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女生,只有真心就够了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7-20 08:14: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一章 粉色胖次

“出去,现在!立刻!马上从我家里出去!”一名身材高挑,气质冷艳的女子丰满的胸部一起一伏的,怒道:“唐宇,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来头,现在立刻给我出去!”

这女子名叫林语佳,是格语集团的副总裁,因为今天上午去临省参加会议的原因,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穿了条TYFMODE的裙子,戴着Buccellati的项链、一副德米亚尼的耳钉,脚上穿了一双Berluti的白色高跟鞋,整体看上去华贵而不失典雅。站在那里即使表情再冷冰冰的,也绝对是一绝佳的美人。

反观这位叫唐宇的青年,二十出头的年纪,穿了一身搭配完全没格调的休闲服,脚上一双运动鞋半新不旧的,还沾了两滴不明污渍,俩人一看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爸比让我跟你住一起的。”唐宇两手插在裤兜里,一副吊儿郎当的德性,跟眼前的美女一本正经的讲道理:“眼看天就黑了,不住你家我住哪?”

“爱住哪住哪!五星级酒店或者租房子随便你,反正不准你踏进我房门半步。”林语佳冷冷的道:“费用我可以给你报销。”

“你爸比……”

“闭嘴!”林语佳怒气冲冲的说完,转身踏上别墅的台阶,快速的按下一串密码开门进去,临跨进门之前还转身凶道:“不准跟进来!”

进门后的林语佳胸口的气难平,两个小时前她不过是回家看望意外受伤的父亲,谁知爸妈却莫名其妙的硬塞给她一名司机。

林语佳自是不同意的,奈何妈妈搬出了已故的外公来压她,最后她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从爸妈家出来,林语佳之所以答应唐宇送她回来,纯粹是想看一下他的驾驶水平,打算找机会出言打击一二,希望这个来路不明的人识趣一点,主动辞去这所谓的司机职位,没想到唐宇看起来一副不靠谱的德性,驾驶水平却让她刮目相看。

心中才稍微有点动摇,谁知这唐宇送她到家下车后,不但没有要离开的架势,还打算住进她独自居住的别墅,跟她同住一个屋檐下,林语佳便不能忍了,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唐宇才‘嗷儿’了一嗓子,刚往前窜了一步,就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喂?”唐宇不得不终止尾随进屋的行动,拿出了电话。

接电话的同时看了一眼林语佳别墅的院子,院子里种着不少名贵花草,一看就是专门请人打理过的,井井有条,错落有致。只是他此刻完全没心思欣赏,尿急着呢。

一边接着电话,唐宇选了棵看起来较为茂密的不明植物,走过去对着这株植物解开了裤腰带。

“臭小子!”电话那头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老头儿?”唐宇一边放水,一边咧嘴笑:“我上午才买的新电话卡,这天还没黑你就知道了?”

“臭小子,你干的好事!”

“好事?”唐宇解决着尿急的问题,一脸的舒坦,嬉皮笑脸的道:“干好事可不是我的风格,这多伤天害理啊。明说吧,我闯什么祸了?”

“嗜血的那几名雇佣兵难道不是你杀的?”那头传来愤怒的咆哮声。

“是啊,这也不是干好事啊!”唐宇一只手系腰带,系的还蛮溜,同时跟电话那头的人耍嘴皮子,道。

“杀就杀了,为什么在现场留下我的徽章?你皮痒了是吧?什么时候从我这偷走的徽章?”

“嘿嘿,老头儿,我这不是担心你上了年纪骨头都轴了,让你多出去活动活动嘛,你整天待在别墅里头抽旱烟喝二锅头,血脂血糖血压一个控制不住嗖就上去了,出去活动活动,见见血,有益健康。”

“个臭小子,才从本部出去不到两天就给我惹事……”

“还不是被您踹出来的?我倒是乐意继续留在部里,您老非得说我没人味儿了,让我出来沾点烟火气。没想到刚到这什么海市,就碰见了嗜血的杂碎们,就顺手削弱了一下他们的力量。嘿嘿,这么一说还真是干了件好事,您不奖励奖励我,给发个两百块就能封顶的大红包?”

“滚,回来非扒了你的皮。”

电话挂了,唐宇吹着口哨把手机揣兜里,开始打量以后要常住在此的别墅。

“比老头那别墅可差远了,凑合住吧。”

林语佳摔门进屋后透过隔音极强的落地玻璃往外看了一眼,没看见唐宇,便以为他识趣的离开了,嘴角微微挂了一抹得逞的微笑:“哼,跟我斗!”

今天上午去外地参加了一个会展,中午时得知她老爸出了点小事故受了伤,就火急火燎的从外地赶回来去看爸妈,可以说连休息都没休息一下。

唐宇这个意外以后可以慢慢收拾,但她忙了一天觉得浑身黏糊糊的,哪都不得劲,便直接去了自己在二楼的卧室,准备放水泡个热水澡。

唐宇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后又回到别墅正门前头,仰头看着二层的窗户搓手。

“这么好爬的房子要是能拦住老子,这十几年的训练真是白瞎了。”嘟囔完,后退几步,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此时的气势完全变了,如同追捕猎物的猎豹一样,嗖的一下就弹了出去。

脚在洁白的墙面上一蹬,猛地往上一窜,人就挂在了二楼的某个窗户上。

整个过程,连半点声音都没发出,要说唯一留下了点痕迹的话,那就是雪白的墙面上多了几个黑脚印。

窗户是开着的,正好省事,不然他还得从鞋底掏针出来开锁。唐宇满意的点点头,胳膊微微一用力,整个人如同猿猴一样灵巧的一个翻身,悄无声息的落到了装饰豪华的卧室地面上。

“欸?不对……”

唐宇看着满屋子粉色系列的装饰,再看看随意扔在床上的衣服,不正是刚刚林语佳穿在身上的那套吗?

“这是那美妮子的房间啊……”唐宇走过去,用手指勾起了一条最起码也得是C罩杯的粉色bra,有点意外,嘟囔道:“没想到这么一位冰山美人,内心还住着一枚粉红小公举……”

“啊!!!”

一声尖叫从身后传来,唐宇吓了一跳,转头一看顿时气道:“你怎么还围着浴巾啊?”

“你……滚出去,流氓,色狼,变态!”放好热水、撒好玫瑰花瓣的林语佳正准备进浴缸,突然发现忘了拿换洗的衣服进去,便围上浴巾走了出来,谁知道一出浴室门就看见她房间里站了个男的,一时惊吓,尖叫出声。  

“好好好,我滚,我滚,你别踢,再踢就暴露你那粉色蕾丝的胖次了。”唐宇连连告饶,这女人气急了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干什么事都不过脑子的,没穿衣服还抬脚踢他,有本事再踢两脚试试?他保证蹲下去随便她踢,还不会还手!

“啊……滚,滚!”

砰的一声,身后的房门关上了。

唐宇摸了摸快被震出血的耳朵,连个弯都没转,直接推开对面一间卧室的门走了进去,扑倒在了床上。

麻蛋,昨晚一宿没睡,今天白天也没睡,困死他了。

第二章 我是贴身司机

好景不长,唐宇睡没超过一个钟头,人就被拽着耳朵揪了起来。

“轻点轻点,我现在人都是你的了就不能温柔点,这么凶悍当心以后没男人要哈。”唐宇无奈的半闭着眼被拖了出去。

“什么叫人是我的了,胡说八道!”林语佳心头那个气啊,一直拽着唐宇走到一楼客厅才松手,指着屋门道:“给我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美女老板,你这身睡衣哪哈……哪买的?”唐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赶明儿给我买身男款的。”

“你做梦,让你滚出去没听见啊?”林语佳简直要气疯了,她觉得爸妈一定被下了降头才塞给她这么个玩意儿。

“哈……”唐宇又打了个哈欠,顺势往客厅的真皮沙发上一扑,道:“是做了个梦,刚梦见一条粉红蕾丝胖次,还没看清楚呢,就被你揪起来了。”

“唐!宇!”

“嘘……小点声,让我睡个好觉,不然明天开车出状况被扣工资你补偿我?”

“你……”林语佳脑袋一阵发晕,她缓和了片刻后才深吸一口气,道:“你给我听好了!”她一字一顿的道:“你、被、解、雇、了!”

“我是你爸比每月两千块的高薪聘请来的、哈……”唐宇打着哈欠含糊不清的道:“要是你敢解雇我、哈……我就把你穿粉色胖次的事说出去,去你公司门前头吆喝,让你公司员工都知道、哈……”

“啊!”林语佳简直要抓狂了,尖叫一声后拿起一个抱枕狠狠的砸到唐宇的头上,抱枕嗖的一下弹起来,落到了EILISHA的白色地毯上,咕噜噜滚了两下,滚回了林语佳的脚边。

沙发上的唐宇打起了呼噜……

“爸,我不管,这个无赖是你派给我的,明天无论如何您都得收回去。”林语佳就坐在唐宇睡觉的那个沙发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给她的父亲、东悦集团的总裁林东打电话,难得露出了小女儿姿态,撒娇道。

“什么无赖?是唐宇先生!”反观女儿的态度,林东则透出一丝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尊敬,语重心长的道:“对唐宇先生好一点。”

“爸!”林语佳态度坚硬起来,道:“如果你不帮我解决,我就以擅闯民宅的罪名报警把他抓起来。”

“佳佳!”林东一改温和的语气,严肃的道:“如果你敢乱来,我就任命、任命他当格语集团的总裁。”

“爸……你!”

“就这么定了!”

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挂电话的忙音,林语佳满脸不解加委屈的放下了电话,偏偏在打着呼噜的唐宇还嘟囔了一句:“我想当总裁!”

“你做梦!”林语佳败下阵来,冷哼一声,转身上楼回了自己的卧室里。

“嗯……”沙发上的唐宇含糊不清的嘟囔道:“胖次好看……”

也就幸亏林语佳上楼了,不然又得炸毛。

同时,那头挂掉电话的林东,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面色紧张的妻子。

林太太道:“你,你怎么把总裁的事也说出来了?唐宇先生不是不让说吗?”

“没有,佳佳还不知道唐宇先生已经是她的顶头上司了。”林东道:“我只是用这个威胁佳佳,不然佳佳真急了眼,以私闯民宅的罪名报警把唐宇先生抓起来,咱们的麻烦那才真是大了。”

“唐宇先生的身手我不否认,但是他的背景……到底是什么来头呢?”林太太眼底有些担忧:“把他放在女儿身边,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状况吗?”林东道:“凭一人之力杀了齐新海请来的六名雇佣兵。嗜血啊,那可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雇佣兵组织,唐宇眼都不眨一下说杀就杀,如今外头半点风声都没有,连个新闻都没上,你说这唐宇是什么来头?”

林太太缓缓点了点头,一颗心落了下去。

“不管如何,昨天晚上要是没碰见唐宇先生,咱俩今天可就上新闻了。还是横尸荒野的新闻!”

“没错!”林太太道:“回头你私下给唐宇先生打个电话说两句好听的,让他千万别跟佳佳计较。”

林东点点头,面上疲惫之色严重,与林太太一起,歇下了。

……

今天的格语集团沸腾了!

从林语佳踏进公司大门起,员工在恭敬的向她打招呼时,都会再诧异的看向他们副总裁身后的那位青年。

穿一身皱皱巴巴的衣服,顶着个鸡窝头,两手抄在裤兜里,走路还一摇三晃的,吹着口哨,典型的小痞子。

临上电梯前,林语佳的忍耐到了极限,转头冷冷的道:“司机有专属值班室,我找人带你去。”

“美女老板在哪我在哪!”唐宇晃着脑袋,嘿嘿笑道:“这是你粉色……额,你爸比安排的。”

“……”林语佳担心这个无赖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一张卡递给唐宇,咬牙切齿的道:“那你先在公司转转,好歹熟悉一下公司环境,一会儿附近的商场开门,去买身衣服,再去理个发,这总可以吧?”

能打发离开多久,就打发离开多久吧。林语佳觉得她此时哪怕能一分钟看不见这个无赖,这一分钟都是幸福的。

“嘿嘿,谢谢美女老板!”

“不准叫我美女老板!”

“美女!”

“不准叫我美女!!”林语佳觉得她维持的形象差点就保不住,在最后关头还是把气压了下去,低声吼道。

“知道了老板!”何泫笑嘻嘻的道:“你那睡衣什么牌子的?我买身同款……”

林语佳转身进了电梯,并在唐宇企图迈进来前抬脚踹了出去。

忍耐总是有限的……

唐宇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自来熟的跟刚到电梯口的几位员工打着招呼。

“大家好,我是美女老板的贴身……哦,还没贴身,是专属司机!很高兴认识诸位。”

刚到公司还没听说什么的这几位集体懵逼脸…

第三章 浪漫的求爱计划

唐宇在公司闲逛,林语佳在办公室揉着快要炸开的脑袋,琢磨如何把唐宇从她身边弄走。

不过很快,她的助理前来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林语佳强打起精神,忙活起来。

唐宇在公司没逛多久,就跑出去吃早饭去了。

等附近的商场开门后,他直接进去换了一身装束,借着商场的洗手间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把旧的衣服随手扔进垃圾桶里,人模狗样的出来了。

半路还很好心的去给林语佳买了早点,而后直奔公司的停车场,把手上的东西扔进后备箱,吹着口哨进了公司。

等唐宇一路问着推门走进林语佳的办公室时,里面还坐着一位比他还人模狗样的男子。

林语佳一看见唐宇就气不打一处来,等看到他身上穿的新买的衣服时更是血往脑门上冲……这无赖竟然又买了一身跟他先前那身一模一样的休闲服。

混搭,小牌子,鞋子也是同款,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回家把衣服洗完烘干立马又穿上了呢。

“老板,给你买的早饭,去的太晚没有豆浆了。”唐宇把两根油条外加一袋榨菜放到了林语佳宽大的办公桌上,而后他转头在办公室内一打量,走到那边的咖啡机旁边煮起了咖啡。

林语佳:“……”

另外那名男子:“……”

“语佳,这是谁?”那名男子对唐宇门都不敲,直接推门进来的行为很是不满,这会儿才醒过神来,问道。

林语佳没给唐宇好脸色看,同样对这名男子也没啥好脸色,淡淡的道:“我新聘请的司机。”

办公室里传来浓郁的咖啡香味,唐宇调好两杯咖啡端着,目不斜视的从那名男子身前走过去,一杯放在了林语佳的办公桌上,另一杯他端着吸溜了一口,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男子:“……”

林语佳虽然仍是无语,但是在借助端咖啡的动作时嘴角没控制住弯了一下,旋即就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司机?”这名男子看着唐宇就起了一阵无名火,虽说唐宇明明没跟他起正面冲突,但是刚刚被无视让他心里很不爽,他道:“司机不待在值班室怎么跑你办公室来了?”

‘吸溜……吸溜……’唐宇吸了两口咖啡,烫嘴,把咖啡放在桌上,抬头对林语佳道:“老板,银行卡我晚上理完发回家之后给你哈。”

林语佳:“……”

“语佳,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回家后给你?什么卡?”这名男子坐不住了,直接起身问道。

“没什么!”林语佳淡淡的道:“唐宇是我妈妈的远房亲戚,刚到海市没地方住,临时住在我那里。”

“你是独居的,怎么能让一个男人跟你住在一起?”男子气急,直接站了起来,责问道。

林语佳从昨天到现在可以说憋了一肚子火,她生平是没碰到过像唐宇这样的无赖,在他这里是口头上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但是对面前这位可就没什么客气的了,她盯着这男子,冷冷的道:“孟少,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

“语佳……”男子一副受伤的表情,道:“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吗?”

“我要开始工作了,孟少没有工作要处理吗?”林语佳避重就轻的道,下了逐客令。

“语佳,那你先忙,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男子有点不甘,但见林语佳脸色冷了下来,无奈的起身,深情的道:“我会让你明白我的心的!”

转身离开之际,狠狠的瞪了唐宇一眼,开门出去了。

唐宇莫名其妙的回瞪回去,然后把腿往沙发上一盘……

“把腿拿下来!”

“说话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唐宇气道:“你吓死我了!”完了低头点开了游戏。

林语佳:“……”

“老板,之前那男的谁啊?”唐宇开着游戏,但不耽误他说话,问道。

“关你什么事?”

“追求者?”

“说了,关你什么事?”

“那人一看就纵欲过度而且不持久的样子……”

“唐!宇!”

“老板点名的时候小点声,吓的我游戏都输了!”

“你给我……滚出去!!”

副总裁办公室传来一声尖叫,好在办公室的隔音很好,没怎么引起大家的注意。

唐宇没听懂她说的什么,很自觉的开了第二局游戏。

不少部门经理过来请示工作,同时悄悄的打量坐在他们的美女总裁办公室的唐宇,眼神……复杂中透着浓郁的八卦味道。

林语佳头一次觉得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自在,从来没这么不自在过。

尤其是不管她去哪唐宇都跟着,中午吃饭跟着,她去个洗手间出来都能看见唐宇倚着墙在那打着游戏等她……

而公司的同事们,碍于她是领导,明面上不说什么,但是林语佳能想象的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大家窃窃私语的样子。

林语佳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

等终于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已经晚上六点多了,林语佳拿起包往外走,唐宇自然得跟着。

只不过等电梯快停的时候,这货突然道:“我充电器忘拿了,老板在门口等等我,我秒回。”

林语佳冷着一张脸把钥匙往后一扔,出了电梯,唐宇稳稳的接住,又坐电梯返了回去。

停车场空旷了不少,林语佳的是一辆白色兰博基尼跑车,不过等她走到自己的车前头时,整个人愣住了。

在她车的引擎盖上摆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而她车周围地上也铺满了玫瑰花瓣。在那一大束玫瑰花旁边,还放着一张精致的卡片,写满了深情。

林语佳只扫了一眼就知道是谁送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正在考虑怎么开口,就听到一阵嗡嗡声从前方传来。

一架遥控飞机从不远处一辆车的后边起飞,朝她飞了过来,无人机下方的脚架上挂着一个敞开的首饰盒,盒子里嵌着一枚目测超过十克拉的钻戒闪着耀眼的光芒。

这一举动引得不少路过的围观,有的还拿出手机拍了起来。

“求婚啊,好浪漫……”

“我去,这女的这么极品!”

“那玫瑰花是Beloved的吧?你看那包装,听说这个牌子都得从国外订购,直接专机送达,超贵的。”

“女的这么极品,男的不废点心思怎么能追到手?都是手段啦。”

“唉……我怎么碰不上这种手段男,碰到我一定二话不说就答应。”

林语佳只冷漠的看着这一切,表情不为所动。

这时候,有口哨声从后方响起,唐宇甩着他的充电器线从门口走了出来。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