪漫的小屋。而那束玫瑰是男人买的,他知道女人喜欢红色,隔天便会带来一束新鲜的红玫瑰。女人曾玩笑着说:这整个小小的世界都是男人的,只有那束火红的玫瑰是自己,是用来装点男人的世界的。她没想过,黄白的世界不易腿色,而玫瑰却是易凋的。
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天地,男人和女人都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激情,尽情的享受着每次相会带来的愉悦。可是却少了烛光下絮絮的轻诉和柔情的对视,一切慢慢的如房间的摆设般简单起来。而紧张工作之后的欢会在最初的新鲜过后也渐渐成了疲惫之后的疲惫。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间浪漫温馨弥漫着浓浓爱欲的小屋,变得冷淡而沉寂了。男人开始留恋妻子那如涓涓细泉般浸润心灵的温柔,女人也慢慢感受到丈夫那朴实而细致入微的体贴的可贵……
男人的背影仍如石像般沉默在袅袅的烟雾里,女人的目光移向那束玫瑰。那玫瑰已不记得是何时换的了,已有些花瓣散落在水晶瓶边。那飘落的声音,谁也没有听到……
女人微微叹了口气,又似乎是把憋在心里许久的一口长气呼出了。女人轻轻走到床边,伸手捧起那束已有些枯萎的红玫瑰,没有再回眸,径直走出了房间,轻轻的扣上了门。
门,关得很轻,但门锁扣上的“啪嗒”声似乎格外清脆。男人惊醒似的动了一下,仍是没有回头……

本文由摆布作者原创,其他媒体如有转载需求请留言征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