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听·检|好大一棵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23 07:37: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读史使人明智 读诗使人灵秀

数学使人周密 科学使人深刻

伦理学使人庄重 逻辑修辞使人善辩

凡有所学 皆成性格

——  (英国)培根


自今日起

利检君将在微信公众号开辟诵读栏目

【听·检】

带你嗅到  声音的味道


听·检
Vol.01


廉政小小说好大一棵树

朗读者:黄可心



dvdf



·

新居终于落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正是自己梦寐已求的理想住所!难怪睡梦里他都围着房子笑。

而更让他心花怒放的是就在不久前,他终于将头顶压了八年的“副”字去掉,成功晋级为葫芦乡的“一把手”。

正副虽说一步之遥,实则差之万里。名利双收,他能不睡梦里笑醒?

可每天走进走出,还是老觉着少了点什么?什么呢?

那日,他又伫立窗前。他的目光落在空荡荡的院角时,忽然明白了。这里该有点什么……


·

他的想法很快被人知道了,第一个找上门的是乡垦殖场的林场长。

林场长先拐弯抹脚汇报了一下场里的情况,然后话峰一转:“李书记,我叔叔农科所新引进一批牡丹良种,正需要试种。到时,各色给您来一株?”

“牡丹花开冠群芳,况是其间更有王。四色变而成百色,百般颜色百般香。”想起邵雍的这首《牡丹吟》,他微笑着。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牡丹价格不菲,珍品上万一株,他不是不知道。

不说,就等于默认。林场长喜颠颠儿回去准备挑牡丹。


·

林场长前脚刚走,乡园艺所刘所长满头大汗像赶不上趟似地急急推门而入。“李书记,李书记啊,老刘别的帮不上忙,您家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可得包给我。要不是有您关照园艺所哪有今天,这点面子不能不给我。”

刘所长这话说的不假。李书记还是李副书记的时候,园艺所因管理不善加上苗木销路不畅,一度频临倒闭,是李书记带着那时也还是刘副所长的他南上北下考察学艺跑销路,才让乡园艺所起死回生,有了今天的发展壮大。

吃水不忘挖井人,算是他老刘识相。李书记满意地送走刘所长,仰倒在沙发上,环视自己气派宽敞的办公室,长长吐了口气,脸上浮现出春风得意马蹄疾般的笑意。


·

晚上回到家,远远看见门边一团模模糊糊的黑影。走近一看,原来是妹夫坐在门口。

他妻子这几天出差,家里没人,难怪妹夫吃了闭门羹。他说怎不打个电话?妹夫说手机忘带了。

他开门,妹夫转身搬进一丛植物。他一看,心攸地像被谁撞了一下。

妹夫说刚藏在院后,怕人见了笑话。妹夫又说是他母亲让挖来的。他怔怔地看着妹夫把那丛植物种好,然后“轰隆隆”发动摩托车赶回家。

是几棵竹。南方最常见的青皮竹。他家屋后满山都是。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枝总关情。”他三岁便能背这首诗。母亲是村里的民办老师,诗是母亲教的。

他在门口坐了许久,直到目光不再逃避那些修直挺拔的身影。


·

冬去春来,院子里那几颗青皮竹早已郁郁葱葱蓬蓬勃勃。而他,也早已从李书记变成了李副县长李县长李副市长。那年,该市出现一起震惊全国的爆炸案,死者因宅基地被强占屡次上访未果以死抗争,这事后牵涉到十几位官员,其中五名市级干部被免职。唯分管城建的他不但啥事没有,甚至听说很快要被提拔为常务副市长。

他的传言一时沸沸扬扬。有说他省里有人,甚至中央有“大树”庇护着;有说他这些年韬光养晦,用钱开路,积攒了不少人脉;更有甚者把他种了一辈子地的父亲说成是南下老干部,说其曾经出生入死的老战友现就在中纪委……

这些风言风语灌进他耳朵时,他只是淡然地笑笑。他的目光越过窗台,久久落在院中那些沙沙作响的青竹上,思绪早已回到多年前:细雨漫天,小小的他站在廊檐下,细心细气地跟着母亲念:“衙斋卧听萧萧竹……”

他想,如果真是“大树”庇护,眼前这些“千磨万击还坚韧”的青竹,或许就是吧。


- FIN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