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姥姥家的院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07 03:52: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姥姥家的院子

姥姥家的院子承载了我儿时最美好的回忆,每当提起姥姥家的院子,仿佛再次回到了童年时光。

记忆中的院子,很大,很大,听姥爷说足有六分地那么大,七间土坯房座落在大院中,雪白的外墙,黑黝的门框,灰瓦的屋顶,线条流畅,大老远就看到了姥姥家。我的童年时光大多数在姥姥家度过,然而这个大院便成了我儿时嬉戏打闹的乐园,姥爷将院子的每个角落都打理的干净利落,院子里种着各种梨树,果树,桃树,还有一棵又高又大的核桃树,大门口的照壁前还有五彩缤纷的花朵,印象最深的一种花是可以用来捂指甲的指甲草,儿时跟小伙伴们把花瓣摘下来捣碎用塑料薄膜捂在指甲上,第二天早上拆掉便留下红色,比指甲油的期限长而且不容易清洗掉,特别好玩儿,旁边还有鸡冠花,月季花,这些花虽然不名贵,但却给院子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为院子增添了几分色彩。

嫩绿的新春到来,院子里到处弥漫着泥土的气息,瓜果桃李的树枝上争先恐后的露出了嫩芽,梨树的白花,桃树的粉花以及院子里各种花儿竞相开放,姹紫嫣红把整个院子装点的清新雅致。盛夏的院里,晴空万里,桃李瓜果开始长出果实,那景儿更热闹了,红红的苹果,青青的核桃,黄黄的酥梨,满院子都是诱人的芬芳!紧挨着墙角处,还有姥姥种下的各种蔬菜,碧绿的菜畦,整整齐齐,有韭菜的白花,茄子的紫花,还有野菜的黄花,嫩绿的豆角藤缠绕在豆角架上,偶尔还有几只美丽的蝴蝶在上面翩翩起舞,时而落时而飞,欢快而轻盈的嬉戏着……放眼望去,像极了一幅美丽的画卷,让人流连忘返。

金色的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院子里铺满了黄生生的玉米,树上散发着各种瓜果桃李的清香和芬芳,每到瓜果成熟的时候,姥姥知道我最爱吃葫芦梨(有的地方叫油瓶梨),就特意给我留下几个,存放在她所谓的板箱中,她说,这个梨越放越香,口感越绵柔,等她打开板箱的时候,整个屋子弥漫着梨的香气,儿时最熟悉的味道。风和日丽的午后,姥爷便手拿蒲扇躺在他的藤椅上睡在暖暖的阳光下,这一习惯年迈八十的姥爷至今仍在继续着。记忆中,姥姥从来没有午休过,勤劳的她总是在找一些活儿干,大人们都说,在姥姥的眼里就没有干完的活儿,劳碌了一辈子。傍晚时分,我们在这沁人心脾的花香中看那被夕阳染成金色的院子,美极了。晚饭过后,皎洁的月光洒在院子里,大人们搬几个小凳子坐在院儿里谈天说地,有说有笑,其乐融融,虽然我们小孩子听不懂,其实他们说的并非有实质意义的话题,而是在感受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欢乐时光,而我却和几个小伙伴在闻声寻找蛐蛐儿(我们这里的方言就是小黑驴儿),一晚上能逮住好几个,临睡前就又把它们放了,记忆中,姥姥家的门口还有一个小麻池,寂静的夜晚,月光洒在窗台,我们躺在床上聆听着阵阵蛙鸣声儿进入梦乡。

雪白的隆冬来临之际,姥姥家的院子里更是一幅雪景画,干枯的枝头被白雪压弯了腰,每一处都完好无损,从远处看美若雾凇。姥爷屋外的墙上挂着一个【四世同堂】的横匾,小时候经常踩着梯子趴上去找自己的名字,常年累月风吹日晒后,字体一年比一年模糊,甚至看不清楚原来的模样,姥爷起床后,先把匾上面的雪给清扫了,然后在院子中给我们开出一条直通大门口的人行道儿。一辈子处处为人着想的姥爷,一大早便给村民们把老井的道儿也扫开了,方便村民们挑水,姥姥家大门外有一口古老的毛石井,据姥爷说已有七八十年的历史,甘甜的井水孕育了代代村民,儿时的记忆中,前来打水的村民络绎不绝,那长队都能排到姥姥家大门口了,遇到冬天结冰的时候,井口那里很滑,姥爷便从家里挑出来些许煤灰垫在周围,防止村民们被滑倒!姥爷给我们扫出的人行道儿,我们却偏偏喜欢走雪道儿,喜欢听那鞋子踩雪的咯吱嘎吱声儿,儿时的冬天却不觉得冷,三五个小伙伴成群结队的在雪中打雪仗,你扔我躲玩的不亦乐乎!

记忆里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画面,抹不去童年美好的回忆,却深深地扎根在心底,不可轮回的记忆,只有沉默的回忆,一切终究回不到儿时,姥姥家的院子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的眷恋!

作者简介:郭丽娟,女,1987年出生于屯留县余吾古镇,自幼性格开朗,兴趣广泛,尤喜文学、书法等,系屯留县作协会员,善于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之余,将时光消耗于阅读,将情感付诸于笔端。


我要推荐
转发到