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鼓励孩子的独立思考与探索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25 15:05: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兰州技工培训考证

  在一个未成年的少年人的生活里,每小时都是很重要的。在他的眼前不停地出现新的世界。他开始独立地思考,他不能不加考虑便接受任何现成的东西。一切他都要重新考虑和重新决定:什么好,什么坏?什么是崇高、尊贵,什么是卑鄙、下贱?什么是真正的友爱、忠实、公理?什么是我的生活目的?我是否无味地活着?生活每一点钟、每一分钟在年轻人心中不断提出的新问题,迫使他寻求和思考;每一件琐碎的事,他都会特别敏锐地和深刻地感受着。

  书早已不是仅仅用来帮助休息和消遣的东西了。不,它是朋友、顾问、导师。卓娅在小时候曾这样说过:“凡是书里说的,全是真理。”但是现在她却很长时间地思索每一本书,她和书争辩,阅读时寻求解决那些使她激动的问题的答案。

  读完《丹娘·索罗玛哈传略》,我们又读了那永远不能忘掉的、对于任何一个少年都不能不给以深刻印象的讲保尔·柯察金的小说,那本讲他的光明的和美好的生活的小说。它在我的孩子们的意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一本新书对于他们都是一桩大事:关于书中所叙述的一切,孩子们都把它们当做真正的生活讨论着:关于书中的主人翁,他们常常进行热烈的争辩,或是爱或是非难。

  遇着一本有智慧的、有力量的、正直的好书,是对青年有重大意义的,常常可以决定你的未来的道路、你的整个前途。

  “您的女儿在专科学校读书吗?”有一次我按着卓娅开的书单向图书馆的女馆员借书的时候,她这样问我。

  书单子向来是很长的,并且包括的种类很多。为了准备写一个关于巴黎公社的报告,什么书卓娅没读哇!既有深奥的历史著作,也有翻译的法国工人诗人鲍狄埃和克列曼的作品。

  她读了多少关于1812年卫国战争的著作呀!卓娅在梦中还念着库图索夫和巴格拉齐昂的名字和对战斗的描写,并且醉心地背诵着《战争与和平》的章句。她在准备关于伊里亚·木罗米次的报告的时候,给我开了一张很长的书单子,其中的书都是不常见的。为了搜寻这些书,我跑遍了各样的图书馆。

  卓娅会认真地钻研,寻找最深的参考书,研究事物的本质,把全部精神都用于所研究的题目,这一切我都不觉得新奇。但是她从来还没像这样把整个的身心都用在研究一件事情上。遇见车尔尼雪夫斯基,这是卓娅一生里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语文课老师给孩子们介绍车尔尼雪夫斯基的传记,下了那一课,回到家里,卓娅就决然地说:

  “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你明白吗,妈妈?在学校里只有《怎么办?》。请你问问,你们的图书馆里还有什么?我希望得到他完全的传记、书札和他同时代人的回忆录,我想知道他的一生。”

  这只是开头的几句话,可是我就已经不能袖手旁观了。平时沉默寡言的卓娅忽然变成好说话的人了。显见,她需要把她的每一思想、每一发现,把她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所爆发的每一火星,都拿来和我讨论。

  卓娅开始读《怎么办?》以后就放不下了。她那样专心地读这本书,甚至有生以来第一次忘了在我回家之前给我温中饭。她几乎没看见我走进屋里来:她只是一刹那间抬起了头,用疏远的眼睛看了看我,好像没认出我来一样,马上就又专心读书去了。我没惊扰她,自己燃着了煤油炉子,把汤菜放在炉子上,又提起水桶往洗脸吊桶中倒水。这时候卓娅才猛然醒悟了,她跳起来就从我手里把水桶夺去了:

  “你干什么,妈妈!我自己做!”

  晚饭后,舒拉睡觉了。之后,我也躺下睡着了。醒来后,我睁着眼躺了一会儿,不久又睡着了。在深夜里又醒来的时候,我发觉卓娅还在读书。于是我就起来,默默地从她手里拿过书来,把它合上,放在书架上。卓娅用抱歉和哀告的眼神看了看我。我就对她说道:“在灯光下我睡不好觉,可是明天需要早起。”我知道只有这样的话才能说服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